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死前夕康宏再爆爭奪戰】「程咬金」殺出火中取栗 曹貴子慘敗
  • 2020-08-10    

 

謎網風暴的主角康宏環球(1019)停牌超過一年半,近日正式被證監勒令除牌,站在生死邊緣,近二十年的上市地位,即將被撤銷。這間公司,一直是金融界的風眼,由曹貴子入主、到台灣富豪蔡明興及「深圳幫」佳兆業入股,打過多場爭奪戰,再捲入官非之中,刀光劍影。與它擦身而過的,都險些戰死沙場。

去年,因意外失去一隻眼晴,再被數十債主追債的冼國林,就在此時殺出。一個自命身手不凡的詠春師傅,決定入去火中取栗。他上週提出以旗下國藝娛樂(8228)股份全購即將除牌康宏,他就一毫子都不用出,尤如空手套白刃。

現時,康宏環球主要由兩派角力,包括持股來自台灣富豪蔡明興,及第二大股東佳兆業,兩者股份相約。為了做到左右逢源,冼國林找來有「股壇壞孩子」之稱的禹銘李華倫做財務顧問,一派志在必得的氣勢。

如果冼國林大勝,輸得最慘就非曹貴子莫屬。康宏這個地方,不但令他有機會身陷囹圄,估計還持有康宏4%的他,換入國藝股票後,股份將會大幅被攤薄。事實上,曹貴子涉嫌串謀詐騙案,於下週一宣判,此時的他,已動彈不得。對於與曹貴子的恩怨,冼國林接訪本刊訪問指:「其實佢不應該怪責任何人。如果有朝一日,佢可以出得返去做到生意,我恭喜佢!大家去到咁既年紀,踏實啲做野,搵返啲瞓得著既錢。」

「我是他(謎網風暴)其中一個受害者,都可以死裡逃生,畀佢害唔死,佢應該要感恩啦!」

康宏現時運作仍是謎

國藝與康宏日前發出聯合公告,前者提出發行新股,全購「康宏環球」股份。同時,為保留現金,故會以每股發行價0.185元,發行5,405.4萬股支付給禹銘,支付1,000萬財務顧問費。自誇在金融界打滾多年,除了他沒有人能將康宏與自家業務「合二為一」,發揮協同效應。

不過生意如何做好,是後話。康宏雖已停牌,但裡面的資產不少。根據康宏三年前最後一份業績報告顯示,集團有48億元資產,還有8億元現金。表面上,就是一塊肥豬肉,但背後牽涉勢力甚廣,並非個個都有資格食得落。而且康宏已近三年沒有公佈業績,究竟康宏現時的財務狀況是如何,除了董事局之外,就無人知。而冼國林自稱,他決定開展這單收購至今,仍未能看到康宏「全相」。「其實我地未睇過盤數,因為證監同聯交所未正式公佈之前,我地都唔睇得啲數。」冼國林指對現時的管理層十分有信心,管理層已做了很多改革,我信賴他們,所以我暫時不覺得要急著看數。」至於定價細則,冼國林表示不能揭露太多,但一定有標準的依據,「我們相信定價,對方也會覺得是合情合理,會接受,所以我覺得不需要太擔心。」

中港台大混雜 招來招往

康宏在九十年初成立,2010年上市,是香港最大的理財顧問公司之一。曹貴子於2013年入股後,康宏在市場上集資變得頻繁。2015年康宏透過配售股股份,引入台灣富豪富邦蔡明興,他斥資16億購入了29.98%的康宏股份,成為集團大股東。直至2017年7月,深圳幫佳兆業(1638),原來密密在市場掃康宏股份,密密增持至超過5%股權正式曝光,更光明正大以郭曉群個人名義增持增至29.91%,一躍成為第二大股東。這成為日後康宏展開首次爭奪戰的伏線。

雙方招來招往,佳兆業太子爺郭曉群,隨即提出召開股東特別大會,要求罷免曹貴子及台灣幫多名董事。富邦則找來「股壇壞孩子」李華倫為軍師,故時任董事局主席陳志宏以《保險業條例》第八條,指董事需要保監局確認為適合人選,否決郭曉群提出建議委任董事的人選。同時,因有股東質疑郭曉群的投票權,要求主席裁決,陳志宏「夾硬」直接引用公司章程第七十四條,終止任何懷疑股票的投票權。故宣佈郭曉群投票無效,並否決所有罷免董事的議案。佳兆業隨即再反擊,前高層陳佩雄密密入手康宏股份達7.26%,與郭曉群手中持股29.91%合共持有37.17%,壓倒台灣富邦。

除牌已成定局無彎轉

內鬥連連,另一方面,卻同時間遇上專門踢爆股壇財技的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外來攻擊,他抽絲剝繭踢爆「謎網50」,繼而引發一場細價股股災,康宏正是50隻不能碰的股份名單之一,此事於是引起監管當局的注意,與廉政公署一起出手打老虎,控告曹貴子等人作關連交易。經此風暴後,康宏大受影響,高層離職,內部軍心不穩。官司正在審理當中,預計下週有結果,曹貴子的命運,即將揭盅。

