• 【直擊|水警重裝加密巡邏】偷渡12人中國被捕惹猜測 何俊仁︰強安罪名屬政治迫害
  • 2020-09-09    

 

8月23日晚9時許,「香港故事」李宇軒等12人在中國領海範圍外,毗連區內被中國海警逮捕。其實在這次事件發生前,早已流傳不論香港水警或中國海警也加強巡邏。為了證實流言真偽,記者便出海直擊情況。

中國海警加強邊界巡邏

記者共兩次出海視察,第一次為9月2日於12人離開的布袋澳碼頭出發,與一位擁有超過20年釣魚經驗的A先生一同出海。A先生一星期出海數天,大多早上6-7時便出發:「這兩個月多了看見中國海警船隻,大多由果洲群島方向開往鹽田廣或南澳方向,一星期出來也會看到2-3次。」同一天,記者便在果洲群島對出近香港水域邊界位置等待,因天氣關係只留了半小時,是次未有看見中國海警船隻。

第二次出海是9月7日早上9時於香港仔碼頭出發,計劃在蒲台島對出能看到担杆列島的水域等候。甫到達,便見到遠處有一艘船身印有「China Marine Surveillance」(中國海監)的中國海警船隻。有船家透露,中國海警船隻會在担杆列島巡邏,多在面向中國那邊巡邏:「最近多了在香港這邊巡,而且也更接近香港邊界。」此外,中國海警船隻的其中兩條巡邏路線圍繞担杆列島行駛,以及先在担杆列島巡邏再向香港方向沿邊界往外海駛去。
記者在第二次出海視察時,在蒲台島近担杆列島邊界看到中國海警船,受訪問A先生亦表示相比往日,近月多了看見中國海警船隻。
記者在第二次出海視察時,在蒲台島近担杆列島邊界看到中國海警船,受訪問A先生亦表示相比往日,近月多了看見中國海警船隻。

香港水警每半小時至少巡邏兩次

在記者兩次出海,以半小時為一時段,共三個時段的視察,發現香港水警每半小時至少巡邏兩次。第一個時段為9月2日下午3時30分至4時,在清水灣鄉村俱樂部對開水域先後看到一艘水警快艇及一艘水警船;第二個時段為9月7日上午9時至9時半,在香港仔碼頭及附近水域先後遇上一艘載有全副武裝水警的快艇,和一艘水警船;而第三個時段為同日11時半至正午12時,同在香港仔碼頭及附近水域,共遇上3艘水警船隻,分別為兩艘正在巡邏和一艘剛在水警基地出發前往巡邏的水警船隻。

從事船隻買賣及有多年水上活動經驗的湯志偉先生表示:「平常一星期會出海3-4天,半年前可能約2-3小時可以看見一次水警,現在可能半小時便看見一次。」雖然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表示,對於今次的個別行動詳情仍在掌握,但絕對不是跨境合作行動。但在中國海警加強巡邏,香港水警的嚴密佈防之下,到底李宇軒等12人是如何逃出香港水域呢?
在兩天三個時段的視察後,發現香港水警平均每半小時有最少兩次巡邏。
在兩天三個時段的視察後,發現香港水警平均每半小時有最少兩次巡邏。

中國的領海及毗連區法

離開香港水域後便進入中國水域,根據中國海警在微博發布的帖文,12人於21°54'00''N,114°53'00''E座標位置被捕。這個位置已離開中國領海範圍約4.9海浬,但仍在毗連區裏,而中國是擁有毗連區的出入境管核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第13條,中國可在毗連區內對違反安全、海關、出入境管理等行為行使管制權;而第14條中亦列明,中國海警如在中國領海或毗連區開始追逐違規船艇,只要追逐沒有中斷,可在毗連區外繼續進行,直至船舶進入其所屬國領海或第三國領海才終止。

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每個國家確定其每個國家確定其領海寬度是從領海基線量起不得超過12海浬為限,而毗連區則不得超過24海浬。
根據中國海警所發布的座標位置,李宇軒等12人被捕位置為中國擁有出入境管制權的毗連區。
根據中國海警所發布的座標位置,李宇軒等12人被捕位置為中國擁有出入境管制權的毗連區。

