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斥謊話連篇】警長敲詐學警50萬案 揭開警校黑幕
  • 2020-08-16    

 

失控指罵、對抗爭者施暴、講大話包庇,警察不守紀律、唯我獨尊的態度,在過去社會抗爭中屢見不鮮。香港警察在市民心目中地位,已經跌至新低。香港民意研究計劃早前公佈民望數字,警隊只獲36.8分,不但在紀律部隊中包尾,更低過駐港解放軍。當中有44%更給予警隊0分。

如何成為一個好警察,由進入學堂第一天,就要記住長官的教誨。不過,一宗警官貪圖小便宜的案件,連環揭發警校很多不為人知的黑幕。原來學警出更之前,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壞咗的警察」。

警察學院操練及槍械訓練組教官歐智威(Peter),今年49歲,被揭發在2012年以不同的理由多次敲詐30名學生,27週的訓練中騙取50萬元,當中學警包括馬寶權、翁子材、徐小宏、袁超等。而他被同事爆大鑊的同時,他亦揭發其他警官會為學警提供舊試題連答案予學警「操卷」,有學警甚至偽造財政紀錄希望蒙混過關。一單刑事案,揭露出警察學院風氣敗壞的一面。

裁判官鄭紀航在判詞中批評,歐智威在警械下的警方錄影會面中謊話連篇,與辯方在審訊時指出的案情不符,不接納辯方說法。然而出庭頂證的學警,部分雖獲免予起訴書,惟學警間口供有出入,未有如實作供,法庭難以接納。最終歐智威被判罪名不成立。

統領學警出更的,包括2014至2019年出任警校校長的劉賜蕙,如今她已步步高陞,極速上任副處長(國家安全),亦為港區國安委成員之一,擔任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的負責人。

涉事警長歐智威。

警察學院高峰期一年開四次班,每期招募約210名學警,每班30人,訓練為期27週。每班分正、副班主任,班主任為警署警長,負責教授法例、警例及實習試等,而副班主任為警長,負責步操訓練、紀律、食宿管理及班務等。由警員做起的歐智威,加入警隊當差32年,曾經駐守軍裝、機動部隊及刑事偵緝部,在2004年9月升為警長,並於2009年2月起駐守警察學院任教官,及後成為「線頭」沙展,即是最有經驗的副班主任,月薪為36,205元。一直相安無事,直至2012年,卻被「白警」踢爆他的惡行,被廉政公署起訴。
時任主任教官李美鸞(蘋果日報圖片)
時任班主任江利東(蘋果日報圖片)

罪狀一:加收班會費 18萬袋袋平安

2012年12月,一次簡介會後,歐以副班主任身份向學警介紹校園並分配床位,在學警宿舍房向警員指,可以接收上一班餘下的器材,包括電腦、相機、熨斗等,每學警需付6000元承接費,並指:「當有下一班學警接收,錢就會退回。」30位學員當時未有反對,於是連同4000元班會費、合共10,000元,交予兩位財政長,財政長將當中現金18萬元「承接費」交予歐智威。

直至學期尾,歐智威指自己將調離警察學院,故不會再有新學警承接物品,並建議學警將班上的物資拍賣,當時有學警以接近10,000元將電腦買下,惟有份作供的學警指,最終並無收到6,000元的退款亦沒有收到拍賣後的餘額。控方踢爆,原來上一批物資是無中生有,歐智威於2012年初曾因傷休養而無擔任教官,故不可能有上一班學警遺下的物資。而主任教官李美鸞指出,學院一向有為學警提供熨斗及電腦等物資,從無需要「承接」。

罪狀二:班會費混亂

學警每月需支付日常開支約2,500元,包括膳食、洗衣及擦鞋費等,由學院集中處理,學員亦不需要每日洗衫、擦鞋,對比以往刻苦已更輕鬆。開支為恆常性,由財政長收集再交予相關部門,而且需按學院指引填寫財務紀錄,上交班主任。

但據知教官比以往寬鬆,容許學警買零食、飲品,甚至可以嗌外賣做宵夜,甚至有人曾見以教官名義訂購日常用品,由超市直送學堂。為避開班主任檢查,除恆常開支,其他使費不保留單據及紀錄,實報實銷。當時班會費每月3,000元至3,500元,甚至在學期尾曾多繳一個月費用。曾有「告密信」投訴歐智威濫收班會費,故班主任曾要求學警呈交詳細財政報告,但歐sir教路:「如果學院問起,就話你們留堂食飯食得比較貴。」又教財政偽造文書,「某啲數目寫大啲」,例如誇大外賣費、廁紙貴,企圖造數過關。當時財政長指,歐智威曾拿出一堆手寫單,協助他們「揼番」紀錄再呈交。財政長馬寶權在庭上承認,詳細的支出紀錄與實際數目有出入。

