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K妹絕種】本土繪師以成人漫畫紀錄MK文化 末代MK妹:我係最後一滴血
  • 2020-08-31    

 


穿上小背心和低腰超短熱褲,踏著四季皆宜的人字拖,不過十來歲便濃妝豔抹的「MK妹」,流連在快餐店、屋邨遊樂場,甚或油尖旺鬧市,曾是香港街頭的一幀光景。對於成長於千禧年代,見證「MK妹」縱橫港九大小屋邨、公園和小商場的90後來說,更是難以磨滅的集體回憶。

網上流傳的「MK妹」照片
網上流傳的「MK妹」照片
網上流傳的「MK妹」照片
網上流傳的「MK妹」照片
有「先達MK女神」之稱的Kaying
有「先達MK女神」之稱的Kaying

本土繪師向「MK妹」致敬

最近,被行內人稱為「蕭邦」,在台灣從事插畫創作的香港90後繪師蕭邦仲,以「MK妹復興會主席-龜頭生野郎」為名,在網上推出的18禁成人漫畫《MK妹》備受網民關注和熱議。這部融合了日漫風格和香港本地主題的同人誌作品劇情簡單直接,篇幅不長。但造型參考自流傳網絡多年的一張「MK妹」街拍照的女主角,卻使不少人追憶滿街「MK妹」的時代,滲入網絡潮文和流行用語的對白更讓年輕讀者不禁莞爾。

蕭邦仲去年(2019)萌生以「MK妹」為主題創作的想法,打算以工餘時間完成這套本地主題的創作,但由於抗爭運動發展得如火如荼,便暫且擱置。直至今年,這部花了兩個多月時間完成的作品,在台灣的同人活動中以實體版出售,又在網上平台以電子形式開賣。作品一面世,便引起各大討論區的熱議。對以廣東話寫成,參雜大量本地網絡潮語的對白內容一知半解的台灣和中國網民,對此作亦議論紛紛。

對蕭邦仲來說,《MK妹》這部作品既是對「MK文化」的一次集體追憶,亦是對千禧年代那個尚有活力,有本土特色的香港的懷緬:「我也是90後,其實『MK妹』對我們來說是一種2000年代首到末的回憶和生活文化,當中有許多失去了的,90後的符號。不論是穿背心、短褲,人字拖,吸著煙的『MK妹』這個形象,還是建基於高登文化的對白寫法和內容,都充斥著我成長時候的回憶。」

《MK妹》是成人漫畫,自然有不少情節與性行為有關,加上女主角版描寫成拜金、無禮,蔑視香港男性,因此引來不少「侮辱女性」,「助長父權」等批評。對於這些指控,蕭邦仲認為《MK妹》只是一部低俗向的娛樂創作,不必過份解讀:「其實這不需要拉到兩性平權或女性議題的面向講,我只是把以往見過聽過的以輕鬆一點的方式表達而已。」對於作品中的色情內容,蕭邦仲只強調:「如果性文化壓抑到如此,任何創作都不會成功。」
《MK妹》成人漫畫封面
《MK妹》成人漫畫封面
網上流傳多年的「MK妹」街拍照
網上流傳多年的「MK妹」街拍照

末代「MK妹」

近年在網絡上,「MK妹」彷如珍禽異獸,我們找到過往在Facebook言論出位,上傳性感自拍照而在數年前被放上高登討論區,因而成為「MK妹」代表的林曉楠(23歲)。在觀塘長大的她在網絡上被稱為「牙楠」,中學生涯開始便經常流連公共屋邨樓下的公園,中三輟學後更是酒吧和夜場的常客。踏出社會數年後,客貌可變、喜好可變,身邊人可變,只有她渾身的MK風格一直不變。訪問當日,身材嬌小的她上半身掛著一件湖水綠色小背心,一條貼身熱褲剛好包覆著臀部,只有人字拖換成了羅馬涼鞋:「T恤、短褲,去多遠都穿著的人字拖,我從很久以前就這樣穿了。」

「牙楠」形容,當年的MK妹都不太會打扮自己,化妝是跟著雜誌學的,零用錢不多,買衣服也只會在旺角中心之類的商場買便宜貨,所以很多「MK妹」的打扮都相當相似:「應該是中二的時候開始吧,那時候會看日本雜誌,跟會化妝的同學學化很濃的妝,眼睛要超大,眼線要粗。我當時是齊陰的,遇到一點風就要用手遮住瀏海。」