趙柱幫發起聯署望港人自救 港府置12人於政治黑獄

「特區政府從頭到尾也沒有交待12人身份,或所干犯的罪行,任何消息也沒有。」沙田區議員趙柱幫批評林鄭月娥在處理是次事情的態度:「9月1日她出席行政會議,有記者問她處理方法,她暗示因事發地點為大陸司法管轄區,應交由大陸處理,是推卸責任和冷處理。」

趙柱幫在12人被拘留超過第10日時,因自覺社會似乎對12人的關注度不足,便在生日9月2日當天發起一個本地聯署,目標為10萬人。截至訪問時,只有39,612人簽署,距離目標仍十分遙遠,但趙仍然對港人充滿信心:「我相信一定超過10萬關注這件事,過去大家嘗試不同手段和政府對話,也沒有得到回應,可能這是導致市民不大積極簽聯署的原因。」被問到聯署數字的作用,他表示自己參考了美國白宮聯署,要足夠10萬這數字才能成為一個議題:「我口頭說有很多人關注12位手足,但實際有多少人,如何量化數字是無從判斷,所以希望透過聯署量化出一個數字。」本地聯署出現不久後,便出現白宮聯署,他認為不論本地或外國的方法也要嘗試:「只始終也要多方面給予政府壓力去跟進這件事。」
發起本地聯署的沙田區議員趙柱幫指,希望透過聯署量化出關注人士的數量,從而去政府施加壓力。
發起本地聯署的沙田區議員趙柱幫指,希望透過聯署量化出關注人士的數量,從而去政府施加壓力。

何俊仁:強行控「蛇頭」屬政治迫害

偷渡罪(偷越國邊境罪)違反了中國刑法,若審判定罪後需在中國服刑後才能回港。一般偷渡刑期為一年,如牽涉「蛇頭」(組織他人偷渡)刑期為2-7年,嚴重為終身監禁。何俊仁律師表示,因為這12人在港身負比偷渡罪更嚴重的罪名,故偷渡理應可以判一個較短的刑期,然後送回香港。對於不少人擔心中國會否就12人在港的犯罪直接進行審訊,何表示目前看不到大陸的執法機關有甚麼特別權力去處理,因為12人的犯罪在港進行,故需要根據香港法律審判,並不受大陸法律管制。

目前12人的家屬無法採訪,公安亦禁止律師探訪,何俊仁指相關部門不想你找正義的維權律師:「有沒有贏訴空間或是否值得認罪是另一個問題,但他們不想你用與政府對着幹的律師,這樣會助長維權律師的聲譽。」又指,蛇頭是領隊、策劃和收錢,更不需要逃難,如果12人被強安下蛇頭罪名:「這不合常理和法理的推論,絕對是政治迫害。」
何俊仁律師指,如果中國機關強行以「蛇頭」罪名控告12人,絕對是屬於政治迫害。
何俊仁律師指,如果中國機關強行以「蛇頭」罪名控告12人,絕對是屬於政治迫害。

富有中國特色的司法制度

對於中國的司法制度,何俊仁解釋中國制度的最大特點是黨領導一切,黨的政策是高於法律,無論法官、律師和檢控全都忠於黨,法律只是維穩的工具。他指,雖然偶爾也可在法律中得到公義,但背後其實是比勢力強:「很着重背後的關係,和與黨背後的路線有沒有衝突。」一頓,語重心長地說:「你去挑戰他的話,你一定是危險的。」

據了解由香港偷渡去台灣愈見困難。有消息人士指出,最近聽說一名被控暴動罪的青年,曾付十萬港元偷渡離開香港,蛇頭一度安排青年入住賓館,以等候消息,惟最終難以成行。至於今次為何12人能越過香港水域,卻落入中國海警的圍捕,亦成不少人心中的問題。銅鑼灣書局事件在前,日後會否在電視片段看到12人「被認罪」的畫面,成未知之數。


採訪:梁恩祈

攝影:田俊、黎稚齡

剪接:巴圖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