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城寨】由聯合陣線開始(劉細良)
  • 2020-08-21    

 

這個星期關於民主派應否接受委任留在立法會,在黃營嘈到拆天,我認為不應輕言放棄議會戰線,但一直在思考點樣打法。

首先要面對現實,泛民政黨在自己友陣營失了支持,陷入認受危機,才觸發今次政爭風潮。從支持者角度看,政黨候選人在七月初選多敬倍未席,個別甚至落敗,而受支持的是抗爭派素人,這是經歷2019持續年半抗爭運動的後果,也是迄今為止,黃營內最有認受的一次民意表達,因為這是有61萬人經核實身份的投票結果,公民民主黨均要正視。這不是過去十年自社民連及本土派崛起後的分裂現象,或本土vs泛民的舊範式,而是香港人本身已走上了全民運動的模式。

1989年我還是中大研究生,參與天安門民主運動,1990加入港同盟工作,迎接1991第一次立法局直選。六四後香港政黨化原因是面向香港選舉政治,英治下的政權逐步開放時代,港同盟構思本是做民主政黨大台,整合何俊仁太平山學會丶梁智鴻民主會丶張炳良匯點丶馮檢基民協丶教會丶學聯丶工會丶地區民生關注組。六四後支聯會大台出現,是這場運動的衝擊,令大家放下山頭,但中共幕後分化統戰,民協匯點仍然保留下來,直至1995經歷彭定康政改鬥爭中英決裂,匯點與港同盟合併成為今日民主黨。第二次整合是來自2003年廿三條立法帶起的抗爭,由專業精英組成四十五條關注組崛起兌變成公民黨。

政黨化吸納了社會運動及地區居民運動的力量,在台灣民主起動時期,主張選舉導向「袋住先」「有位就霸」公職選舉掛帥以黃信介為首的美麗島系,及另一邊主張社運衝擊保守體制,以林濁水為首的新潮流系,1989年我初次到台灣同黨外運動交流,開始認識路線之爭及其意義。當時閱讀了《到執政之路》這本書,明白反對運動內不同路線需要形成綱領行動主張,不要害怕爭論。

如果英治1991啟動議會開放,造就政黨化,究竟今天處於什麼階段?我認為是議會政治的衰退期。去年一百二百萬人上街,尖銳街頭衝突過萬人被捕,千人起訴判刑,恐怕有過百人告暴動罪,大批政治犯出現,那是什麼scale?是香港自1842年來最重嚴重的政治衝突,超越1925省港罷工丶1967左派暴動丶2003反廿三條及2014傘運,而目前根本沒有政治解決方案,中共仍不斷加倍重壓,搞國安法拉人通緝丶對付新聞機構丶外國媒體及發動教育領域進行文革,DQ12位候選人丶在泛民初選氣勢如虹後借疫情押後選舉,仍然繼續進迫,何來釋出善意。市民要公民民主黨回答的問題,其實是怎樣去面對這局面?留與不留,都應該服從於一個更宏觀的戰略考慮,沒有這大戰略就接受委任,變成黨派利益行先,公眾在這一點上不能接受,認為等同「招安」。我認為抗爭派素人不是要「夾」兩黨退場,而是認為不能繼續hea守議會,OMDB的戲謔,背後是這個意思。

民意已清楚表達,而出路只有一條:一)最高原則是議會工作服從於社會運動,借用議會內的法定權力政治丶資訊及財政資源,bump入地區聯盟陣線之中,二)這一年要擱置政黨支部系統為核心的操作方式,組織五大選區聯盟陣線,定工作綱領丶行動議程及分配資源,以初選勝出名單為核心,實行真正𥚃應外合。三)雙方儘快展開工作對話,召開工作會議,不要令市民失望心淡,要延續初選所展現的民氣。

民主派政黨均是時代的產物,大家是時候思考在議會衰退丶國安治港的大局下,往後的組織工作形態,以至政黨的存在價值,如果回應不了這挑戰,恐怕最後會被時代淘汰。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