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健波到底播了什麼種|抽水Ian
  • 2020-07-22    

 

最近香港保險界議員、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再出語出驚人,為自己「收成期」辯護,更稱年輕人「無份建設我成果,憑咩摧毁我收成?」我第一個感想就是:很大的口氣,說到香港是他家的農場那樣,裡面一頭頭牲畜都是他操生殺大權、予取予求的那樣子。

在討論年輕人有沒有份建設他的成果前,我們其實更應該了解他的「收成」是指什麼。而在討論「收成」前,我們又更應該了解他到底播了什麼種。畢竟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是他爺爺(有部份香港人喜歡在大陸面前裝孫子,筆者乃英國公民,未能共享此殊榮),即是中國以農立國數千年來的智慧,到底陳健波播了什麼種呢?

有見及此,筆者搜尋過了陳健波的生平,簡單來說,就是生於中國、長於香港,典型讀到中學畢業便出來「憑藉獅子山精神由低做起」的商界人士。香港七、八十年代的確是機遇處處,大家普遍學歷不高,全球化競爭也不劇烈,只要肯做,又或是很有運氣,就能平步青雲,用回陳健波最愛的中國內地語言去形容的話,就是「只要站在風口上,豬也能飛起來」。當年也真的有很多香港人白天上班、晚上唸夜校,君子自強不息,一步一腳印地走過來。而陳健波呢?他也真的當上了恆生銀行的助理總經理兼保險業務主管,到底他有多少真材實料,我不太清楚,但是我也有幸在Youtube裡看到一段他當面批評MPF管理局執行董事Darren McSHANE的英文「很難聽」,恆生銀行是匯豐集團的成員之一,「環球金融、地方智慧」來到了陳議員身上就變「環球金融、地方學歷」,我是有點好奇他這些年是怎樣在銀行裡開會的?

留意一點,我不是恥笑別人的英文不好,那個年代英文不好的香港人俯拾皆是,但是也有很多是願意努力打拼學習,然後脫胎換骨的。而尊貴的陳議員呢?連基礎的英語開會也顯得吃力,甚至夜郎自大到說外國人的英文不好(留意,那不是東歐鄉鎮裡的一個農民,而是MPF管理局執行董事,他的英語是很「普通」的英文),我恥笑的,是那種不思進取卻又以為自己很厲害的人。

除此以外,陳健波的生平都是乏善足陳,除了多次在立法會內說髒話,以及因為被人罵「太監」而大發雷霆外,也沒有什麼出色的政績和發言。

所以,他到底播了什麼種呢?

還是有些人其實根本不是什麼好農夫,只是靠著一堆大陸的化學毒肥料偃苗助長,無視香港這片土地的可持續發展,強行壓榨和透支所有養份,希望在臨死前強奪豐收的一造?不要忘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香港的亂也是你們這二十多年來強行壓榨市民的結果,種下惡因,自然會得惡果,這也是你的收成期,就好好享受吧。

作者簡介:

抽水Ian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筆者旅居歐洲一方,嗜好抽水,又名Ian。在此專欄以居歐港人視覺,與諸君快樂針砭時弊財經。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