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永文搞私營龕場發牌制 】兩億狂掃郊野地 婦科名醫100億陰宅大茶飯
  • 2020-09-03    

 

在香港,生時買樓難,死後「上位」更是難上加難。據統計處資料顯示,2018年死亡人數達4.7萬人,人口老化每年死亡人數高速增長,估計到2037年死亡人數達7.25萬人;新的公眾龕位未落成,在2018年只有3,657人能「上位」。公眾龕位輪候已逾3.57萬宗,平均輪候時間為50個月,「陰宅」一位難求。

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於2018年時以增加供應為由,牽頭實施私營骨灰龕場發牌制度,取締無牌龕場。龐大的商機在前,本刊發現,有婦科名醫由2018年開始,花兩億元密密掃入大欖郊野公園邊陲、約5,400平方米地皮,並向城規會申請將農地改為靈灰安置所。

這名婦科醫生林孝傑(James),家族顯赫,父親為林本正早年從事證券行業,其伯父林本典為潮州商人,比李嘉誠還早發跡,曾任金銀業貿易場主席。林家子弟出名讀書叻,林孝傑還有兩名醫生親兄弟,林孝文及林孝武,可謂一門三傑。而他亦是已故「工廈大王」楊耀松女婿。林孝傑與高永文為同屆畢業的港大醫學院同學,更同是潮州「格己冷」。林孝傑今次拍上醫學集團一同買地,若成功改用途,郊野邊陲的緩衝區將失守變成20,000個「陰宅」,若一個以50萬元計算,保守估計收入已達100億,名醫亦將生、老、病、死生意,一一包攬。

涉事的農地位於大欖郊野公園邊陲,綠草如茵,絕非如棋鈞所形容的「僅有小量植被的空地」。
涉事的地皮,與放羊地相鄰,相信將對羊隻造成很大的影響。

入紙改建變龕場的農地,位於大欖郊野公園邊陲。記者上週曾到訪,現場是一大片綠油油的閒置土地,附近有數十隻山羊,有的在吃草,有的在跑來跑去,恍如置身世外桃源。而這幅地更是靜中帶旺,步行不用15分鐘,就去到大欖隧道轉車站,無論往元朗或去市區,都不用20分鐘。

涉事的農地已圍封起鐵絲網,並掛上「私人土地,不得擅進,違者送官」的橫額。居於鄰近的牧羊人蔡先生憶起,有人曾於去年中秋節前後圍起鐵絲網,但當時並無透露打算發展成為私營骨灰龕場,「如果要發展就通知一聲,大家商量一下,但佢無,嗰啲業主代表同顧問公司十幾個人嚟,不過就好客氣嘅,差不多嚿年呢嗰時候,買咗一盒冰皮月餅送俾我食,我話唔使客氣。」

郊野公園邊陲土地有甚高生態價值,不過當地生態早已被破壞。牧羊人透露,賣出的祖堂地本來有個魚塘,早於2008年其後人打算改為燒烤場時被填平,及後有人來掘地砍樹,「有人之前就喺到掘地,清咗郊野公園啲樹,清咗好多,至少清咗一至兩公頃周邊啲樹,然後地政處嚟立告示牌話係官地,警告佢哋,但就無咗件事。」

棋鈞的董事為林孝傑(後排左二)及胡婕慧(左四),亦有份合資大搞中港醫療生意。

業權分散 兩年收齊地

涉事地皮約為5,400平方米,不過一共牽涉12塊土地及750平方米的政府土地。本刊發現,該批土地原業權分散,部份為元朗馬鞍崗村簡氏,屬於「簡啟文祖」及「簡漢華祖」的祖堂地,部份則姓胡。現時祖堂地都是由家族後人選出司理管理,司理有全權以任何方法處理祖堂地,買賣只需要知會民政事務專員就可。

翻查資料,陰宅「發展商」為香港棋鈞集團,由2018開始開價由470萬至2000多萬不等,向馬鞍崗村胡姓及簡姓原居民買入12塊土地,總涉資近2億元。不過據知過程並不簡單,有知悉村內事務的人透露:「本來買唔成架喇,因為有些村民去了外國,不過最後有人等錢駛,竟然主動聯絡買家,由荷蘭飛返香港成交。」因此,最後只花了兩年時間買賣,便統一了業權。

據棋鈞入紙城規會的發展計劃書顯示,未來將會興建約四層的靈灰安置所,提供不多於20,000個骨灰龕位,並設有公眾廁所、休憩花園及大量綠化觀景,美其名給予遠足人士享受。而所佔用的官地,則表明會將相近的私人土地交予政府作交換,不過換地未成功,棋鈞亦早已將官地一併圍起,非法霸地,而其野心不止如此。消息指棋鈞本來亦打算買入鄰近的53至56號地皮,但被上址現居村民拒絕:「佢開好高價,我唔賣啫,我無可能賣畀佢。」

