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木勝病逝】愛車如命求寫實 《天若有情》劉德華駕馭賽車級電單車(利雲志)
  • 2020-08-26    

 

要成為大台高層,其中一項必修科是,舞權弄術。

80年代初,麥當雄出走麗的,旗下多位菁英無心戀戰,大台順勢招手,賞識麗的舊將才華之餘,卻又不得不防山頭主義,一旦兵變,只怕後果不堪設想。當拍完《神鵰俠侶》,陳木勝(Benny)即接到大台通知,要過檔協力王天林大弟子杜琪峰,炮製《鹿鼎記》!

阿杜是大台出名的惡霸,副導演、助導以至小演員,經常被他問候祖宗十八代,陳木勝難忘初會阿杜的首回合 — 只見阿杜架著黑超、兩腳戙高,以一派惡爺口吻展示下馬威:「我咩都唔會理,只係會負責拍嘢,你千祈咪搞到我孭鑊!」陳木勝打醒十二分精神,前期兼後期一腳踢,面惡心慈的阿杜看在眼裡,視陳木勝為靠得住的得力助手,更一手將他帶進電影圈。
陳木勝即接到大台通知,要過檔協力王天林大弟子杜琪峰,炮製《鹿鼎記》!

第一個機會是《呷醋大丈夫》,阿杜向黃百鳴推介陳木勝,令他有機會見識新藝城的風光,但並未藉此令陳木勝全身投入,他先加盟珠城拍攝錄影帶如《虎穴奇兵》。兩年後再轉到亞視,期間王天林醞釀退休,兒子王晶偕一班徒弟阿杜、林嶺東等有共識替他拍齣紀念作品,大伙兒在明星集中地水車屋食飯兼開會,席間決議阿杜掛監製銜,王晶與林嶺東擔任策劃,三巨頭負責劇本、資金、製作,並推舉由徒孫陳木勝執導,他向亞視請假數月、瞓身參與。而這一部作品,就是《天若有情》。
陳木勝先加盟珠城拍攝錄影帶如《虎穴奇兵》。
王天林門下弟子眾多,(左起)林嶺東、林德祿、杜琪峯、黃建勳、劉仕裕、王晶、譚朗昌及潘嘉德各有所成。

在職亞視時,陳木勝最滿意作品為火力全開的《皇家檔案》,由他執導的單元〈尖咀一條龍〉,因為一個強姦戲鏡頭,令亞視被電檢處判罰高達35萬元,警告信中更講明,若日後再犯、亞視將被吊銷牌照!《天若有情》上畫,陳木勝已決定離開亞視,全力向影壇攻堅,及後在陳翹英力邀之下,重返再與大台打仗,拍下《勝者為王》系列、《洪熙官》、《精武門》等好劇。
陳木勝在亞視時,執導《皇家檔案》其中一單元〈尖咀一條龍〉,因為一個強姦戲鏡頭,令亞視被電檢處判罰高達35萬。
陳木勝本來已決定離開亞視,全力向影壇攻堅,及後在陳翹英力邀之下,重返再與大台打仗,拍下《勝者為王》系列。

《天若有情》的初步構思,是一個30年代年輕人的成長故事,王晶亦已出了第一稿,不過拍攝舊時代,牽涉太多人力物力,不合為天林叔籌集退休金的大原則,立即煞停;愛車如命的陳木勝,有晚如常偕好友出席高手藏於民間的飆車大party,當晚出現一個人人爭相親近的英雄車手。陳木勝好奇一問,始知這位晚間英雄,日間只是個無名小卒,他想將這個反差極大的有趣人物,發展成新戲男主角。陳木勝興致勃勃拉著阿杜與編劇阮世生,在周末晚上往西貢大清水,一睹華弟原形的風采!
華弟的原形,是位晚間英雄,而日間只是個無名小卒,陳木勝將這個反差極大的有趣人物,發展成《天若有情》男主角。

首次到飆車場作實地觀摩,《天若有情》三人組有緣看到別開生面的一幕,4名少女拉著貨車上的橫桿,疾馳車場喧嘩叫囂,樂極忘形下欄杆突告斷裂,4名少女應聲倒下、編劇阮世生記下這個場面,發展成男女子混合飆車新遊戲——男車手一對一貨車飄移賽,各自加入女生站於車頂作高難度比試,遊戲在片中重演兩次,先在開首稍作熱身,30幾分鐘後才進入戲肉,華弟載著Jo Jo(吳倩蓮)一組,力敵親自落場的飛車特技指導朱繼生(他載著的是楊玉梅),這一幕完全反映華弟手車有幾辣,只是真英雄難過美人關,一段短暫卻刻骨銘心之戀,正式揭幕!
《天若有情》中,男車手一對一貨車飄移賽,各自加入女生站於車頂作高難度比試的一幕,是源自於三人組首次到飆車場作實地觀摩的畫面。

