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漢肺炎】全民檢測效用成疑 許樹昌:應針對性檢測高危人士和地區
  • 2020-08-13    

 

政府宣布即將推行自願性「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當局預計有500萬人參與檢測。 事實上,自從第三波疫情爆發以來,開始出現推行全民檢測以排除社區感染的說法,到底全民檢疫有何效用?可行性又有多高?

內地嚴封小區 港執行困難

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兼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系主任許樹昌教授解釋:「如果在一個大城市突然出現疫症大爆發,進行全民檢測,便可以有效盡快控制疫情。檢測呈陽性病人,不論有否病徵也會送院隔離。如果做到這個措施,配合居家令,加上能夠大量檢測,又能快速完成檢測,便可以短時間內找出帶病毒人士。而帶病毒人士也有緊密接觸者,那些人亦需要進行檢疫。如果可以實行這個措施,便可以短時間內將疫情控制。」

不過,許樹昌教授坦言,本港在執行上有難度。「內地很容易實行,因為已劃分小區,亦有足夠工作人員上門收集樣本,還有政府人員每星期兩次,幫忙購買日用品直送上門。舉例在湖北和武漢,數月前出現大型爆發,五月時北京亦同樣大爆發,內地即時實施居家令,民眾不可以離開住所,而實施時間便可以因應規模大小,內地可以做到一千萬人口,停止活動五至七天,亦有足夠工作人員上門收集樣本。」

相反,香港在資源和人手上也難以配合。「香港人口達七百五十萬人,即使內地願意支援進行檢測分析,政府是否有辦法在五至七天內,收集七百五十萬人樣本?此外,如果沒有居家令配合,仍然容許市民上班、茶聚、外出午餐,或是到超市購物,只要在社區活動,便已經將病毒四散,要真正服從居家令,否則便無法達到效果。加上香港住宅比較密集,層數又多,如果真的要替這麼多人提供日用品支援,也有一定難度。」

針對高危地區和人士檢測更有效

全民檢測有難度,許教授認為可退而求其次,定立目標群組,針對性地進行檢測。「以香港而言,可以集中有目標地進行測試,例如分開高危群組,以職業區分。例如的士司機屬於高危人士,還有安老院舍職員、酒樓從業員、物業管理人員,還可以加入小巴司機、巴士司機、零售業、超級市場收銀員等等,這些同樣屬於高危人士。所以如果有目標去進行,首先可行性比較高,而且市民會比較接受。除了區分職業,還可以分區,例如慈雲山屬於重災區,便可透過全區檢測,希望在短時間內找出答案,找出帶病毒者。但如果時間一拖長,加上市民可以繼續上班,便根本無法達成目標。」

至於高危群組檢測,早前當局已界定四個群組,包括安老院舍、食肆、物業管理員工、的士司機四類高風險群組,免費為他們進行檢測。許教授透露:「計劃中這四個高危群組約四十萬人進行檢測,但始終速度不算快,加上屬於自願形式,其實自願形式亦充滿問題,因為沒檢疫人士可能已經帶有病毒但不知道,仍然繼續上班。所以香港如果要參考內地做法,便真的要跟足內地條件,實施居家令、市民服從性高,政府亦能夠提供支援。」

咽喉拭子vs深喉唾液

早前中央應政府請求,派遣內地專家協助興建方艙醫院及全民檢測,內地專家甫到埗便狠批本港採用深喉唾液作為檢測樣本「太粗糙」,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醫生回應根據本地及外國研究,均證明檢驗深喉唾液樣本的敏感度及準確度不遜於檢驗呼吸道樣本的效果,故中心會沿用以深喉唾液作為檢測樣本。誰知翌日政府就宣佈改以咽喉拭子取樣,並率先向慈雲山一帶居民派發咽喉拭子採樣套裝,以作病毒檢測。許教授指出:「其實有很多方法抽取樣本,在醫院可以從鼻咽抽取組織,亦可在喉嚨抽取。為方便留樣本,不需要醫護人員穿着高規格裝備到場,則會留深喉唾液作樣本,如果做得好,敏感度亦很高。」許教授認為,市民自行用咽喉拭子採樣或影響樣本質素,降低檢測準確度。

撰文:葉凱欣

攝影:廖健昌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