武漢肺炎為由 無通知居民

棋鈞於提交予城規會的申請書中,聲稱申請地點為一塊久被棄耕的農地,但其實鄰近漁護署批予蔡先生的特許放羊地,以及通往大欖郊野公園的山徑。因此蔡生知悉原來收地是為了改建龕場,才發現之前一直被蒙在鼓裡,「我見到有個區議員掛咗橫額,先打電話去問,區議員話原來呢到做骨灰龕。有冇搞錯,都冇通知一聲,我覺得佢哋好唔合理。」他亦質疑規劃署沒有按慣常做法貼告示邀請市民提供意見,「冇貼告示,咁我打電話去規劃署當區負責人張小姐,佢話而家(武漢肺炎)就唔貼啦,但唔貼你都要延期畀人反對。」

「因為呢嗰地方做骨灰龕,停屍房、殮房、殯儀館同火葬場的人員經常出入,佢哋都要拎骨灰嚟做法事,咁細菌經空氣傳播到我啲飼料點算,我哋係養羊嚟畀人食,咁再傳畀市民唔係好大問題?」

而長春社早於去年8月,揭發相關土地遭人大規模整平及挖掘,大量植被被移除,影響範圍包括貼近大欖郊野公園的林地、天然河流,以及部分大欖涌郊遊徑的路段,質疑有人企圖「先破壞後發展」。不過更改用途的諮詢期已於上月底完結,據城規會網站顯示,目前收到對申請的意見數目為零,預計將於10月23日開會作定奪。

棋鈞對拿下龕場顯得充滿信心,找來台灣龍頭殯葬公司龍巖合作,以確保日後骨灰場的運作順暢。在台灣擁7個墓園的龍巖首創一條龍喪葬服務,包括塔墓營運、殯葬設施、生前契約等等。在2017年,龍巖與大陸遠洋集團的龍洋生命,投資額達5600萬美金,首琪目為開發溫州瑞安陵園,第一期已接近完工,隨後即可正式銷售,已準備好進軍內地龐大殯葬市場,而香港及澳門搞墓園亦是計劃之一。值得留意,遠洋集團在17年8年委任林麗倩為獨立非執董,並為審核委員會主席兼參與投資委員會。而林麗倩為林本典的幼女,即林孝傑的堂姐。

鄰近交通配套便利

土地鄰近大欖隧道轉車站,大量巴士來回市區及新界地區,加上入口處正對公共停車場,對骨灰龕場已經十分便利。無獨有偶,本刊發現2018年間元朗區議會亦提出八鄉路改善工程,考慮到八鄉路近大欖隧道轉車站的士上落客的需要,由土木工程拓展署負責進行改善工程,當中包括在現有巴士站前設置停車灣,以供的士及一般車輛上落客等。一系列的交通配套無疑有利於日後骨灰龕場的營運,不過春秋二祭,相信將令大欖隧道位置非常擠塞。
發牌制度實施三年,至今只有6間獲發牌,進度非常慢。

婦科醫生為生意夥伴

農地由香港棋鈞集團有限公司持有,該公司董事為胡婕慧。胡婕慧最少為22間公司的董事,專門夥拍不同人大搞醫療類生意,當中有限公司包括:人類基因解碼、香港基因檢測中心化驗所、香港基因檢測中心、香港疫苗站、香港現代醫療控股、康力醫療控股等。

2017年時,她曾接受財經網站訪問時透露,在2011時來香港,為新移民。當時她從事保險工作,認為跨境醫療有大商機,故開辦「現代醫療」,專門和保險公司合作,轉介內地人來港做身體檢查,更聲稱自己幾年內於香港開設廿間診所。生意愈做愈大,除了體檢,更設專科及嬰兒打針等項目,亦食正內地放寬「二孩政策」,在香港提供基因檢測及人工受孕等生意,當時更指想搞試管嬰兒中心。

內地曾爆發疫苗造假事件,有內地人紛紛來港打針求安心。當時內地有「赴港打疫苗攻略」,就如「搶奶粉」一樣,明顯搶香港資源。當時中介力推的「頂級」醫療機構包括胡婕慧名下的診所。她持有的香港基因檢測中心,更曾與華大基因合資在沙頭角中英街開「中港國際醫療中心」,更以「香港註冊機構」做賣點,提供HPV疫苗注射、DNA親子鑒定服務。化學病理科專科醫生戴學良及林孝傑同為董事之一。