一直有傳,阿杜不滿劉德華仍有偶像包袱,拍《天若有情》時刻整理儀容,與爛撻撻的古惑仔形象相違背,華仔則故意在每次脫下頭盔時,刻意梳頭以作無聲反擊;站在陳木勝角度,華仔不但合作而且合適。頭段華弟在九龍城西南酒家天台拜祭亡母(黃莎莉),陳木勝要求在沒有吊也沒有護身的情況下,危坐天台邊兩腳揈揈。華仔膽粗粗照做,更邊揈邊飲啤酒,鏡頭徐徐出現華弟童年時與亡母及一班 Auntie 的合照,以及亡母為情自殺的舊剪報,反映華弟有段悲慘身世,長大後無奈入歧途,仿如注定前途黯淡,人生落泊如此,還有什麼可怕呢?於是,華弟日後豁出去追求一段沒有將來的愛情,亦變得合情合理。
《天若有情》頭段華弟在九龍城西南酒家天台拜祭亡母(黃莎莉)
陳木勝要求劉德華在沒有吊也沒有護身的情況下,危坐天台邊兩腳揈揈。
鏡頭徐徐出現華弟童年時與亡母及一班 Auntie 的合照,以及亡母為情自殺的舊剪報,反映華弟有段悲慘身。

華仔之能將華弟的不羈、欷歔,演繹得淋漓盡致,還有不可忽略一大助力——黃家駒為電影創作的3首插曲(《灰色軌跡》、《是錯也再不分》、《未曾後悔》),陳木勝細心與家駒研究擺位,《灰色軌跡》從華弟瀟灑地用電單車載走Jo Jo開始(背後汽車大爆炸,畫面唯美之極),伸延至華弟於天台祭母,家駒一路以滄桑腔口道出華弟心境;《是錯也再不分》則用作襯托華弟與Jo Jo在澳門拍拖乘滑翔機場面,在偏向暗黑的電影格調中,罕有地滲出一陣甜味;末段華弟明知將死,臨終前誓要再見Jo Jo一面,高潮位傳來黃貫中演繹的《未曾後悔》,華弟隨手執起垃圾桶,擊破婚紗店玻璃櫥窗,取走婚紗禮服偕至愛私訂終身,憑歌寄寓只在乎曾經擁有、至死也未曾後悔的無限深意,簡直是浪漫大爆發,每個年代的年輕人,必buy!
《灰色軌跡》從華弟瀟灑地用電單車載走Jo Jo開始(背後汽車大爆炸,畫面唯美之極)。
《是錯也再不分》則用作襯托華弟與Jo Jo在澳門拍拖乘滑翔機場面。
高潮位傳來黃貫中演繹的《未曾後悔》,華弟隨手執起垃圾桶,擊破婚紗店玻璃櫥窗,取走婚紗禮服偕至愛私訂終身。

80年代尾,華仔未算頂級電影珈,不過為給天林叔最多的退休金,《天若有情》應慳則慳,只是齣幾百萬的小本製作,男主角已「重金」禮聘了華仔,女主角請不起大卡士,只能向新人動腦筋,當時阿杜剛在享受《阿郎的故事》的大成功,張艾嘉對電影提供了很多有用的寶貴意見,阿杜對她存在高度信任,認定彼此有一定默契;當張艾嘉推薦台灣新人吳倩蓮擔當《天若有情》的女主角,陳木勝心底裡半信半疑,感覺吳倩蓮毫不起眼,亦不見得很上鏡,但張艾嘉堅持這位眼矇矇的小妮子,其與生俱來的自然氣質,正好在這齣愛情電影中發揮奇妙作用。阿杜往張艾嘉身上押重注,小倩隻身由台來港拍戲,令陳木勝對有性格的她生起好感,費盡心力培養她對角色的投入感,又與攝影師商議適合她的最佳角度,作為新演員,小倩本來已有演戲潛質,再加上高手指點,又有出色劇本帶動,事半功倍。
起初陳木勝心底裡半信半疑,感覺吳倩蓮毫不起眼,亦不見得很上鏡。
吳倩蓮隻身由台來港拍戲,令陳木勝對有性格的她生起好感,費盡心力培養她對角色的投入感。

都說「飛紙仔」(沒有完整劇本,邊拍邊寫劇本)毒害影壇,但妙在《天若有情》得盡人心,竟是建基於臨急抱佛腳—最初開工,陳木勝拍了華弟被迫打劫,意外脅持Jo Jo飛車往草地,會合惡形惡相的喇叭(黃光亮)收錢,喇叭發現Jo Jo意圖殺人減口,華弟力保她的性命,這一段戲連同吳孟達抹車被欺負,拍了十幾組之後,劇本便無以為繼,陳木勝只得向阿杜求救,請他到現場度橋兼埋位拍攝,華弟用垃圾桶擊破婚紗店玻璃櫥窗的經典一幕,亦是出自阿杜即興的靈感。
陳木勝拍了華弟被迫打劫,意外脅持Jo Jo飛車往草地。
《天若有情》開始時拍了十幾組之後,劇本便無以為繼。

補充一筆,陳木勝是愛車之人,既要將華弟塑造成靚仔車神,他所駕的戰車絕不能兒戲了事,陳木勝不斷增強戰車馬力,好讓華弟有姿勢更有實際,最後換來非等閒之輩可以駕馭,是專業車手在澳門落場比試的1000cc電單車。難得的是,華仔不但識梳頭,更揸得掂如此馬力強大的專業戰車!
陳木勝是愛車之人,既要將華弟塑造成靚仔車神,他所駕的戰車絕不能兒戲了事。

天若有情天亦老,華弟與Jo Jo卻在光影裡鮮活長存,不老。

撰文:利雲志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