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擊外傭劏房宿舍】600呎劏6間房塞滿14人無皇管外傭宿舍恐成傳染源頭
  • 2020-08-11    

 


由中介公司安排予外傭的宿舍,近日因為一宗印傭確診武漢肺炎的案例,而成為新聞焦點,令此無人問津之地,成為不少外傭僱主眼中的病毒溫床。上週的8月5日,衛生防護中心公佈一宗印傭確診個案,案中患者被舊僱主解僱後,直至發病的2週,期間曾住過三間宿舍:北角安寧大廈陽光女傭中心、灣仔「健樂護理中心」宿舍,銅鑼灣商業大廈「傭譽僱傭中心」宿舍。在此期間,該女傭與超過30名外傭同住,其中有不少更已抵新僱主家中工作,令不少僱主擔憂家中女傭成為疫症來源。

事後記者先後到過以上的宿舍視察,發現位於北角及灣仔兩家宿舍內均有人活動的聲音,卻無人應門。期間記者亦聽見有人咳嗽。至於銅鑼灣的傭譽僱傭中心,記者到場時並無職員或外傭在內,門外只有行李箱及鞋等私人物品。同時,其他傳媒紛紛刊出多家外傭宿舍內部的照片,當中不少環境擠迫,衛生欠佳,十多二十名女傭同居於不過數百呎的陿室,令人震驚。

中介公司管理的宿舍尚且如此,其他隱藏的「宿舍」又如何?本刊記者於屹立北角60年,將於年底清拆重建的皇都戲院大廈南、北兩座,發現兩間沒有中介公司管理的劏房外傭宿舍。該廈九成居民已遷出,而記者成功進入南座四樓一個尚未被收單位視察。走廊放置大批雜物和行李箱,600呎單位內劃出六個板間劏房,空間細小,住有14位外傭,多人共用走廊和廚廁等空間。每間房均設碌架床,其中一房有四個床位,環境擠迫。住在此處的外傭有些剛剛完約,有些因為疫情被逼滯留本港。他們在室內均無戴口罩,室內環境空氣不流通,隨時造成大規模傳播。

有借宿於此的外傭指,自己完約後因為疫情未能返回菲律賓,預計最快要十月才可成行,只好透過同鄉找到這個月租1500元的床位。她指出自己亦擔心病毒傳播,不敢外出,只好盡量保持個人衛生勤洗手。週日記者再度上門視察,發現有4至5名菲籍外傭在單位外的電梯大堂聚餐和唱歌。記者表明身份訪問,有2至3人表示自己是週日來此度假,以50元一日的價錢在此聚集遊玩。

外傭宿舍確診後首個週日,從早上到下午,中環街頭依然有大量菲傭聚集,環球商場附近人頭湧湧。在場有大量警察及勞工處人員手持1.5米膠尺,紙牌及傳單等,呼籲在場外傭保持社交距離並維持秩序,有警員以毅進英文向在場菲傭表示「你可移除」(You can remove!)。在以印傭為主的維園,亦只有少量外傭聚集。有零星外傭唱歌跳舞和聚餐,但絕大部份皆以2人為一組,群組亦有遵守限聚令,彼此之間亦有保持1.5米距離。

記者訪問在場外傭,不少外傭都表示這是她們難得一日出門的假期,整個月只放一天假的也不在少數。一位與3位姊妹一同來港打工的菲傭表示,因為2人限聚,四姊妹無法一同出外,只好分別約見。有兩年沒有回鄉的印傭表示極欲請假回家,但回到印尼後又需隔離,非常麻煩,只好作罷。

有外傭僱主擔心家中外傭假日外出時受感染,但對於不少僱主而言,這是外傭的基本權利。僱主周太太表示自己並不十分擔心工人外出染病,因為工人都不在週日,而在週六放假。如有需要時,她會花錢買下外傭的假期。僱主葉小姐則呼籲僱主設身處地:「我們出門的頻率比她還高,她可能也會怕,她的家人在印尼比我們在香港更擔心。我們自己是否可以接受,完全一個星期7天不出門呢?將心比己,其實工人姐姐也需要一些社交。」

香港亞州家務工工會聯會組織幹事Peggy表示,許多傭主因為疫情關係,或因經濟能力有問題而辭退外傭,導致不少外傭滯留在港或需另覓住所等待新僱主:「我們知道這些宿舍和庇護所最近多都爆滿,看中介公司提供的數字,人數現在大約是6000個左右。」

Peggy又指,中介公司管理的宿舍其實亦是「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沒有旅館牌照,又未必乎合大廈消防條例之類的規定:「以我們的理解,這些都是無牌的。」更重要的是,中介公司始終是牟利的:「中介其實都是為了賺錢,他不會給工人姐姐住很好的環境。正如2015年的時候也有印傭姐姐,因為住所太擠迫而要睡在露台,結果被掉落的石屎壓死。事後政府沒有作為,即使死了人情況亦沒有改善。」

採訪:文廷、艾馬

攝影:王晴、林金展、林志謙、韋平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