2017年4月,歐智威在警誡下接受警方會面紀錄,曾被問及班會費一事。歐指班會費一直都是2,500元,未有提及超支一事。當時他直言班中財務不是由副班主任負責,「唔關我事,班主任做,我無理」,而且不知悉有財務表。然而跟據常規(standing order),財政長需保留開支及收入的單據並完全紀錄,以交班主任或副班主任檢查及監督。

罪狀三:幫學警買電腦 騙十萬

受訓期間,除非得校方批准,否則學警不准帶私人電腦入宿。不過有學警為了放學時「打機」,竟接受歐智威的「offer」。歐指學警需要做功課,若有電腦會更方便,並指自己認識「聯想電腦亞太區高層」,可以「好平」買電腦,每部售約1.2萬元,一班有16、17名學警購買,涉及19萬多元。但他從無提供收據或保用證,只指如電腦有問題,可找他處理。如警校有人問及或發現電腦,就說「歐sir批准」。受訓期間,校方曾突擊檢查,以檢查學警有否違規,歐智威於是指派幾位同學將電腦搬至教員室附近無人用的課堂中。

事實上,歐智威並非向聯想(Lenovo)高層買電腦,而是在普通的電腦公司以顧客身份購買,並著他用低價買零件以升級電腦儲存量,總值9萬9千8百元,換句話說歐智威食差價從中獲利接近10萬元,而且助學警避過「大檢」。

罪狀四:買腳架整紀念冊 涉逾十萬元

歐智威亦常巧立名目以騙取學警金錢,曾提出為學警製作紀念冊,又指會租用專業設備,向學警收取60,000元,並指「會向財政拿取。」學警指歐在學院地下某課室設置簡單的背景及燈組,但冇邀請全體學員去拍照。結業至今,學警從無收過被告聲稱製作的紀念冊。

學期初,歐以加強步操訓練為由,要求學警購買價值3000元的相機和40,000元腳架,拍下加操情況讓他觀看和糾正,但至畢業都無看過步操片段。而歐聲稱會與學警合資買腳架,學警可向他借用該枝4萬元的腳架,惟後來歐指腳架不見了,懷疑為學警偷去,但「唔想搞大件事」,要求學生賠償他2萬元了事。另外,每班均有一部共用電腦,學期中歐突然指電腦發生故障,重要資料消失,起初他指「很難整」要送往新加坡才可修復資料,維修費共花費四萬至五萬元,後來又指無法維修,於是游說學生以一萬元添置新電腦。

罪狀五:代買感冒藥 涉資三萬元

在學期中,學警患傷風感冒及肚瀉,學院指引中指明學警可外出求醫,但被告就指訓練時間寶貴「唔好浪費時間出去」,而他可以代為購買「很厲害」藥物。但藥物無標籤、廠名或藥名亦無單據,只是以人手寫上止屙、止肚痛、感冒等,每次他向財政索取7、8千元,共三、四次,涉及3萬多元。後來,被班主任發現,要求他分回藥錢給學生,每位學生獲800元,但及後即時有學警幫口:「歐sir今次都蝕好多,如果有食過藥的,就夾返俾佢。」班上隨即有大半學警將錢交回給歐智威。

罪狀六:每人索$1000 代買冒牌貨贈學警

2013年6月學警結業,歐智威曾要求學警送耳筒作謝師禮物,向學警說:「你們會送俾我可?」並不客氣地將指定款式交托給其中一位同學,後來又指自己已買耳筒,改為代他支付1萬元Photoshop軟件費代替。

歐智威藉詞代為購買禮物給每位有貢獻的學警,向每名學警索價1000元,包括600元為畢業禮物、400元為最有貢獻學警的禮物。有學警曾提意改為500元,歐智威大為不滿曾離開課室,最終大家同意就範,被告私下向該學警指:「你好等錢駛咩?唔係就唔好搞咁多嘢!」歐指禮物對他們將來工作很有用,惟學警後來發現只是一枝300元的電筒。而「最有貢獻學警」的禮物有太陽眼鏡、手提電話、模型等,學警大爆指電話為二手,太陽眼鏡是冒牌貨。

罪狀七:粗口指責 恐嚇革職

歐智威在警校有恃無恐,學院內有一份「培訓人員守則」,訂明「不得羞辱學員或令其尊嚴受損」。不過,粗口爛仔文化在警校已習以為常,有學警指,各教官常以粗口指責他們,當中歐智威的「三不」金句:「求x其、斷x估、唔x做」。開學初期,有學警被班主任江利東罰抄,由於數量太多,有學警主動向江利東求情不果,反被副班主任歐智威辱罵「以下犯上」,未經他而找上級為「僭越」行為,故罰班長「做多一星期」,更私下舉行「最不受歡迎警員選舉」,令班長當選,更直言可以令班長「畢唔到業」。歐智威揚言與環頭高層稔熟,即使他們順利畢業,工作亦「唔好過」,曾揚言:「去到天腳底,我都可以追殺你。」故很多學警都不敢反對「得罪」他。

