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扒仔做起|搵錢有術】洗米華神秘交易 1蚊「𡁻」起西貢五塊地
  • 2020-07-24    

 

46歲的洗米華,傳與情人Mandy Lieu復合,兩人以往經常在泰國出海。事實上,洗米華近年的事業重心亦轉移至東南亞,不但發展越南最大的娛樂度假村、投資日韓博彩及度假村,遠至俄羅斯收購當地賭場,反而在內地資產卻愈來愈少。

九零年代,洗米華只是一名出身低微的「扒仔」。當年四周向賭客推銷貸款,曾追隨濠江風雲人物崩牙駒,憑住勤力在回力一帶兜客,成功突圍而出。澳門開放賭權,成為洗米華事業之轉捩點。呂志和旗下的星際酒店開張初期,被指明搶「四太麻雀枱」生意,遇上阻撓,但獲得時任澳門特首何厚鏵力撑,洗米華進駐星際、及後來銀河娱樂大搞賭廳, 過去十幾年撈得風生水起,並向國外發展其賭業。

躍升成賭業大亨、更掌管香港六間上市公司,市值總共逾88億元。生意涉獵賭檯、娛樂、財務及金融多方面,上位之路神速。本刊發現,甚有計仔的洗米華,曾在西貢更加以1蚊「𡁻」起五塊地皮,搵錢「易過借火」。不過,所謂槍打出頭鳥,國安法之後,他突然被盯上,被指資助香港社運,令他要急急拍片澄清自己「紮根澳門,心繫祖國」。

政協顧問「一蚊」送五塊地

西貢蠔涌一帶,近年成為發展商爭相發展的地帶。早在一二年,洗米華以四百萬購入蠔涌新村一座村屋。本刊發現,至二零一六,洗米華再以「一元」買入了五幅西貢蠔涌地皮。每塊地的面積與客房相等,緊扣鄰座村屋。這些一蚊地,是由旗下的太陽世紀發展在一六年向一間叫東威企業的公司買入,董事之一為廣東揭陽市政協顧問,兼揭東商會永遠榮譽會長王昌耀。

記者到王昌耀位於壁屋村住所查詢「一蚊地」事宜,當時只有王太應門,得悉丈夫以一蚊賣地略帶錯愕:「係東威賣出去?係咩地嚟㗎?我真係唔知喎!」她亦不知道誰是「洗米華」。後來,記者再上門找到王昌耀,他現身並嚇記者:「冇嘢答你啊!唔好再上嚟,再嚟我就報警!聽到未?」入屋時更突然怒叫「啊」一聲,一分鐘後再出來確認記者是否已離去。

洗米華一三年成功入選為第十一屆廣東省政協委員,與王昌耀在同一時期身處官場。王昌耀五七年來港,製衣起家,起初在觀塘鴻圖道設「南陽製衣廠」,八零年代開始在內地開製衣廠,其後轉攻建築。據悉早年王昌耀來港前,他和母親在揭陽生活,其父則在泰國、越南一帶謀生,其後母子二人到越南一家人團聚,隨後來港定居。

王昌耀鍾情西貢,翻查土地註冊處,他在西貢共持有五座村屋,其中兩座早在九六至九九年間售出,另一座於零三年180萬賣出,另外兩座則是現時自住。他亦曾持有西貢大街四個舖位,同樣在零三年以1,700萬售出。零六年他斥98萬元掃入西貢蠔涌十七塊地段,其中十二塊在零六至零七年間售出。王昌耀妻子亦曾於零九年斥290萬買入西貢南山一幅農地,兩年後以515萬易手。

一蚊送地涉內幕交易

關於市場上的一蚊交易,專責物業買賣的鍾卓成律師指,一元只是象徵式收費,因為有法律約束力的合約,必須包含「對價」(consideration),而對價不一定是市價。他認為這些數字並非真正買賣價,交易的背後通常還有其他交易安排,土地轉讓只是其中部分的安排。例如A將土地轉讓給B之後,其實日後B只是代A持有,將來土地的得益還是歸A。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梁繼昌認為,「一蚊交易」普遍是親友以送贈形式轉讓物業,但如果是兩個沒有關連的買賣方,則有可能是以地還債,或背後有「不可告人」的交易,以一元賣地避過銀行監管:「呢幾年香港嘅金融機構包括銀行,好仔細地執行洗黑錢審查,好多大額交易,如果過咗銀行數嘅時候,銀行嘅合規部門,有機會問你點解收咗呢筆錢啊,啲錢係邊度嚟,咩原因收呢筆錢。其中一個逃避嘅方法,係可以用半賣半送嘅交易,將價值轉移去買方。」

鍾卓成律師指,由於「一蚊交易」在法律上是一個低於市價的交易,若賣家在交易後五年內破產,破產管理人會向法院申請推翻交易命令,土地業權重新回到破產人身上,由破產管理人接管變賣。另外稅務局必定不會接受這種低價交易,會重新估值計算印花稅,視乎實際價值要求業主補繳稅款。不過,200萬元或以下的交易,印花稅均為100元,相信避稅並非「1元交易」目的。

去年太陽世紀以12萬,將這些一蚊地轉讓出去,其中一個接手人,是曾在西貢做經紀的李守仁,他在電話回應本刊,指不清楚上一手的身分,指買賣純粹是正常交易:「我淨係買嘢咋,冇咩特別,買來種下啲地咋嘛!有啲係路仔嚟,一個廁所位都冇。其實成個西貢區,全部都係呢度買啲,個度買啲㗎啦!」

