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算教育界】以畫諷刺時弊不獲續約 vawongsir:我最大問題就是不支持政府
  • 2020-07-23    

 

「我是Wong Sir,『現在』是中學教師,任教高中視覺藝術科和初中通識科。」眼前的90後青年如是介紹自己,但他將不再是教師。他另一個身份是vawongsir,「去年五月左右,我開始比較有系統地把自己的作品放上社交媒體。」

「這張一定是我比較多人認識的作品。」Wong Sir 從Instagram開出一張灰色為主調的畫作,主角是一個小男生,躺在床上用手提電話,「其實我相信所有香港人那陣子都有這樣的心情,每晚大家睡不著,看著電話、電腦也好,都是在直播看新聞片,看完後就哭,哭到累就醒,醒後又追著昨晚發生的事。」

「一直也覺得我只是畫畫,一開始也不是要畫些什麼所謂政治漫畫。」在人前人後,他沒有刻意提起自己是vawongsir,更別說向學生透露半句。

「一月份時收到學校的通知,校長找我指收到教育局的投訴,指控我在網上畫一些不恰當的漫畫。」Wong Sir坦言不相信這是個匿名投訴,實在沒法證明它的真確性,「如這不是匿名投訴,作為被投訴者的我應該是要知道投訴者的資料、投訴內容、投訴什麼,我所有東西都不知道。」

「復課後去到六月尾,學校就通知我,因為資金不足為理由來年不續我約。」為了完整,Wong Sir自願凍薪、減薪,可惜都被學校回絕。「當晚,學校在招聘網刊登相同教職的帖文,聘請視覺藝術科加綜合人文科,基本上是我現時的職位。」他認為,說資金不足可以是一個原因,但箇中誠然有政治考量,「所以現在教育界就是很多老師都驚,不知道那條「紅線」在哪。」

「我不想支持學生罷課,我不想支持學生出去遊行示威暴力抗爭,原因是這些應是大人去做的, 不是學生去做。你們現在應好好裝備自己,他日再為香港人努力。」Wong Sir自覺所畫的內容沒有很大問題,要說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支持政府,「原來現在政府連不支持她的聲音都不能容納,我想香港再不是一個自由開放文明的社會。」

失去教席是一件怎樣的事?「我是家中獨子、經濟支柱,所以我也很迷惘下一步要怎樣。」他媚媚道來,「其實由中學起,寫我的志願時我已經是寫想成為一個藝術教育工作者。」難得達成的我的志願,因為一個匿名投訴而幻滅。Wong Sir始終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事,「期望他朝有一日能再走入課室再教書,你問我後不後悔過去這一年這樣畫畫,我不後悔。」

記者問了Wong Sir 一個假設性問題,若有學校願意和他簽約,但條件是要他低調,甚至刪掉vawongsir專頁,Wong Sir會怎樣做?Wong Sir笑著說,「好吸引!好糾結!因為經濟上這是沒什麼人可以拒絕的條件。但想深一層,畫畫始終是我的第一選擇,我仍希望用畫畫來走出一片天。」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近日接獲不少教師求助,副會長田方澤指,「教育局在處理一些與社會事件,特別與反修例有關的投訴時,有些處理程序和過去不同,過去有關於匿名投訴是不會處理的。」此外,「這一年我們見到有些個案教育局直接介入處理。」他更表示,有學校就事件進行調查,及後提交的報告不被教育局接納。他對此感到愕然,「這些是很誇張的,一來你不知道是什麼人投訴,二來校長最熟悉老師,調查完你也不接受?」他質疑教育局是否能作出專業、全面和合理的調查。

採訪:文倩儀

攝影:王晴、攝影組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