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移民澳洲|最難過的事】父母反應負面 預人工減半 一家三口預一定被歧視:有啲嘢唔係只用錢去衡量
  • 2020-08-11    

 

澳洲一向是香港人移民和升學的熱門國家之一,加上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上月宣布,延長港人留學生和臨時工作簽證至5年,之後可以申請永久居留,讓更多人考慮移民澳洲。

2014年的雨傘運動後,Jeff和Olivia眼見香港的社會情況走下坡,加上對本地的教育制度沒有信心,開始考慮申請移民。思前想後之際,剛好有朋友透過移民顧問公司成功申請技術移民簽證,他們本著「試一試」的心態,以Jeff作為主申請人,申請「技術獨立簽證」(189簽證)。

Jeff從事工程界,兩夫妻的簽證不足一年已獲批,但他們一直舉棋不定,未有決心離開香港。「未能衝破心理關口,每次想起仔仔好像斷六親,只剩我和先生陪他。每次有家庭聚會,我就覺得在倒數,見多幾多次就不能見面。」去年社會運動再起,移民的警鐘再次響起,「有些事你以為很遠,例如政治,但原來不是。好端端做個良好市民,可能突然都會搞到你。」他們在大半年前正式決定離開。

四大長老反應負面

移民的決定,Jeff和Olivia亦要向四大長老交代,他們坦言過程並不簡單。Olivia的父母比較傳統,一度很反對她離開:「起初他們反應很負面,想這些做什麼?都一把年紀,還年輕嗎?告訴你一系列的壞處,覺得好端端為什麼要走。」

Jeff是獨生子,得知他的決定後,父母的反應兩極,父親支持他去闖一闖,母親卻相反。作為父母,斷然不想子女離開自己,甚至是遠走到另一個國家生活,他們明白父母需要時間接受,故在申請簽證後不時向父母透露有移民的打算,「渗下渗下,睇下佢地反應」正是他們的秘訣之一。他們說用了超過半年的時間,向各自的父母證明移民的決心有多大。「現在我的父母會叫我快一點過去。時間令我的父母覺得,既然你已經決定好,算了我都不再說服你。」

Jeff年近70歲的父母仍然健康,一向亦很獨立,暫時不用他操心,不過他亦希望接父母去澳洲。他提醒,如果想幫父母搞移民一家團聚,必須通過「家庭成員均衡比例測試」,即是父母有至少過半數的子女居住在澳洲,而Jeff作為獨生子,父母將會100%依賴他,所以他相信成功率會較高。

技術評估最易失手

技術移民所需的文件眾多,除了學歷、英語能力的證明外,亦要完成技術評估(Skill Assessment ),即是由政府的職業審查機構,對申請人報稱的學歷及工作經驗作審批,這亦是Jeff首次申請時「失分」的部分。

「如果你是一個專業人士,最重要是你的工作經驗,在當地備受認可,但這件事比我想像複雜,要寫得再仔細一點。不是普通的一封推薦信,某君在某公司任職幾多年。可能要列出你的薪金、在某個項目裏負責什麼工作內容,要很仔細地寫出來。」

經歷過一次的失敗,澳洲當局指Jeff未合符資格,拒絕了他的申請,於是他決定付5位數字的價錢,找移民顧問幫忙。另外,他和太太亦拜託一位共同朋友幫手撰文,證明夫妻二人之間的感情夠深厚,他們提醒最好找一個可靠,而英文能力夠好的朋友幫忙。

189技術移民的申請程序較簡單,獲澳洲移民局邀請後,可直接申請簽證,成功申請後可自由選擇居住地。
189技術移民的申請程序較簡單,獲澳洲移民局邀請後,可直接申請簽證,成功申請後可自由選擇居住地。

上網睇樓信唔過

Jeff和Olivia預計9月初出發,目標住在South Yarra,距離墨爾本市中心不夠30分鐘的區域。然而,他們覺得網上睇樓不太可靠,因為未能視察附近的環境,所以仍未正式租屋。「因為上網睇相可以很漂亮,但現場發現差距都遠。該區環境發展得很好,但原來隔幾條街已是Council House,那裡的人可能只坐在超市外飲啤酒,他們亦會走向你那邊。沒有親身睇過就不會知道。」

現時入境澳洲要隔離14日,他們打算利用隔離的時間,尋常一個暫住的居所,之後再親自去睇樓,選擇一個長期租住的居所。初來到埗,考慮到治安問題,他們暫時都是以租住公寓(Apartment)為目標。「起碼樓下有保安員,開頭要有安全感,始終不熟悉外國,晚上的街燈又少,都會有點害怕。」

望仔仔讀公立學校 預一定有歧視

Jeff和Olivia的兒子3歲,尚有2年才達澳洲的入學年齡要求,但他們已初步了解過報讀學校的資料,暫時以公立學校為目標。不過,Olivia發現較高水準、排名較好的公立學校,都有很多華人學生。「我們不太想去很多華人的地方,因為很多華人的地方就有一樣的問題,又是面對一樣的競爭和朋輩壓力,所以現在要再和丈夫研究,有沒有什麼地方是在中間,又多一點其他種族的人,想比較多元化。」

他們指部分學校會要求,學生在所屬校網住滿2至3年,才合資格入讀該校,家長如有心水學校,記得及早查清楚。Olivia又提醒,如果父母有固定工作,其5歲前的子女可獲當地政府資助上幼兒班。不過,Olivia認為在兒子5歲前,她都會先在家陪伴小朋友。

被問到會否擔心排華的問題,Olivia直言預計他們一定會遇到被歧視的問題。「這個小朋友讀書一定會被欺負,首先他不是典型的男孩子,靜靜地坐著,最重要黏著你,手搭著你。其他男生不是這樣,一定會撞他,反而我要教他如何應對,可能不是啞忍,要講出來。」

越洋搵工難 預人工減半

他們一家三口早前去澳洲旅行時,任職物業發展項目經理的Jeff,曾經嘗試聯絡當地的公司及獵頭公司,但未能成功獲聘。「始終Overseas請人就好像隔山買牛,公司都不是太願意,十個有十個都是要你到埗後再傾。」7月中已離職的他,希望到澳洲後可以重操故業,做回老本行,但預計人工會減少一半。

Jeff直言,到澳洲後一定要很努力搵工,Olivia亦對他很有信心,「之前旅行時有上過獵頭公司,有人真的願意跟他傾,老闆亦肯見他。」丈夫待業中,Olivia就繼續兼職在網上補習,兩個人唯有靠積蓄頂住,他們形容現場是「坐食山崩」。「預計筆錢可以用多久,應該一年吧。如果真的響警號,只剩下很少錢,代表宣布移民失敗。」

面對著將來的種種未知,他們卻未有很擔憂,反而希望先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見步行步。他們覺得如果將香港的一套直接搬去澳洲,是沒有意思的。

「好端端高薪厚職,只要你不接觸某些問題,避開某些問題就無事,但是不是應該這樣呢?不應該純粹用金錢去比較。用金錢去看的話,選擇很簡單很多,不用思考一定是香港。或者當地有沒有根本用錢買不到的東西,要這樣去想,否則整個移民很難實行。」

記者:黃穎珩

拍攝:梁正平

----------------------------

【學生家長疫情面試大作戰】 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聖士提反書院附屬小學副校長盧家其 x 張寶華 x 趙麗如 | 立即了解更多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