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堆填區獨白】特朗普的挨打選情(楊懷康)
  • 2020-08-11    

 


特朗普勒令字節跳動賣TikTok,聲言聯邦政府將抽佣。地產佬出身,特朗普拿這宗買賣作出租物業,政府幫業主搵到好客,收取「鞋金」(key money),應該吖。可是政府當地產經紀,則不難害得張曉明副主任要用港式廣東話嗌多次:「有冇搞錯!關你咩事?」

《華爾街日報》評TikTok買賣,讀者踴躍回應,共識是:擱下應否強迫賣TikTok不說,政府收「鞋金」之議,跟資本主義私有產權精神相悖。眾多讀者中,有一位如是說:「2016年大選我支持特朗普。我不認同聯邦政府有權收佣金,即便如此,今年還是會投票給他。」雖非盲忠鐵粉,這位讀者所言對特朗普的選情不無啟示。

眾所周知,武漢病毒打沉美國經濟,GDP大跌、失業率飈升至雙位數字,加上警察跪斃黑人觸發全國暴動,民調差不多一致顯示特朗普陷入挨打,支持度落後於民主黨的拜登;不是落後四、五個百分點,而是落後一、兩成。民調若是作得準,無須等選舉,特朗普應吩咐其夫人及早執定包袱遷出白宮。

上一趟大選卻告訴大家,民調不可靠,哪怕是投票結果也做不得準。以得票多少論輸贏,希拉莉理應當選——全國累計,她得票比特朗普多近300萬。得票多而沒有住進白宮,皆因總統選舉另有遊戲規則,是以所謂選舉人票而非得票多寡定勝負。特朗普贏得306張選舉人票比希拉莉的232張多好幾個馬位。票多而落敗,希拉莉沒有告上法庭,要求翻案,皆因自從立國即是這套遊戲規則。這到底是哪家子的民主?

有名得你叫,美國是由五十個州自願組成的「合眾國」;不論人口多寡、面積大小,在憲法面前每個州都咁高咁大,各有兩張選舉人票。國會的參議院由是有50X2,共100名參議員。此外,每個州又再按人口比例分配選舉人票,大概每70萬人一張。加州的人口最多,近4千萬;捨坐底的兩票之外尚有53票,合共55票。五十個州中,懷俄明州的人口最少,不到60萬;雖未夠70萬,依然獲配一張,即合共3張選舉人票——坐底兩張另按人口比例加多一張。此外尚有4個州同樣只得3張選舉人票,包括拜登的家鄉、人口不到一百萬的特拉華州。國會的眾議院按每個州的人口比例選出435名眾議員。故此選舉人票的總和是535,即是100名參議員加435名眾議員。

顯而易見,無論是劃分國會為參、眾兩院或按人口比例分配選舉人票,美國的憲制設計旨在中央與地方之間取個平衡,力求避免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遊戲規則導致分崩離析:人多蝦人少,固然令人少州分萌發異心;中間搖擺州分左右逢源,從中取利,同樣刺激大州分走自己的陽關路。為了凝聚向心力,絕大部分法案雖是由衆議院起草,還須彰顯地方權力的參議院首肯;而總統任命內閣成員乃至聯邦法官亦須參議院確認;總的而言,地方有權制約中央免為魚肉。

賦權地方的憲制讓兩黨爭持激烈的所謂搖擺州分有四兩撥千斤的威力,從而主宰總統選舉大局。當中地處中西部的俄亥俄、密芝根、賓夕凡尼亞等州最為要緊。2016年選舉,希拉莉一心以為鴻鵠將至,認輸演辭也費事寫;可是賓西凡尼亞州一有結果,即使知道大勢已去,卻無言以對選民,須待到翌日才按傳統致認輸演辭。

分析家們吸收教訓,這一回聚焦搖擺州分的民意取向。《經濟學人》按此炮製模式,推斷如若今天舉行大選,拜登超過九成機會勝出。然而教訓又不止於突出搖擺州分的關鍵作用,且顯示民調根本就靠不住。此亦是《華爾街日報》讀者心聲足堪玩味之處。此話怎說?

大家當又記得,那趟競選特朗普的醜聞頻傳;給娼妓掩口費有之,侮辱女性的狂言錄音有之,加以多次離婚,傳統教徒尤其是女性怎能容忍這副德性?投票結果可顯示特朗普的鐵粉恰恰是這群選民,他們當中達九成以上支持他。結果出人意表,無他,教徒擁躉大都不願意當着調查員承認支持道德敗壞、滿身銅臭的特朗普。何以有此抉擇?

答案簡單不過:希拉莉。她支持墮胎,特朗普則反對;克林頓荒淫混帳,較特朗普有過之而無不及,希拉莉可姑息包容;她巴結華爾街財閥尤甚於特朗普。總的而言,那是個偽君子與真小人之取捨。希拉莉輸,因為搖擺州分的選民識穿其虛偽。三個月後選民將如何取捨?讀者心聲:特朗普縱有千般不是,烏眉瞌睡的拜登,78歲了猶迷信政府萬能,怎揀得落手?

----------------------------

【補白】隔離:從斷估到實證

《經濟學人》指威尼斯人始創檢疫隔離(quarantine)。當時雖未知病毒為何物,「立法原意」是船隻須隔離40天方准靠岸,斷估可保安全。科學家檢定武漢病毒潛伏期為14天;期間沒有發病,則顯示未受感染。與其等病發,直接測試則能確定有否病毒在身,此舉既能避免隔離之苦又可切斷隱性散播鏈,乃根絕病毒之本。

從靠估到準確無誤斷症,科學的進程目標清晰,然而知易而行難,奈何。
威尼斯始創檢疫隔離,當時對病毒所知有限,一味靠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