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百年瞞報史(陶傑)
  • 2020-08-30    

 


中國總理李克強去重慶視察水災,據說水靴沾滿污泥,極之令人感動,認為李總理體貼親民,而且到災場並無重重保鏢。

李克強對現場的「群眾」說話:你們有甚麼困難,可以說出來。

視頻所見,「群眾」中一名只見背部的男子,卻頻頻對李總理說「沒有困難」。當李克強說:「這場水災」,話沒說完,該神祕男子即刻截糊「這是天災」,生怕李克強說出一句:「我們政府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搶先就將「天災」兩字的定性,塞住總理的嘴巴。

本來總理親自到場視察問大家有何困難,以小農社會日夜期待欽差大臣光臨之文化,必人人爭相反映:沖走的房子可不可以每戶加一點賠償;或者發佈的節食令」,可不可以眼見水災淹沒良田,對於災區災民稍為放寬,讓他們照舊能「大吃大喝」,若是有得食的話。諸如此類。

該現場「群眾」代表不知是村長還是甚麼,總之句句將李克強的話擋回去。古今中外只有官員向災區百姓降低災情,從來沒想說過「老百姓」向派來的高官淡化災情。

一八九六年沙皇尼古拉二世大婚,在莫斯科霍登廣場舉行慶祝會,由於現場派發禮品人數過多,擠踴而互相踐踏,造成近兩千人死亡。

李鴻章兩年後訪問俄國,向總理大臣維特伯爵詢問此一災難消息,特別問維特:「你是否準備將此一災難全部詳情稟告尼古拉皇上?」維特答:沙皇已經知道,此事詳情已經皇呈報。

李鴻章聽後,連連搖頭,對維特說:你們這些大臣,缺乏經驗了。我做直隸總督時,發生鼠疫,死了幾萬人,我向皇帝寫奏章,一直都稱「河北太平無事」。若有人問我:你那裡有沒有疾病,我即回答「老百姓健康良好」。維特聽了,口瞪目呆,李鴻章又自言自語說:「我為甚麼要告訴皇帝說你們死了人,令他苦惱呢?若是地方官員或朝廷的高官,當然要把這一切瞞著他,何必令可憐的皇帝苦惱?」

此一對話,不見中國歷史書,而在維特伯爵退任的回憶錄詳細記載。維特看見李鴻章如此呈現「國情」,就此「中西文化隔閡」下一結論:「在與李鴻章談話後,我想,我們畢竟走在中國前面了。」維特感到相當驕傲。

李鴻章在清末已經是少有「國際視野」,「有見識」的開明高官,但他也不認為隱瞞疫情有何不妥,反而以此為值得誇耀的「治國經驗」對外人宣揚。

但李鴻章一番解說,為中國朝廷官員的「奴才說」提供了不太一樣的解釋角度:瞞報瘟情並非向皇帝擦鞋,原來只是為皇上分憂。因為怕皇帝知道太多負面新聞,皇上心情不好。將中國官員視之為奴才未免偏激,瞞情疫情是忠君愛國表現。

以維特回憶為據即可解釋今日中國為何如此局面。向「聖上」隱瞞一切陰暗面,不可上報瘟疫饑荒,也不可以報告沙皇軍力比大清強大,更不可以向慈禧報告北洋水師可以一舉被日本戰艦殲滅。這是一種「文化傳統」。對於水災與病毒瘟疫要「最小化」;對於香港的「動亂」,要將所謂外國勢力的插手「最大化」。

香港特區二十年也可以想像,歷屆特首上京「述職」會有甚麼新花樣「述得出來」,還是要「述職李鴻章化」,觀乎女特首競選時聲稱「港獨未成為思潮」,最嚮往派駐英國那段日子之類稍有「人性」的言談,對照今日之「江青化」,令人深深感嘆中國文化黑洞的巨大吸力。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