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業主焗賠百萬】法團為私怨誹謗區議員被提告拒和解 龍蟠苑小業主怒吼:開公數報私怨
  • 2020-09-07    

 


1987年入伙,位於鑽石山的龍蟠苑A至F座,一共有大概3340多戶,是黃大仙區內的老牌大型居屋屋苑,也是建制陣營的傳統票倉。然而,2011年,泛民主派的譚香文從親建制的東九龍居民協會成員,前區議員蔡六乘手上奪回龍星區議席,令充斥蔡六乘親信的法團相當不滿:「我重返區議會之後,法團不斷封殺我,不讓我使用前任用過的通告板,又指控我無理霸佔現在辦事處的舖位。」

不友善的態度並未隨時間消失,雙方的不和反而愈演愈烈。2013年起,龍蟠苑業主立案法團在屋苑內發出多份通告,指控某區議員「搞風搞雨」「破壞社區安寧」,矛頭直指譚香文:「2014年有兩張通告特別過份,上面寫著『身為區議員,搞風搞雨、斷章取義、無事生非,製造混亂,存心阻礙本苑日常運作。」

譚香文參考法律意見後,決定向法團發出律師信,要求對方撤回有損其聲譽的兩份通告:「每部升降機內、每一座的電梯出口、大堂,甚至每戶的信箱都貼有這些通告。律師覺得有抹黑成份,是誹謗。」直至2015年正式入稟控告法團誹謗期間,譚香文不止一次提出,只要法團撤回通告,並象徵式地賠償一元就可以達成和解,避免對簿公堂,產生龐大的律師費,令小業主蒙受損失。不過,譚的和解方案屢次被法團拒絕,案件最終鬧上法庭。

該訴訟的審訊程序長達4年,在此期間,龍蟠苑有一群熱心的街坊驚覺法團只因兩封通告,便與當區區議員對簿公堂,遂發起聯署,召開特別業主大會。翁先生在分別於2015及2017年舉辦的兩次業主大會,都有積極參與。比較清楚誹謗案及法團問題的他表示這次賠上200多萬,完全是法團的失職:「這兩份通告充斥錯誤訊息,作為法團委員,理應撤回兩份通告,所以第一步就做錯了。法團的工作是管理屋苑的基金,不是監督區議員的工作。」

對於兩次業主大會,翁先生記憶猶新,特別是時任主席張家友的回應:「2015年,時任主席張家友說,這兩份通告被區議員投訴,要求撤回,否則便進行法律程序。當時律師信也是如此,(譚香文)要求撤回兩份通告,賠償一元,象徵式和解。2015年時有業主要求召開業主大會,質問法團為何不接受和解。當時張家友說,如果我們接受和解,賠了一元以後,原告人區議員可能再控告我們,那我們可能需要再賠一百萬。2017年的第二次特別大會,張家友說我們不是原告人,所以不能撤銷,直接不議決,不投票。雙方上到法庭,把證據攤出來,結論是原來管理委員會撒謊,誤導我們業主。」

案件直到2019年初審結,法庭裁定龍蟠苑業主立案法團惡意誹謗譚香文,判譚勝訴。最終法團要就每封通告賠償40萬,加上20多萬利息,以及近160萬律師費兼訟費 合共約270萬。以龍蟠苑A至F座3千4百多戶計算,即每戶負擔800多元。雖然金額攤分後不算驚人,但埋單的不是法團委員,而是一大班龍蟠苑的小業主。

對於一眾小業主來說,近300萬的開支。業主曹先生表示,其實街坊和業主們大多都不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但了解一二的街坊都反對打官司:「你想打官司,是用我們的基金。我們的基金不是讓你亂用的,不是你想打就打的,你是主席又如何?錢不是你一個人付的,不是你15個人付的。錢是我們屋苑3000多戶的,你的管理委員會是我們選出來的,現在卻凌駕了我們的業主大會。」

曾經短暫擔任過委員的俞先生指出,法團幾乎忽略業主的知情權,更不用提聆聽業主意見:「法團收到這些資訊後,理應跟業主商議。但開那麼多次會,他們都不會跟你談。344(《建築物管理條例》第344章)當中也只是說(人數)達到百份之5可以開會,卻沒有說到多少百份比可以否決他任何事。所以,就算整個屋苑說不贊成也沒有意思。他強調:「金額大小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是應否花錢的問題。如果你花得對的話,過億都是對的。如果不對的話,花一毫子也不對。」

翻查過往關於龍蟠苑的報導,不難發現相同的人名與類似的處事方式。皆因此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自2004年由這班人當選以來,陣容一直未有大改動。誹謗案只是折射出這個舊屋苑老樹盤根,積習難改。龍蟠苑一直被視為建制派的重要票倉,曾經身居法團要職的蔡六乘、張家友、李寧中,周鴻財等人都是東九龍居民委員會成員、社區顧問和名譽顧問,每逢區選同立會選舉都會為建制派候選人站台。2015年,蔡六乘就曾為疑似隱形建制派林作站台。這批人把持的法團成為新聞焦點不是首次,過往數年亦可謂劣跡斑斑。2011年,敗選的蔡六乘及其胞姐涉嫌種票一事被揭發,最終其胞姐認罪。2015年,《蘋果日報》以頭版踢爆龍蟠苑法團管理委員會疑似種票造假,當中甚至出現「死人授權票」,成為一時熱話。

記者就誹謗案中事,試圖向2014年時任法團委員尋求回應。但絕大部份委員申報的地址都無人應門,唯一有人應門的,一見到記者就馬上關門。至於前主席,現屆法團秘書張家友,據街坊透露,他已經搬離龍蟠苑,行蹤飄忽。記者經查冊發現,張家友在2019年6月,將持有近23年的龍蟠苑單位賣出給一位姓許的人士。另外,我們還找到一位跟張家友同名同姓的人士,此人在2019年官非纏身,被至少5間銀行跟財務公司,追討超過300萬債項。同時,此人亦已申請破產。

至於在龍蟠苑商場開藥材舖的中醫師兼前區議員蔡六乘,就反指譚香文不應該提告:「對方根本不需要提告,甚麼是毀謗?批評就說成毀謗。我當時也是委員,我們根本有指名道姓。」他亦極力否認誹謗通告是自己落選後,對政敵的報復:「我當區議員那麼久,我做我自己的工作,有家庭。你喜歡當議員就當個夠,關我甚麼事?報甚麼復?」問及法團堅持不和解的原因,他只道:「不和解是因為當時我們問過委員和街坊,用不著和解,這不是我們可以和解的。你不告我們,就甚麼事都沒有。」

採訪、撰文:文廷

攝錄:王晴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