棋鈞另一董事為林孝傑(James),為婦產科名醫,與胡婕慧合作無間,擁有多間公司。他的診所位於中環萬邦行,基本診金逾千二元,亦有在浸會醫院、養和醫院等掛單做接生。林孝傑太太楊秀嫻,是已故「工廈大王」楊耀松女兒,其子為林忠澤(Arthur),與友人合作在南非搞太陽能生意,是上市公司匯能集團(1539)副主席。
已故「工廈大王」楊耀松(右一),為林孝傑外父。

高永文推私營龕場 成功個案在前

農地轉型,假如成功過關,下一關就是就獲取私營骨灰龕場牌照。骨灰龕位一直短缺,過去不同類型的私營骨灰龕場應運而生,不少舊樓的業主都將住宅改為私人骨灰龕場,違反土地用途,早在2010年已開始諮詢《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不過一直未有起色。高永文接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後,他有加緊公私營骨灰龕發展,除了在全港18區物色新地外,亦想監管私營骨灰龕發牌,更趕及在任內最後一日刊憲。

不過實施三年,至今只批出6個牌照,約有110宗申請尚代批審牌照。審批過程非常慢,有些更是有多年龕場經驗,如大嶼山龍巖寺、西來意苑、屯門蓮池淨苑、沙田孝思園,等到頸都長,依然未有消息。然而,成功獲批私其中一個牌的屯門青山村「善緣」,已成功獲得牌照,成為香港首批個案。

善緣最終可安放約9千個龕位,比當初的5千個更多。營辦者為聯合和平宗教(香港),其實背後由「慈善舞后」徐美琪在09年創立。據知,有份牽線搞手為廖碧儀前男友林忠豪(Alastair),亦是林孝傑的姪仔。其父林孝文,為前外科醫生,後來轉營從商,旋即成為「重慶李嘉誠」張松橋頭馬。林孝文前妻為莊月華,為李嘉誠姨子。

徐美琪在08年以1,200萬買入地皮,隨即向城規會申請作靈灰安置所用途,有指她亦得到曾任地政總署的資深測量師蘇振顯相助而成功獲批。後來,徐美琪再下一城,買入葵涌永立街二至六號的舊工廈,再向城規會申請將這個逾8千平方呎的工業用地,改劃成靈灰安置所,擬將僅3層高的舊樓變成14層高的工廈龕場「善心」,提供多達5萬個龕位,最終獲城規會有條件批准,規模需縮減一半至2.3萬個。「善心」已入紙申請發牌,仍待審核。
高永文與林孝傑為同屆港大醫學院畢業生,更加是「加己冷」。
剛獲發牌的思親公園,一個龕位索價廿五萬至四十二萬不等。

或比現有龕位更快獲批

剛獲發牌的寶福山龕位,5月底網上放盤索價36萬、善緣雙人位亦要45萬元。香港福位商會副會長黎孝仁指市場上仍一位難求,疑有人一直利用三年期的暫免法律責任書拖延,「再做多陣生意」而不主動向發牌委員會提交資料,間接拖慢發牌審批。若棋鈞成功申請改劃用途,新建的樓宇符合發牌的標準,分分鐘鐘比現有的骨灰場更早獲牌照。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曾到涉事地段觀察,指出該地原是淡水濕地,「對生物多樣性豐富很重要,為保育區很重要的緩衝區。」而且為郊野公園的入口位,為遠足人士到訪郊野公園必經地。不過,有財團將買入的農地圍封後,已先後倒泥及斬樹,明顯為先破壞後發展,即使不批准改劃用途,對生態已造成很大的破壞。記者留意到現場有不少被斬的大樹樹幹,謝世傑指相信大樹為百年老樹。該地為郊野公園邊陲,為緩衝地,若闖關成功,擔心會打開缺口,「當年想開發建老人院、公屋都失敗,依家容許變做骨灰龕?」

不過,最終如成功過關,補地價金額亦不菲。屯門楊青路一個5720呎的骨灰安置所項目,以5.7億元完成補地價,平均每個龕位補地價十萬元,可謂「陰宅地價貴過陽宅」,發牌成本或轉嫁消費者,骨灰龕位價錢將大大提高。不過,即使未能成功過關,由於農地已成功整合業權﹐要轉售亦有利可圖。醫生由生、老、病、死生意全包攬搵真銀。

「慈善舞后」徐美琪近年積極發展陰宅生意。
據了解,林忠豪也有份牽線大搞骨灰場。

撰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

【亂世中 食大浪】獨家分享網上直播 | 羅家聰 - 財經評論家 | 立即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