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來自江湖|極重犯恐懼】見盡跛豪。雨夜屠夫悲哀 特赦終身犯:死亡不是最可怕
  • 2020-08-01    

 

因殺警判死刑,兩度獲特赦終重獲自由的文錦棠,囚禁赤柱監獄近二十五年,跟不少極度重犯交過手,大毒梟跛豪、「紙盒藏屍案」歐陽炳強、「雨夜屠夫」林過雲、「賊王」葉繼歡等,都曾經是他的倉友。

有人不失霸氣,有人寒氣陰森,有人鬼拍後尾枕。十個重犯,十種生存方式,但走到生命盡頭,再頑強的重犯,也不禁恐懼。可怕,不在死亡,「不知道人死了,會去哪條路。」文錦棠如此頑強,眼神也閃過一絲無奈。

七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文錦棠因殺警罪成,被判死刑。他高舉右手,大喊「十八年後又一條好漢」,引來傳媒爭相拍照,旁人眼中的狂妄殺人犯,那刻內心其實非常恐懼,「死到臨頭,只剩一張嘴,不過是死撐吧。」

眾多同倉重犯中,文錦棠跟「跛豪」吳錫豪最要好,對他印象最深刻,「我們同倉,一起生活逾十年,不時傾心事,彼此有相當深的了解。」

「跛豪」原名吳錫豪,一九三0年於廣東汕頭達濠出生,六十年代初移居香港,在石硤尾開字花檔起家,後來從事販毒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活躍香港、台灣和泰國,六十年後期至七十年代初期,經他販賣的毒品超過三十噸,當時價值三億元以上,被稱為香港毒販「四大家族」之一。

同時,他亦稱霸本地賭業,「很厲害,壟斷了香港的賭業地盤,最大的賭檔都是他的。」文錦棠說,有時「跛豪」會略為透露發跡前的秘辛,除了膽色過人,也很會用人,「那是用命打下的江山,但他總是說,全靠有一班得力手下幫他打拼。」

電影《跛豪》中,「跛豪」有一名貼身手下叫啞仔,極忠心,本來是仇家手下,後來被「跛豪」收服,成為麾下猛將,更為他擋子彈,文錦棠說,「跛豪」閒談間確曾提及有一名啞子手下,「是有這個人,但出身是否跟電影一樣傳奇,我就不知這了。」

事業上風生水起,桃花緣也不遑多讓,「跛豪」有過很多女人,除了較為人認識的髮妻鄭月英和「霞姐」外,還有不少斯文「乖乖女」情人。

「他有很多女人,跟我們說有四個女人的地位跟髮妻一樣,其中一個是子女的補習老師,另一個是護士,那補習老師他提及最多,應該是最心愛的一位。他太太扮鬼扮馬跟蹤他,扮工人,扮倒垃圾女工,也是見到他密會這個補習老師。」

「他常說,不要輕易相信女人,財富不要交給太太掌管,否則有事時,很難取回家產,那就大件事了。」

七四年十一月十二日,「跛豪」由台灣返港後被毒品調查科拘捕,控以販毒,同案另有八人被捕。經過近兩年的審訊,「跛豪」被重判入獄三十年,其妻鄭月英亦落網,七六年二月二十三日被判入獄十六年,罰款一百萬元,九二年獲釋。

文錦棠說,「跛豪」在獄中還是很有大哥風範,「他經常鼓勵囚友,即使淪落到這個地步,也不要給人丟現眼,不要怨天怨地,食得鹹魚抵得渴,要捱過這段日子。」

有一次,他咳嗽得厲害,唾沫和痰掉到地上,他雖然行動不便,但仍勉力蹲到地上,用紙巾抹乾地上的污穢,「這反映他體諒人,不會自我中心,會是一個好的朋友。」

八十年代,麥當雄曾把他的事跡拍成電影《跛豪》,但事前並沒有諮詢他,當時「跛豪」的律師跟麥當雄的法律顧問友好,直言此舉大有問題,會鬧出「大件事」,於是麥當雄帶同男主角呂良偉到獄中向「跛豪」請罪。

「跛豪」要求審查劇本,並給獄中兄弟傳閱,文錦棠說:「當時我也看過這劇本,其中一幕拍「跛豪」親自到公海打劫白粉,他很不滿意。」

「既然你寫我是大哥,作為大哥,怎會親自到公海劫貨,當然交給手下幹吧。」

「他們聽了,馬上答應改劇本,改為由手下到公海劫貨,期間檢查船家的手,發現莫不皮光肉滑,沒有起梘,手下於是向其中一名船家的手掌開槍,迫他說出貨的收藏位置,原來收藏在船底。」

