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特朗普、共和黨大金主與金沙賭場:澳門成為中美博弈透氣口?(沈旭暉)
  • 2020-08-19    

 

日前談過,美國忽然解除對澳門匯業銀行的15年制裁,對銀行本身而言,從始可以恢復使用美元,自然非常重要;對被制裁中的香港而言,也充滿「參考」價值。但其實這件事情的背景,可能涉及更宏大的國際博弈,雖然這些博弈內容遠離一般人,卻可能比檯面上的官話更影響我們。

以下是通過幾件巧合地同時出現的事情,推敲的一個宏觀格局。

首先,為什麼美國制裁了匯業銀行15年,忽然會無條件解凍?這怎麼說,都是美國的讓步,而且是急速的、不拖泥帶水的讓步,如此unconditional,十分不尋常。制裁涉及北韓洗黑錢,而美朝關係此刻並沒有突變的誘因;制裁屬於美國對中國無視「美式國際規則」的警告,而中美關係此刻甚差,美國幾乎全方位開火,本來沒有獨獨在澳門示好的理由。

但在澳門,卻一直進行著一場中美博弈,就是針對賭牌續期的博弈。

澳門2002年開放賭牌,為期20年,2022年全部到期,要談續牌。對澳門而言,政府的存在感不強,反而賭場影響所有人的生活命脈,才是真正的「治權」所在。官文上,澳門開放賭牌是打破壟斷、增加稅收、吸引國際遊客的「進步」行為,實質上,卻是中美關係的互相妥協。



當時是共和黨的喬治布殊政府掌權,本來對中國並不友好,但出現了9/11,卻令中國得到意外的戰略機遇期,美國的焦點轉到了中東,中國自然樂觀其成,並要設法穩住共和黨主流派。結果,澳門六個賭牌當中,1/3就給了美國(金沙、永利),兩者都是共和黨金主,明顯是中方和共和黨無數不神聖同盟/「命運共同體」的默契之一:中國放水給共和黨金主,讓他們深化與共和黨主流派的「友誼」,換取美國政府全力支持中國特區發展、也支持中國融入美國主導的全球化體系。當時的香港特首董建華,和美國、特別是共和黨也是關係密切,同樣屬於這個戰略體系之中。到了董建華下台、卻成為國家領導人,依然負責「協調」中美關係,就是有這樣的淵源在。

特朗普雖然也是共和黨人,但與共和黨主流派勢成水火,與布殊家族更是關係甚差,老布殊在上屆大選暗示不投特朗普一票,小布殊內閣不少要員(例如國務卿鮑威爾)甚至公然叛投到民主黨的希拉里陣營。中國利用澳門賭場,建立了多年的這個關係網,開始出現裂痕。而當中美關係急速惡化,澳門賭場金主對特朗普的影響力,又不如當年對共和黨主流派,中方自然要重新思考澳門賭牌這個槓桿,有沒有更好的投資對象,例如其他國家的財閥,美國民主黨金主,又或特朗普自己派系的共和黨人。

去年特朗普遲遲不欲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外交界流傳原因之一,就是中方背後以澳門賭牌講數,令特朗普始終投鼠忌器。最終,他還是在國會壓力下不得不就範,但此舉已經開罪了不少共和黨金主,後續陸續有來。

一個Adelson,身家等於十個特朗普

話說喬治布殊任滿後,掌權的變成民主黨的奧巴馬,中國通過澳門賭牌對美國政府的leverage少了,眼白白看著這批美國人得到了「中國的暴利」,未免開始覺得失算。逐漸地,中國對金沙、永利的共和黨金主,也顯示了更多的不信任。須知賭場對一般賭客而言,只是一個「發財場所」,但在國際關係,有其獨特政治經濟角色,不但是非常有用的「白手套」、「地下錢莊」,供各方從事不見天日的洗錢行為,與及不能見光的政經密謀,同時也是地緣政治利益輸送的戰略據點。例如北韓以澳門賭場為「地下經濟部」,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鄰近地區新加坡開設賭場、美屬塞班島又開設賭場,都有複雜的地緣政治計算,有機會再談。

2010年,英國《衛報》忽然得到一份金沙集團的內部文件,透露中方一直懷疑澳門的金沙賭場是美國CIA基地。不少中國官員在澳門賭輸後,都被金沙掌握了黑材料,而他們為何偏偏到金沙、再不慎輸巨款,據說也是美方刻意設局。這類事情自然不會少,假如中美關係和諧,自然一切按下不表;但關係惡劣時,就到了算總帳之時。

投資金沙的集團是「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雖然旗艦位於美國,但自從進軍澳門後,就發現中國才是真正的金蛋。目前集團收入超過六成來自澳門,集團大老闆投資澳門後,身家估計升了十多倍。在澳門,這個集團除了營運金沙、威尼斯人、巴黎人等「拉斯維加斯式娛樂賭場」,也投資了不少物業,已經和澳門政經體系水乳交融;而新加坡的Marina Bay連同賭場,也是這個集團的亞洲產品。對集團而言,2022年在澳門續約,自然是重中之重的任務,而最能協助講數的,自然非美國政府莫屬。