不過,康宏的命運,即將被證監一鎚定音。康宏自2017年自願停牌至今,一直未滿足復牌條件,據知康宏為復牌已做足多項功夫,包括就獨立董事委員會調查報告刊發公告,及向聯交所呈交富事高內部監控報告。但當中最難搞的正是要重新審核前管理層的主政期間的財務報告,康宏已委任了羅兵咸永道負責核數,不過歷時兩年,仍未解決。據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之前間公司亂到七彩,Price Waterhouse有頭有面,直情冇文件嘅,點audit啊大佬?你地簽丫!心諗點簽啊你?」 直至今年5月29日,聯交所終於發出函件,決定取消康宏環球的上市地位。但已停牌的康宏,可謂已經是死路一條。

借屍還魂 有辣有唔辣

除牌在即,冼國林此時以國藝換股方式收購康宏,對一眾股東包括台灣富邦、佳兆業及散戶來說,可以說是「借屍還魂」,有辣有唔辣。對於大股東富邦蔡明興來說,雖然毋須披露早前的審計報告,但卻會失去原本作為大股東的控制權。而對佳兆業來說,原本已經無法入局,今次收購卻可以直接剎停董事局如有任何賣資產之舉動。再加上如果日後,有機會加入董事會,扭轉原本的死局。

而小股東,則肉隨砧板上,林女士持有康宏股票十年,1元買入9萬6000股。她直斥康宏是「老千股」,在過去三年也未能復牌,坦言沒有想過自己持有的股票價值會歸零。面對國藝換股,她亦只好無奈接受:「如果有人收購當然最好,只希望攞返啲錢,幾多都要攞。」張先生以0.238買入17.4萬股,他表示錢事小,而是他覺得自己進入天仙局。「你在裏面做土匪的,沒有理由由我們承受後果。這樣令我覺得不甘心。」張先生認為現有的停牌及除牌機制,保障不了小股東。他對國藝有保留:「八字頭的創業板,他自己的公司自己也未管理好,學別人參與一方,麻煩他,我其實真心說,他自己不務正業,做什麼我也不知道,他要搞清楚自己是搞什麼生意,還參與別人!」

張先生的擔心不無道理。根據國藝往績,過往十年先後進行四次供股,2012年「一供四」,2014年先「十合一」,合併後再「一供六」,2017年以每股0.223元,較最後交易日收市價溢價約0.9%,發5億股,籌資約1.12億元;2019年以每股0.26元,與最後交易日收市價相同,發4.29億股集資1.115億元。國藝股東,日後隨時要再抬錢供股。不過,對於有人提出換股,小股東含淚接受,或者找可以捉緊最後一道「逃生門」,好過「渣都無」。

今年年初,有人在報章刊發廣告,召集一眾康宏苦主,組織成康宏維權小組,現時人數超過80人,共持有超過發行股數5%的股票。有康守高層質疑﹐「無啦啦有錢登報,有人組織,背後唔使錢咩?」是次維權小組除了爭取康宏復牌外,亦不滿證監只顧停牌和除牌,卻不持續監察公司的所作所為,也沒展開調查及要求問責;亦批評國藝與康宏黑箱作業。

曹貴子身陷囹圄

被維權小組狙擊,假如冼國林如意算盤未能打嚮,最多都是賠上作為負擔財務顧問禹銘,價值千萬的國藝股份,一毫子現金都不用出。而無論冼國林是贏是輸,最傷的,非曹貴子莫屬。

曹貴子由2013起﹐以2.3元發行康宏1,900萬股股份,配售給自己旗下的康健(3886),曹貴子此後亦不斷增持康宏。就算在2015年引入台灣富邦作為大股東,曹貴子仍持有為數不少的康宏股份,截至2017年6月底止,表面上曹貴子個人名義只持有0.2%股權,與曹貴子關係密切的君陽金融持股最後一次披露只剩下4.13%。

曹貴子失去的,不單是錢。康宏風暴在2017年爆發後,曹貴子失去蹤影近一年。蔡志明透露曹貴子與其父母及妻子曾到蔡家,跪地求他借錢,涉逾二十億元,他坦言擔心跟對方再扯上關係,遂拒絕借款,更指當時曹仍欠他約五億。其後曹貴子一度走避至澳洲,他被多單官司纏身,倘若負上刑責,其醫生牌照亦會岌岌可危,曹與妻子及四名子女早有舉家投資移民到澳洲的打算,不過澳洲當局拒絕其移民申請。最後,亦因其資產在離港期間不斷流失,同時他希望幫助「無辜涉案人士」挽回清白,才決定返港。

去年3月,曹貴子將大埔白石角天賦海灣三個單位、五個車位做按揭抵押,向財務公司貸款1億元,但因為沒有按期還款而被入稟追討連本帶利1.18億元,以及要求將抵押的物業收回。記者曾前到其報住的天賦海灣單位查詢,管理員表示曹貴子早於大半年前已遷出。曹貴子的妻子歐翠儀,去年更在大埔康樂園遭刀手伏擊斬傷。而因康宏而起的官司,亦於下週有結果。

冼國林以「朋友」忠告:「大家去到咁既年紀,踏實啲做野!」

----------------------------

【第四季砌出一個增長15%的「組合」】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譚朗蔚Stevan x 黃偉豪Ravi | 立即了解更多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