天網恢恢疏不漏,警長歐智威被控兩項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物、一項公職人員接受利益及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不過,雖有數名學警出庭力證,惟供詞有所出入。裁判官指,承接費及紀念冊費用數目不菲。若學警真心相信而付款,冇理由在班主任要求的詳細財政報告從未提及,亦沒有解釋為何要隱瞞。裁判官直言,學警特別是財政長馬寶權及翁子材。他們有「免予起訴書」,惟仍未有在庭上將全部事實的真相告知法庭。因各有各版本,莫衷一是,裁判官難以確信所有學警。
記者翻查校刊資料發現,涉事的警長於PolyU SPEED修畢警政及公共秩序文學士。(PolyU SPEED 15刊物)

派Pastpaper背答案 求合格畢業

有教官爆料直言,學院教官為一份「荀工」,因不用日曬雨淋,朝九晚五。有警員或督察「整靚學歷」去做教官,選擇讀快靚正的公開大學課程。事實上,警員出身的歐智威亦修畢Polyu SPEED的警政及公共秩序文學士。

警長橫行霸道,學警亦助紂為虐,曾任財政長的學警透露,一心只想順利畢業,不想將來工作受影響,故一直就範。因為他們絕大部分都是讀書不成的「毅進」學生﹐現在入到警校成為學警,人工起薪點已達25,380元,頂薪40,610元。而且成功修畢學警訓練,可獲「學警警務專業文憑」,相等於副學士或高級文憑學歷。有前警校警官向本刊透露,警校為「湊夠數」,揀無可揀下以「毅進仔」為多。以2019至20年度為例,持毅進文憑多達282人,佔整體近四成五。由於學警質素參差,故有人「放水」,以提升合格率。有任教警例的教官會要求學警在考試時背題目及答案,在考試後背誦出來,製成Pastpaper。而警例考試選擇題,更容易出貓。個多月前,有7名學警因集體出貓而斷正,不但未有被革走,更疑因招聘難,教官只作口頭訓斥。

歐智威曾在學員手中發現一疊警例連答案的考試題目,質疑學生獲得的途徑,亦認為「咁樣背書,考試會唔識」,曾向負責考警例的班主任江利東投訴。江利東不但冇正視更反指他「收𡃁」兼冇妥善管理班務,二人曾交惡。辯方曾將試題呈堂,不過作供的學警及班主任一致否認。
裁判官指,財政長馬寶權沒有坦白直接把真相徹底告知法庭。

劉賜蕙曾任學院院長

警察學院前身為訓練學校(PTS),聲稱重組訓練部,以專業化警察訓練,因而升格為學院。而剛亦被欽點為特設的警務處副處長,專理國家安全事宜的劉賜蕙,曾經於2014至2019期間擔任為警察學院院長。

今年五十四歲的她,為警隊重點培育人才,有望問鼎下屆處長之位,成為首位「一姐」。她持有警政學學士學位、法律學士學位和公共行政碩士學位,警隊又指她曾修讀包括哈佛大學、北京大學、澳洲警察管理學院和國家行政學院等課程,學歷背景豐厚,自然出任警察學院院長一職,負責監督為三萬多名警務人員提供的所有培訓課程。而警隊在過去一年執法的表現,完全體現學院文化,即粗卑無禮,體能至上。

有曾經入過學院受訓的學員指,因為自己體型一直不達標,體能訓練表現遜於其他學員,就算已經臨近畢業,都被負責訓練的警長牽頭為難,用粗口責罵,逼使他自己退出訓練離校。他指為了以後能夠再投考,自己寫信比由校方「革走」好,也不會得失長官。又有中途退出的前學員指,自己持有學士學位,雖然上堂筆試考第一,但體能因為不及「毅進仔」,而被長官「睇唔起」,經常要留堂沒法休息,最後受不了要離開。2018至2019年度,在警校接受基礎訓練的人員數字總共有2017人,而未能完成訓練的人數則有140人。

汰弱留強的學堂生活,理應為警隊帶來精英,但由於願意加入警察的人愈來愈少,警隊招攬新血一直困難,有警校職員指以免人員流失,招生得過且過,就算體型欠奉,學歷低,一樣「有殺錯,無放過」。

----------------------------

【第四季砌出一個增長15%的「組合」】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譚朗蔚Stevan x 黃偉豪Ravi | 立即了解更多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