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亂世,當學綠林杜月笙(上)|渾水
  • 2020-07-29    

 

杜月笙太傳奇,他一生大起大跌,在風雨飄搖動盪的社會氣氛下盡量做他局限下最好的決定。他跟黃金榮在上海打江山,跟周恩來有特殊來回,棄日拉攏抗日,參與蔣介石清黨。蔣退台時候邀請過他一同移台,他拒絕了,南下香港,然後成為被共產黨重點的統戰對象。

現在回看他一生,當然覺得他亦正亦邪,只是亂世講道德真係陳義過高,當時他面對的處境、選擇又怎會是一把道德尺可以量度定功過。現在世界走了紛亂,說什麼道德不道德,法律不法律都是假的,是時候學習一點舊江湖的俠義情義。光是他晚年的故事或野史已經很值得學習。

共產黨曾派章士釗統戰杜月笙,想請他回中國。當時章滔滔不絕,盛讚毛澤東是如何的尊老敬賢,求才若渴時,杜月笙很巧妙地接過他的話來,用非常關懷的口吻,問起章士釗:「章先生是決定在北平定居了,是嗎?」怔了一怔,章士釗方答:「是的。」

「章先生是否照舊掛牌做律師?」「這個——」頓一歇,章士釗只好老老實實地回答:「誠然,共產黨統治下是用不著律師的,我不能再掛牌,不過……」

他不等章士釗把話說完,便問:「章先生既然不能再做律師,那麼,你有什麼計劃?是否想改行做做生意?」

「做生意嘛,只怕制度也不容許,」章士釗被杜月笙逼得太緊,唯有直話直說,坦然吐露,卻是接下去他又得意起來:「不過,毛主席當面告訴過我,我在大陸,一切有他負責。有了毛主席的這一句話,個人的生活種種,那還用得著擔心么?」

於是,杜月笙像在自言自語,他一疊聲地說:「啊啊,只是生活不用擔心,只是生活不用擔心。」章士釗聽後,頓即面紅耳熱,囁囁嚅嚅地支吾了幾句。杜月笙搖頭苦笑地說:「章先生年紀一大把,做官的興緻高極!只要有官做,他跟誰都可以,但是他投了共產黨毛澤東,卻只說是保障他的生活。既然只為了生活的話,台灣、香港、美國……隨便哪一個地方,也要比共產黨那邊的日子舒服得多。」

後來的對話,是杜月笙反客為主,勸他離開共黨。杜月笙因朋友情義,甚至拍心口寫包單安全送他離開。章士釗聽過杜月笙循循善誘後,神情舉止的變異使負責監視他的人起了懷疑。一日,章士釗在他的港寓,剛派傭人出去買東西,他正一人在家等候,監視人員推門進來,請他即刻登車回大陸。章士釗自此不告而別,他等於是給架走的。

這個故事道理很多,下一篇才慢慢交代了。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