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眼聯盟紐西蘭】50元睇醫生15元配藥 帶子移民寧暫做太空人 港媽:佢氣管好咗好多
  • 2020-08-01    

 

內地強推「港版國安法」,移民的話題停不了。繼英國、加拿大和澳洲後,紐西蘭早前宣布暫停與香港的引渡協議。作為五眼聯盟之一的紐西蘭,亦是不少港人心水的移民目的地。相比英國、加拿大等移民大國,紐西蘭的移民門檻比較低,其完善的醫療系統及社會福利,亦是吸引不少人移居的主要因素。

說起紐西蘭,除了羊、草原、壯麗的大自然景色,更多人聯想到的是一個「悶」字。比香港快4小時,生活速度卻比香港慢至少一倍。今年一月正式與兒子回流紐西蘭的Tanya坦言,如果喜歡逛街購物,紐西蘭絕不是一個合適的選擇,但她和丈夫正正喜歡紐西蘭的「慢活」。

丈夫年幼時隨父母移民成為紐西蘭公民,兒子出生後順利成為公民。本來兩夫妻打算兒子升小學四年級左右,才送他到紐西蘭讀書。受社會氣氛影響,加上照顧兒子的工人姐姐辭職,Tanya在去年的西灣河開槍事件當日決定,為了兒子辭去會計經理的工作,提早回流紐西蘭。

無課本無功課 著重學生打好基礎

香港重視校網,紐西蘭同樣要按照居住地區揀選學校,如果要入讀公立學校,一般不允許跨區就讀,Tanya提醒「隔一條街可以是第二間學校」。她現時暫住在奧克蘭的親戚家,為5歲的兒子報讀家附近的公立學校,不用學費,雖然不是傳統名校,但Tanya認為質素都不錯。 「公立學校看似沒有什麼功課,看似課程很簡單,但學校要求小朋友的基礎打得好。」

紐西蘭的小朋友5歲才開始上學,同齡的兒子成為上學的「大師兄」,有時不禁投訴「為什麼他們還在寫ABC、仍在數1至100?」起初,Tanya亦覺得內容太過簡單,後來明白老師是希望學生打好基礎。「順序數1至100很容易,但如果倒轉數,就不是每個孩子都很順暢。因為要學習減數,基礎打得好,倒數數得快,減數自然計得快。」

紐西蘭的小學甚少有考試,主要以玩耍、遊戲的體驗學習,因此Tanya說上課不用買課本,只需要到指定文具商購買文具及簿。「但每天都有一本書回來,很多時是關於當地文化的傳統故事書。老師要求他們每天閱讀這本圖書,然後寫下書名、對書本的評語及感受,這就是他們的功課。」

越洋寄Email報學校 堅持仔仔學好中文

去年11月中決定移民,為了趕上紐西蘭1月開學的日子,Tanya在香港已用電郵聯絡校方報名。1月到埗後,她帶同住址證明和兒子的針卡,到學校見校長。「學校沒有面試,第一天校長說想見我們,我就很緊張,幫仔仔穿恤衫,很整潔地見校長,不用5分鐘已經出來,校長純粹幫我們登記,叫我們準時上學便可以。」Tanya又提醒,小朋友一定要打齊針才可正式入學,建議到埗報,家長可盡快帶子女補打針。

兒子本來在香港就讀國際學校,英文有一定的水平,故在紐西蘭沒有溝通上的困難,現時已與本地人打成一片。雖然人在彼邦,Tanya有感兒子對學中文較以前懶散,但她仍然堅持要小朋友學好中文及普通話。「始終我們是香港人,小朋友都要識中文。」她會在當地買中文書,以及利用中文寫字練習簿,教兒子寫中文字,希望他至少懂得寫和閱讀基本的中文。