那澳門金沙賭場的賭客,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有沒有bargaining power?其實是有的。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大老闆名叫Sheldon Adelson,今年已經87歲,是一位白手興家的猶太人,雙親來自東歐,可算是美國夢代言人之一。他對政治有很深的興趣,是共和黨的頭號金主之一,卻與同屬頂級美國猶太富豪、同樣來自東歐血統、但傾向民主黨的索羅斯,屬於立場南轅北轍的世仇。當然,也可以算是猶太人先天hedging的默契和本能而已。

Adelson身家估計超過310億美元,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長期位於全球頭20位;特朗普雖然也酷愛炫富,但身家和Adelson相比,不夠其1/10,「只有」30億美元。在2016年美國大選,Adelson眼光獨到,all in 投資在特朗普身上,一炮過捐了2500萬美元(另一說是1億美元),刷新了美國紀錄。這還不算他以其他迂迴身份對特朗普本人、共和黨不同基金、共和黨不同候選人的捐獻,可以說「整個共和黨,沒有人沒有直接或間接收過他的錢」。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何況特朗普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愛。要是你是Adelson,投資到特朗普身上,會希望得到甚麼回報?

香港已崩壞,但為什麼《澳門關係法》不被取消?

在這關鍵時刻,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

就在今年8月,也就是不久前,美國政壇傳出震撼內幕消息,說特朗普把Adelson這位共和黨特大金主得罪了。據說是特朗普致電向金主「匯報業績」時,二人討論武漢肺炎等政府處理時意見不合,特朗普一時衝動,埋怨對方對他的財務支持不夠,令談話不歡而散。據說本來Adelson已打算捐出2億美元,協助特朗普今屆競選,但「電話門」發生後,可能改變主意云云。

假如傳聞屬實,這對本來就處於下風、更多富豪開始觀望轉軚的特朗普陣營,自然是嚴重噩耗。何況Adelson在富豪圈、猶太圈有指標性效應,甚至足以左右候選人人選,共和黨內據說正努力為特朗普補鑊。但想深一層,其實這類老狐狸,為了一通電話鬧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特朗普對Adelson的最大價值,自然是協助其續領澳門賭牌。假如不在這關頭施壓,就不是猶太人了。

上述消息傳出後,這邊廂,接連出現幾個訊號:匯業銀行忽然被美國撤銷制裁;中國宣佈疫情「放緩」,恢復自由行到澳門(也就是默許中國官員和富豪繼續到澳門洗錢);還有最重要的是,美國對香港雖然已宣告「死刑」、「go to hell」,而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其實是「駐港澳總領事館」,兼營澳門那一邊,但美國卻從未宣告終止澳門的特殊地位。這就和把「港澳」綑綁的台灣當局,有可能一併取消港澳現有待遇,有了明顯差別。

假如香港日後在美國眼中「正常化」(也就是去特殊化),但澳門依然「特殊」,這樣的姿態,就太明顯了。

畢竟美國對待澳門有另一條法案(《澳門關係法》),和《香港關係法》理論上並沒有從屬關係。假如在未來一段時間,《澳門關係法》原封不動,美方在其他地方也讓了步(例如匯業銀行),中方也釋出了善意(例如放出自由行到金沙),可以合理懷疑,也許中方和特朗普在澳門問題上,已經達成了基本默契,金沙的賭牌2022年或可以繼續,換取美國保留澳門作為一個透氣口,與香港作差別待遇。

假如當選的是拜登,雙方會否推倒重來,尚未可知,但這類默契要是到了總統層面,「江湖規矩」,正常是不會推翻的。



畢竟美國對待澳門有另一條法案(《澳門關係法》),和《香港關係法》理論上並沒有從屬關係。假如在未來一段時間,《澳門關係法》原封不動,美方在其他地方也讓了步(例如匯業銀行),中方也釋出了善意(例如放出自由行到金沙),可以合理懷疑,也許中方和特朗普在澳門問題上,已經達成了基本默契,金沙的賭牌2022年或可以繼續,換取美國保留澳門作為一個透氣口,與香港作差別待遇。



假如當選的是拜登,雙方會否推倒重來,尚未可知,但這類默契要是到了總統層面,「江湖規矩」,正常是不會推翻的。

以上推論看似迂迴,其實卻暗合未來國際關係。我們說過很多次,香港的功能是獨一無二的,就是香港被毀滅,中國、美國、世界各方勢力,在東亞地區,都依然需要「香港」。只是「香港」可以被遷移到其他地方,「香港人」也可以結合其他人,用其他方式管理這部機器。這才是真正的範式轉移,我們是否喜歡,也必須理解。

香港本來左右逢源百多年,但一年內慘被煎皮拆骨,未來能否還魂,尚未可知。但在未來這幾年,恐怕原有的功能,會被多個地方平分:澳門、台灣、深圳、新加坡,也許還有倫敦、上海....... 最後,當然還有「新香港」,只是價值剩下多少,就是另一回事。這裏面的分工,日後再詳談。澳門適逢其會,也是天時地利的幸運兒,就像二戰期間,整個東亞就只有葡屬澳門沒有淪陷,港人逃難往東就是到澳門、或往西到法屬廣州灣。



歷史,總會以某個方式重複出現。



但願香港也有重生的一天。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