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1一年】難忘乘客被扑爆頭 踩背當梯級 太子站目擊者:花一生氣力追查真相
  • 2020-08-31    

 

被指是7.21升級版,警察無差別攻擊市民的8.31太子站事件,雖然事發一年,但很多香港人的憤恨、傷痛猶在。對8.31目擊者,義務急救員阿謙來說,當晚惡夢般的情景,每一個案發細節,至今仍然歷歷在目,「第一身看到如此嚴重而真實的警暴,這是我一生的痛,也是一整代的傷痕。」香港人,真相未明,不能忘記。

當晚阿謙和隊友,原本乘搭地鐵到黃大仙示威現場,協助救援工作,大約十時四十分左右,當列車駛到太子站時,列車突然停下來,他從手機的新聞直播中看到,另一架車廂,有中年男子拿鐵鎚襲擊抗爭者,於是落車了解情況。不久,太子站響起廣播,宣佈要求所有乘客落車及封站,要求所有人立刻離開。

阿謙收到求助,荃灣綫往中環方向列車的第7卡車廂中,有一名女子頭暈不適,阿謙略加處理,正想打電話召白車,將女孩送院時,突然有一班速龍,由大堂跑到月台,將人制服在地上。

阿謙當時在偏向車尾位置的車廂,安頓好頭暈不適的女子後,在月台向前走了解情況,走到第4、5卡時,發現地上已經有多人被速龍制服,阿謙繼續向前走,到第2、3卡時,被眼前情景嚇倒。

「速龍以粗言穢語辱罵市民,又叫他們『曱甴』,把列車的門都封住,但又叫乘客下車,很多乘客都嚇到不知所措,然後他們就衝入車廂,以武力對待乘客。」

最驚駭一幕,成了後來惡夢常見的情景。

「正如你們看到網上的片段,有速龍用海綿彈槍指著裡面的人,車門不斷開關、開關,門打開的時候,他們就衝入去打人,差不多關門的時候,就走出來。第一轉,我記得還有兩個速龍在裡面,仍然在打人,裡面的人舉起雨傘,不過是擋住,門再打開,有數名速龍又再入去,過了一會,全部速龍才離開車廂。」

阿謙被乘客指示去第三卡車廂救人。他看到有一名穿白色上衣的男子跪在地上,頭頂有傷口,血流如泉,不久,有乘客呼救,說還有兩名被扑爆頭的傷者需救治,於是他把三名傷者集合在同一個位置處理。

「總共三人,一個跪在地上,兩個坐在旁邊。我們把身上所有的急救用品,都用來幫他們止血,但血還是不斷在流,他們的頭頂至少有一個傷口,長度約三至五厘米不等,有一個更有三個傷口,傷口上且沾有胡椒噴劑的殘餘物,十分可怕。」

期間列車突然開車,越過旺角站,直抵油麻地站。港鐵職員要求所有人下車,但阿謙向職員表示三名傷者頭部受傷,不適宜移動,要求在車上等候救護員到場,但港鐵職員卻堅持要所有人下車。

其中一名傷者因失血過多,出現休克徵狀,幸好救護員及時趕到,為他處理急救。

未幾,防暴警亦來到油麻地月台,乘客拼命逃跑,場面非常混亂,最後三名爆頭傷者隨救護員離開油麻地站,送院治理。

這次警暴經歷,徹底扭轉阿謙對警察的觀感。

「我本來沒有太大的政治立場,作為義務急救員,對任何人也會施救,有些情況,我還是有心理掙扎,這場運動是怎樣了,思緒仍然很混亂的時候,竟然讓我目擊一個如此嚴重的警暴,除了跟7.21一樣無差別襲擊市民,還有很多詭辯,印象最深刻是,警方在記者會上說,警察有專業能夠分辨,誰是暴徒,誰是市民,但我在現場所見,他們衝入車廂,不由分說,不斷用棍毆打人。那班人在車廂舉傘,不過是保護自己,他們如何分辦,警察根本看不清楚裡面情況。」

那些血淋淋的傷口,一直烙印心中,成了揮之不去的夢魘,「其中一個傷者,不過是跟女朋友吃完飯,搭車到其他地方,他做錯了甚麼?」

8.31如火上加油,令政治危機、警民衝突、社會撕裂似乎走向回不了頭的局面,他認為,這一代,傷痕無法磨滅,「但這件事可能會完的,如果他們繼續篡改歷史,篡改7.21,篡改8.31,篡改10.1,而下一代又被洗到腦,事情到下一代就完結,只停留在現在這一代。」

曾是8.31太子站被捕人士,囚於新屋嶺扣留中心,控以非法集結,最後成功踢保的吳傲雪,最近終於自警方取回8.31當晚被扣查作證物的背包。

背包中的二十多件證物,包括雨衣、護目鏡、頭盔等等,都成了她的痛,不願多看一眼,惟獨一張八達通,得到她的凝視。

「當晚我真是付車費,是港鐵乘客,但卻受到警察無差別襲擊,港鐵,你會不會負責任?」

她說,8.31後極少乘搭港鐵,「朋友間 ,我們稱它為黨鐵,無法忘記當晚港鐵職員,見死不救。」

旺角警署一邊的太子站出口,更是她的「禁區」,「有一段時間,每晚都有很多市民聚在那裡哭喊,見到這些情景,很心酸,我承受不了。」

事件改變她一生,由平凡中大女生,變成實名指控警方性暴力的抗爭者,不斷收到恐嚇信息,精神長期處於繃緊狀態,每次聽到車站廣播聲都會抖震,經常有回閃,浮現案發當晚警暴的情景。

「會想起一個墨綠色上衣男子,被速龍扑爆頭,那速龍的樣子很兇狠,當他是仇人那樣,不斷打,像要打到見紅才收手。又想起防暴警察當被捕人士的背部是梯級,踩上去。很心寒,他們沒有當我們是人。」

「其實很多人是普通乘客,而事實上 ,案中很多被捕者無罪釋放,可見警方濫暴有多嚴重。」

她需要定期見心理醫生、精神科醫生,報告指出,她在8.31後有創傷後遺症,雖然醫生開了藥物給她舒緩病情,但她仍然覺得絕望,不時在半夜時份,自惡夢中驚醒,一臉淚與汗。

她形容事件猶如大石頭,積壓在心上,「當我想向前行,這石頭就不斷拖我後腿,每走一步都很沉重,我跟律師說,我等不到,很煎熬,很想Move on,想快點進行民事訴訟,向警方追究8.31在太子站,以及在整個拘留期的失誤和責任。但訴訟始終無法正式展開,因為金錢問題,即使律師沒有收取費用,但他們顧及我情況,提醒萬一我敗訴,要付的有關費用會是天文數字,所以我們還在研究有沒有其他方法。」

前路崎嶇,且凶險無比,但她仍然決定花畢生的氣力,追求8.31真相。

「當晚發生甚麼事,為甚麼傷者人數有變動?到底是甚麼原因,令港鐵三番四次不願公開閉路電視片段?為甚麼當晚警方可以在全層月台,無差別襲擊乘客,為甚麼不用為事件負責?這些都是我要找出的真相。」

採訪:K.S

攝影:木綿

----------------------------

【第四季砌出一個增長15%的「組合」】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譚朗蔚Stevan x 黃偉豪Ravi | 立即了解更多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