由於紐西蘭的小學很少有考試,官方提供的School Decile分數並不是按成績及升學率而定,而是以學校附近的家庭收入高低決定,不能完全代表學校的排名或好壞。Tanya表示,雖然有「一條龍」的學校,但公立學校的教學質素很類近,故沒有刻意搬到心儀學校的地區。不過她比較重視中學的排名,認為到時會視乎丈夫的工作地點及需要,在附近地區報讀排名較高的學校,或可能會搬往中區等較多名校的地方。

慢活嘆世界 發現仔仔極有創意

在香港生活的都市人,早已習慣急促的生活節奏。「以前他放學或我們放工回來,我們跟他有親子時間,但可能要先溫習面試技巧、溫中文字、計計數先。」來到紐西蘭的一大挑戰是適應其「慢活」、「活在當下」的生活態度。Tanya指兒子適應得很好,亦因此發掘到他極具創意的一面。

兒子每天放學都會帶不同的勞作回家,可能是一張填滿顏色的紙張,或一個由紙箱、膠樽製成的盾牌。對Tanya而言,這些勞作都是沒有用、浪費位置的「垃圾」,但在紐西蘭她卻開始學會欣賞孩子的創意。「我起初覺得他拿件垃圾回來。我兒子做了一個紙皮箱的電視,將他喜歡的模型放在裏面自己玩,好像一個舞台一樣,他很喜歡,我突然發現他很有創意。在有限的資源下,小朋友會發揮無限的創意。我是在紐西蘭才感受到這件事。」

65蚊睇醫生 仔仔氣管問題改善很多

移民紐西蘭的方法主要有3種,包括技術移民,創業移民,以及配偶團聚移民。Tanya的丈夫及兒子都是紐西蘭公民,她憑伴侶居留簽證成功獲居留權,在2年內每年住滿半年,便可申請成為永久居民,再住滿3年便可成為公民。雖然她未正實成為永久居民,但享有的福利都一樣。

Tanya說早前仔仔因氣管不好,看了一個半私人的全科醫生,價錢非常便宜。「我只是付了紐幣10元的診金,即是大約50元港幣。配藥方面,兒子因為氣管不好,要聞一種藥物,跟香港配的藥物一模一樣、同一個藥廠生產的AA級靚藥,我配完藥出來付款是紐幣3元。起初以為我聽錯,即是約15元港幣。」Tanya說以前在香港帶仔仔去的兒科醫生,診金連藥都要1000至2000元不等,而在紐西蘭只需65元睇醫生,Tanya直言其實可以更便宜,「他們說這已是一種特別的藥,所以要付3元,否則正常是免費的。」

到紐西蘭後,因為空氣比較清新,Tnaya說兒子的氣管問題亦有改善。「他之前有一隻擴張氣管的藥要吃,現在已不用吃。聞氣的次數減少,以前要連續聞幾個星期,現在大約一個星期已完成。」

暫做太空人 分隔二地「好崩潰」

很多家庭移民前都考慮過,父母其中一方做「太空人」,但最終都會選擇舉家移民。Tanya卻與丈夫選擇走這條比較艱辛的路,她坦言過程「很崩潰」。

兩夫婦在香港有一層物業仍要供款未能出售,「食老本不是不行,但要有足夠的彈藥,但我們暫時被綁實,沒有這筆資金。」他們商量後決定以2年為限期,讓在藥廠做管理層的丈夫留在香港賺錢,處理香港的手尾並在紐西蘭搵工,但受到疫情影響經濟轉差,Tanya慨嘆越洋搵工亦很難。

一家三口長時間分隔兩地,加上疫情影響未能出入境,唯有每日靠視像電話「見下面」。「例如午飯時間,他會放棄與同事出外午餐,自己買外賣回公司與兒子聊天。我多數是晚上,老公下班後。」

太空人家庭不易做,有人說會感情變淡,但Tanya覺得反而更珍惜在一起的時光。「以前一起吃飯都會打機,但現在只能對著鏡頭,會更珍惜這15至30分鐘的聊天時間。」

記者:黃穎珩

*部分相片及片段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