文錦棠說,後來麥當雄給「跛豪」一封五十萬元的利是,「跛豪收了,叫家人把這筆錢捐給不同慈善機構,當年五十萬元不是少數目,但他全部捐了。」

九一年八月,「跛豪」患上末期肝癌,獲得港督特赦出獄,之後不足一月病逝,臨終遺下八字,「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跛豪」獲特赦出獄前,曾入院檢查和治病,回到監獄,文錦棠曾問候他情況,病入膏肓的「跛豪」流露黯然的神色,「他說『我有肝癌,不知道會怎樣』,眼神跟平日很不同。」

「當生命到盡量,再強的人也得無奈接受,像跛豪這樣堅強,也逃不過這種無奈。」

「紙盒藏屍案」歐陽炳強,亦同倉十多年,印象也很深刻,但卻是另一回事。

「他很特別,首天入獄已呼冤,後來漸漸變得安靜,為其他囚犯補習英文。」

同是天涯淪落人,囚犯通常不會細問別人過去,挖瘡疤,但神推鬼擁,正當各人聊得興高采烈的時候,文錦棠說有人鬼拍後尾枕,認了有犯案。

「炳強哥,如果你把紙盒移走多兩個舖位,你就沒事啦。」一名江湖人口快快地說,沒料到歐陽炳強的回應更快。

「咁重,點拉呀。」

在場人士當場靜了數秒,然後若無其事轉話題。

「我們這班古惑仔,還有話說嗎?如果不是你做,怎會這樣說話,這就是俗語說的鬼拍後尾枕。」

跟歐陽炳強「齊名」的「雨夜屠夫」林過雲,性格恰恰相反,孤僻寡言,林過雲未調去石壁監獄,與文錦棠一樣同囚禁在赤柱監獄,但林獨來獨往,所以兩人並不熟稔。約十年前,文錦棠帶人去石壁監獄佈道,內向的林過雲竟主動上前打招呼,原來是要求文錦棠給他介紹擔保人,為他寫求情信,申請提早假釋。

結果如何,文錦棠不願多談,只說:「誰也不願意落筆。他這種案,邊個落筆死邊個(揹鑊)。」

兩年前,有傳林過雲獲批准假釋,雖然不過是一個傳聞,但已引起公眾嘩然和擔憂,後來懲教署澄清,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只是進行定期覆核的程序,暫不考慮改動他的刑期,才平息這場風波。

二十七歲入獄,最可怕不是耗廢了一萬多天青春,而是等著他的,尚有期限不明,不知道何時才能走出的泥淖,可能是三千多天,也可能是下一個一萬天,人生最恐懼,莫過於此。

現年六十五歲的林過雲,原是一名夜班的士司機,八二年二月至七月期間,先後殺害及肢解四名女子,由於犯案時多為雨夜,因此人稱「雨夜屠夫」。

「信不信由你,獄中傳聞,因為他,有兩名懲教職員辭職。」

「我一名兄弟跟他同倉,他說在一個雷電交加的雨夜,有懲教員巡倉,經過他的房間,赫見有四名女子圍住他的床,嚇得拔足狂奔,當晚就喊辭職。」

「另一個不幹,又是見到鬼。後來懲教職員晚上巡他那一邊倉,習慣都會拿幾柱清香,求安心。」

即使是雨夜屠夫,還是會有知心友,「他研習紫微斗數,不少囚友會求教於他,沒有希望的人,總愛問鬼神。」

「賊王」葉繼歡八四年連橫持械行劫多間金行和表行,雖然證據不足,行劫罪不成立,但處理贓物和無牌管有槍械罪成,判囚赤柱監獄十六年,因此一度與文錦棠同倉。

「我跟葉繼歡不熟,但很留意他,滿嘴鄕下話,說話不清楚,十分喜歡認叻。」

「他喜歡打乒乓球,當時倉裡有兩名大圈仔曾經是廣州代表隊,打乒乓球很叻,兩方就打起賭上來,賭注還很大。」

後來大圈隊贏了,葉繼歡輸了十八萬五千元,最後一句,他豪氣地要一局定輸贏。

「他說,那五千元,不打了,包剪揼一鋪過。結果,葉繼歡贏了,那筆數變成十八萬元。」

不到一星期,兩名大圈仔的家人探監報彩,說已經收到十八萬元。

「真係贏得少,總之賭大啲。」兩名大圈仔小聲說。

「他們不敢多贏,本來還擔心收不到數呢。」

文錦棠到學校做青年工作,分享經歷時,有些學生會露出羨慕的神色,覺得他見過這麼多猛人,很難得,但他總勸告年青人不要視他們為偶像,「沒有好收場,跟他們走這條路,要付很大的代價。」

「其實真是表面風光,多麼有來頭的大哥,六七個手下傍住,不是幸福,他們當然只說威風的事,內心的空虛,恐懼,怎能告訴人。連獨自吃雲吞麵,也不夠膽,你接受到這種人生嗎?」

採訪:蕭瑩盈

攝影:阿晨 Sunny Lau 阿霆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