當時的她喜愛在社交平台分享自拍照,加上一道意味深長的備註,便惹來當時的高登仔熱議:「被放上高登討論時我16、17歲左右,經常在網上講押韻的色情笑話,例如『住家淫娃咬節瓜』。」有一篇Facebook帖文,直到現在依然被經常提起:「那是我在廁所拍的,『低炒』,看到整塊腳板底,然後我說『舔我的腳指吧,我會有快感』。到了現在還有人記得這個post,講起腳指的話題就想到我。」

對於「MK妹」的標籤,有人抗拒萬分,亦有人甘之如飴。自覺不適合「韓系」和「偽ABC」等時下主流打扮風格的「牙楠」表示,即使老了也會繼續「MK」,她以身為「MK妹」自豪:「多虧韓妹和『偽ABC』的形象,『MK妹』的形象才鮮明了起來。有人認為當年的『MK妹』已經絕種了,但其實不是,『MK妹』的形象已經深深烙印在我身上,我覺得自己是『MK妹』的最後一滴血。」
「牙楠」自覺自己是最後一代的MK妹。
「牙楠」自覺自己是最後一代的MK妹。
「牙楠」至今依然維持「MK」風格的打扮。
「牙楠」至今依然維持「MK」風格的打扮。
「牙楠」在網上的言論出位,令她成為高登紅人。
「牙楠」在網上的言論出位,令她成為高登紅人。

「MK妹」是非物質文化遺產


就讀中大藝術系的Doki(20歲),一襲工裝長裙,微卷的褐色長髮,表面上看起來,與「MK妹」滿口髒話,衣著清涼的刻板印象大相逕庭。但一個九十後少女,豈會沒有「MK」過?出身中產的她自小便是個乖巧的女生,沒有蒲屋邨機舖,卻也一度追求過「MK」的打扮:「我曾經把頭髮染成比較特別的顏色,例如粉紅色、銀色,金色等,都會被朋友笑是MK。現在的打扮算『MK嗎』?平日熱的時候,背心短褲也難免,在校園也會經常穿著人字拖到處走。」

Doki是大學生,也是個藝術型實況主,會在網上平台直播畫畫,而她的作品當中,亦有著「MK妹」的身影:「我曾經有作品是以『MK妹』為題材創作的,因為我認為『MK妹』是香港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她眼中,「MK」亦是一種流行文化:「例如被稱為『MK』的人會打火星文,以『吾系』代『唔係』;以『牙』為『呀』。他們也會把地方名省略,例如將『旺角中心』說成『旺中』。」

Doki自認自己的打扮風格已接近貼近潮流的韓風,對於業已消失在文化潮流當中的「MK妹」,她認為是「韓風」和「歐美」對本土文化的一種侵略:「這是集體回憶,它會永遠留在我們心中,不會消失。」
就讀中大藝術系的Doki在校園內作畫。
就讀中大藝術系的Doki在校園內作畫。

你還記得「MK」妹嗎?


千禧時代「MK妹」的形象,現今的年輕人都曾見過,即使在不同年代的人眼中,她們的形象依然很鮮明和一致:「不回家,化很濃的妝,我們在中學時期都有很多這樣子的人,當時很慶幸他們不是我的朋友。」;「惡過凱婷,會抽很多煙,瀏海長及眼晴底下」;「『粗口爛舌』,穿著很短的熱褲,短得整個屁股露出來那種」。

對於十多歲或20歲出頭的年輕人來說,「MK妹」的時代早已是過去,現在他們身處的香港,年輕人追棒韓風和所謂「ABC」的造型,早已成為主流。80後的Nelson和Smart認為,現在的「MK」已經有新定義:「這個年代崇韓,年輕人學跳K-POP,聽韓國流行音樂,這些都在影響他們,更塑造了跟我們以往不一樣的『MK』形象。」同為90後的Tiffany和Tim則表示會懷念「MK妹」和「MK文化」:「以前一看到這樣的女生,就會有種『啊,是香港人』的感覺,但現在都沒有了。我們會懷念本土文化,是因為這些事物和象徵正在消失,很多東西,都由不得我們選擇。」

採訪:文廷

攝錄:田俊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