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中國為何被列強封殺(黎智英)
  • 2020-08-17    

 


聽到平時黑口黑面凶神惡煞的外長王毅變得和氣了。「我們隨時可以與美國重啟各層級,各領域的對話機制,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上來談」;「拒絕脫鈎,保持合作:放棄零和,共擔責任。」這是多誠懇,感人肺腑之言。但是,太遲了。冷戰已開始,現在中共不想打這場仗也不行了。對中共這是前所未有的衝擊,習帝到底是否撐得住,帶中國人民走回老毛各取所需的「共產主義天堂」,還是戰狼式衝擊西方勢力失敗,欲退縮回頭卻已是百年身;習王朝未成形已先衰老了。

看到習大大在玉米旁悠然自得的照片,我心一慄,嘩!今日中國大水災,列強封殺,國難當前,還有閒情去看農作物生產情況?你不是應該摺起衫袖,日理萬機才對嗎?危機四伏,到底這個隨心所欲的形象是要營造給誰看的?權鬥白熱化的傳說可能是真的呢。

沒有誠信的地方是沒有忠誠的。人與人之間沒有互信;大家永遠半信半疑,跟紅頂白是求生的唯一本領。在帝王制度下,定於一尊,有的只是皇上的指示,沒有共同目標;一尊定下目標,所有人跟從執行。這樣的政權能維持下去,唯一方法是靠利益分贓。平衡各方勢力,權力集中於一尊身上。官員只執行指令,不主導權力;一尊可以主導利益分配,利用權力擠出民脂民膏,再利用這些資源鞏固財源和權力。

一個黨多個派別,不同派別互相爭鬥平衡權力分配,團結在一個共同目標——為黨為國做事。當權力鬥爭走入了死胡同,為黨、為國做事的目標能成為解圍的道德力量。這力量能做出不少好事。譬如中國過去40年的經濟發展奇蹟。我說「好事」其實有點矛盾。你拿走了我的自由,然後交回些少給我;我做出了奇蹟,卻倒轉頭來要向你感激不盡?有點滑稽,是不是?但那是另一個話題了。

過去的各派別權力鬥爭,是黨內的破壞力量也是創造力量。權力不斷新陳代謝,令黨內各個派系維持活力。今日看見習宮廷內的官員精神恍惚,無不垂頭喪氣,就知道習朝……

過去中共黨內多派別,是利用權力鬥爭分權共治。現在定於一尊,權力集中分配,不再是透過鬥爭平衡。管治架構變了,只有習一尊派系的人才有實權。利益因而也掌握在習派的手裏;資源越多權力越大,權鬥也越兇狠。以前各派的權力靠鬥爭達至平衡、利用權鬥分贓。現在是一人話事不得妄議中央。確是沒有了派系權力鬥爭,然而沒有了平衡習大大的權力,也沒有了過去各派共治給予專制權力的制衡;要維穩便得盡量不讓事情變得太離譜。習大大把中國搞到今天的困境,是因為沒有了派系的制衡;習帝一言九鼎,即使犯了大錯也沒有人敢妄議,因此大膽冒進,闖出今日的大禍。

太平盛世時可以君臨天下,落難時四面楚歌,強人外強中乾都幾撚慘。如果這就是習大大現時的光景,你相信嗎?如果這樣說不違反國安法,我信。

多派權力鬥爭分贓平衡,相互制衡也保證不會太冒進妄為。如果集體領導,今天是否會有「一帶一路」?還會在南中國海建軍事基地?或是大力推動華為5G,鼓勵竊取科技或以金錢收買美歐人才轉移科技到中國,還會有今日的中美衝突嗎?

集團式專制起碼有派系發揮制衡作用,制止太冒進的行為。現在定於一尊,甚麼雄圖偉略冒進的事業,習大大覺得偉大就去做。造成今日中美關係的局面。若有派系權力平衡,外交不致冒進妄為getting out of bound。搞到今日與美國為首的各國關係這麼糟糕,簡直離晒大譜,是誰之過?還要將他當神拜!天佑吾民也。

一個派別坐大、獨攬大權、定於一尊的極權架構,沒有了「為黨為國做事」的道德高地,誠信和忠誠就無意思了。不是為黨為國都是為自己,有甚麼忠誠可言?失去共同目標的道德力量,剩下的只是各人的私利。因此習朝廷獨裁管治架構,純粹是以利益分贓維繫運作;涉及派系官員和地方的打拼,是非常複雜的分贓架構。

從這裏可以看到習大大做事冒進的作風。是的,打貪腐贏了一場漂亮的勝仗,令你自覺天降大任於斯人,繼而戰狼起來。但是,你回歸老毛定於一尊的權力架構還未過渡成形,就像車的機件還未齊全就開快車,出去君臨天下撩是鬥非,搞到今日面臨西方陣營封殺,蓬頭垢面,危機四伏。就是因為你的雄才偉略,做了皇帝還不夠要做宇宙真主,要領導「人類生命共同體」,以致闖出禍來。你要不是冒進,中國怎會被列強封殺?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