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會撕裂後遺】逐出家門露宿公園 無家青年自白:希望媽媽終會明白我們
  • 2020-08-26    

 

過去一年,香港經歷巨變,社會撕裂,兩代因社會問題,意見分歧,水火不容,不少年青人更被家人趕出家門,出現無家青年的問題。

Ken是初見創辦人,今年二月成立,本來以服務年青人、基層家庭,及露宿者為主,不料收到不少年青人求助,說父母在社會議題上,反對他們的立場,更將他們逐出家門,希望平台能夠協助,給他們臨時棲身居所。

類似求助,差不多每星期都收到,由於個案太多,他在初見的專頁出帖文,道出無家青年的慘況,結果得到很多有心人回應,願意免費借出住所,給他們暫住。本來年青人的謀生能力不高,收入不足以獨力應付房租,屋漏兼逢夜雨,疫症橫行,政府防疫束手無策,民不聊生,因此這班無家青年更陷入失去家庭、失業的雙失局面。

其中一位求助者阿成(21歲),獲安排暫時住所之前,曾露宿三晚公園,「剛出來的時候,毫無準備,很慌亂,於是去公園瞓,但瞓得唔好,有人行過,就會馬上坐好,好驚見到一些質問的眼神,呢個後生仔做過咩,點解淪落到瞓公園。」

三餐食飯盒,沖涼更衣就去朋友家解決,這些都難不倒他,倒是媽媽的無情,令他傷透心,「佢話六四班人被鎮壓係啱㗎,鎮壓你哋,我冇所謂,仲將我嘅衫褲丟出屋企,趕走我之後,仲封鎖我電話號碼。」

阿成今年初被逐出家門,一直過著巔沛流離的日子,住過酒店,也住過朋友家,有時只能做廳長,禍不單行,疫情反覆,他做的食肆,因為生意慘淡,上月裁員,阿成吃無情雞,生活又陷入困境。

最可憐是他仍記掛狠心媽媽,「始終大家都有過快樂的時光。」

無家青年的遭遇大同小異,二十二歲的阿維也是因為立場不同,被家人趕走,他自嘲雖然過著流浪生活,但耳根清靜,也算是一種解脫,在一百多呎,月租四千元的套房,自得其樂。

有時他會邀請朋友上來,坐地下,打邊爐,為了慳錢買餸,他學會到超市、街市買餸煮飯,「大家都變了,話題變成哪個街市買餸便宜,哪間店舖有特價。」

眼前最大難關是解決生計問題。

同樣因為疫情問題,百業蕭條,被公司解僱,他本來做倉務員,一個月有一萬多元收入,寒冬期間,在平台安排下做兼職速遞員,一張單的收入約有三十至五十元,一個月收入僅有五千元,扣除租金、手機月費開支,只剩下數百元,夠搭車,但不夠吃飯,有時只得向平台申請飯券,在黃店吃飯。

「不算太壞了,有份兼職幫補下,這個套房也是善心人以低於市價一半的租金,給我租住。」

Ken說,無家青年已成了一個社會現象,二月至今,在住屋、搵工、治療身體不適等方面,向他們求助的無家青年近一百人,「很荒謬,親生爸爸媽媽放棄了他們,要由沒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照顧。」

「這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要靠一班有心人,最感動的地方,不相熟的人,反而最撐自己的一個,有些親友知道我做義工,取笑我是傻仔,反而素未謀面的人,會主動聯絡我,要求幫手,很多時候,不是我ask for人幫手,像冥冥之中有安排,收到有心人伸出援手,或者黃店提供免費膳食,這些際遇真的令我很感動,一個人真的做不到那麼多。」

他形容,無家青年有很多創傷,支援工作可說沒完沒了。有時候,半夜也收到求助,要馬上聯絡義工,提供協助。

有一個個案,事主習慣在凌晨四時沖涼,不時沖涼兩小時,氣得屋主下逐客令,義工得馬上致電旅館訂房,發緊急徵求臨時居所的帖文,又接事主到旅館,加以慰問,了解事情出了甚麼問題。

原來事主受失業問題困擾,半夜躲在浴室狂哭,情緒崩潰,加上不想被人知道哭過,於是不斷開著水喉。

「找到地方,事情還沒有搞掂,不過是剛剛開始。」他做金融,擅於錢搵錢,他形容,工作可以很忙,但這一年,他決定減產,把工餘所有時間都用來支援這班年青人,「我覺得我是被選中照顧他們的人。」

採訪:任盈盈

攝影:阿晨

----------------------------

【第四季砌出一個增長15%的「組合」】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譚朗蔚Stevan x 黃偉豪Ravi | 立即了解更多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