玩財技出神入化

洗米華的拍檔鄭丁港亦是西貢「街坊」,報住清水灣柏濤一幢獨立屋。據了解,鄭丁港與洗米華在江湖認識,當年鄭丁港為得到洗米賞識,專情研究疊碼仔。他結識很多基金經理,遊說人集資入股,與洗米華合作無間,一齊由「疊碼仔」,變身金融人。

洗米華持股的6間上市公司,多年來資金變動,多數是洗米華、鄭丁港或相關公司之間的往來,像是「左手交右手」,財技出神入化。洗米華去年親自「泵水」借15億予太陽城,擴大亞洲國家的旅遊相關房地產,年利率3.5厘,一年收息逾5,250萬元,十分和味。洗米華去年中從愛將鄭丁港手上,買入專搞殯儀的創業板仁智國際(8082),改名為太陽娛樂集團。太陽娛樂除了包辦天皇巨星演唱會,還保留了前身公司的殯葬業務,現時在紅磡有一間仁智殯儀服務公司,在肇慶懷集亦有火葬場業務,「紅白二事」生意通吃。洗米華這邊廂向愛將買完貨,另一這邊廂又向愛將沽貨。在今年1月,他不惜折讓20%股價,亦即勁蝕3.8億元,將帝國環球持有的所有股分,售予太陽國際(8029)主席鄭丁港持有的公司。

資金流向東南亞

在澳門辦賭業、香港上市,以及在內地發展商場及物業,洗米華得以扶搖直上,不得不需要國家撐腰。可是太陽城集團(1383)被廣傳資助香港社運,飛來橫禍,一旦被扣上「港獨」帽子,隨時動搖他的商業王國。洗米華近年被盯上,或與其資金流向有關。行內有個不成文的「愛國指標」,那就是資金「三成往外走,七成向內地走」,但是洗米華卻偏偏反其道而行。

事實上太陽城一直縮小在中國的「餅」,密密「走出去」。2017年,收購洗米華持有的越南會安的綜合度假村項目,在一幅約985.5公頃的土地上分七期進行發展,是越南最大的娛樂度假村。去年大舉進軍東南亞,先是公佈將為韓國釜山娛樂場提供博彩設施,又計劃買下日本沖繩縣宮古島一塊土地的持有公司,用作開發為度假村酒店。去年4月又以超過7億元,入主凱升控股(102),間接收購旗下俄羅斯海參崴水晶虎宮殿酒店及賭場。年底,再斥資5.5億元,發展馬尼拉賭場酒店項目。

這邊廂投資海外項目,另一邊廂將內地資產脫手。去年5月,太陽城出售持遼寧省撫順經濟開發區土地的公司,不過以買方非公司關連人士為由,沒披露買家是誰。國內物業,只剩下深圳及安徽三個項目,其中安徽的巢湖項目,更擬被政府收回。此消彼長之下,太陽城在中國(不包括香港及澳門)收益,由原本2016年為11億元,最新年報可見減至只得2,450萬元,相差甚遠。按市場地區分佈,在中國註冊並經營的公司由去年的8間,減少至6間,地區投資上又增加了菲律賓及土耳其,以作分散投資。

其實太陽城早在三年前就明言,將陸續出售持有的內地地產項目,又會進軍準備開賭的日本市場,亦會考慮開拓菲律賓、越南等地業務。同時,公司名稱由前稱「太陽世紀」,改為現在的「太陽城」,決心改頭換臉。

惟改名後不足半年後,太陽城旗下的深圳紫瑞及太陽世紀地產,就捲入深圳兩宗民事訴訟,包括被一間不具名的銀行控告前董事,須凍結32萬元人民幣的銀行結餘,以及值1.6億元物業;另外再被另一人要求出售其2.09億元物業,以償還顧問費,惟依然沒透露原告為何許人。翌年以合共3.6億元支付銀行及顧問索償,才得以和解,並且解凍資產。

內外媒齊炮轟

有指洗米華谷大手上業務,是為了爭奪將於2022年到期的澳門6個賭牌。澳門上屆政府曾表示賭牌將會重新公開競投,不過現時未有公佈賭牌處理意向,業界估計6間博企很有可能成功續牌,甚至增加一至兩個賭牌,而在東南亞發展博彩業的太陽城,大有機會。然而太陽城連年虧蝕,去年虧損逾14億元人民幣。不過最致命的不是財務表現,而是形象。去年太陽城遭官媒點名批評,在內地暗中經營網上賭博平台,更加涉及走資,令每年數百億元經地下錢莊流向境外。

洗米華更捲入澳洲洗錢案,有外媒指澳洲執法部門獲香港賽馬會情報,洗米華涉嫌「大規模洗錢活動」,而國家主席習近平表弟齊明因涉有組織犯罪、洗黑錢等在澳洲被捕,涉案的是太陽城合作夥伴、有份經營賭廳的皇冠度假酒店。鄭丁港不但是洗米華的生意夥伴,亦是「難兄難弟」,他同樣被指為近年澳洲長期嚴重有組織犯罪的調查目標。

為洗米華生下三子女的「情人」Mandy Lieu,在香港持有兩個單位,其中西營盤怡豐閣低層一個單位, 2011年以300萬元買入,都有俾按揭生意匯豐做,但至年4月忽然還清按揭,與匯豐分道揚鑣。不時遭內地及海外媒體「突襲」的洗米華,要獲得中央完全信任絕非易事。

撰文:財經組

攝錄:財經組

插圖:亞火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