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安法|自我審查】白色恐怖彌漫出版業 網紅作家︰大家像在斷頭台下創作
  • 2020-07-22    

 

7.21、8.31,以至國安法是香港人過去一年難以磨滅的回憶,對於這些日子,有人選擇在日常生活抗爭,有人選擇視而不見,亦有人選擇遺忘,但當中,亦有一班人選擇以書的方式向香港人訴說這一年來的一點一滴。

不過,伴隨着《港區國安法》於六月三十日正式生效,加上早前公共圖書館把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陳雲的部分著作抽起,覆檢書籍內容會否違反《港區國安法》,此舉不但令市民與出版界嘩然,更令整個出版業被白色恐怖籠罩,不少涉及六四與反送中題材的「敏感」書籍因《港區國安法》而被書局下架,部分製作中的「敏感」書籍亦因印刷廠拒印或發行商拒絕發行而需要延期出版甚至擱置,作者與書商界無一不自我審查,模糊的紅線令大家彷如在斷頭台下創作與出版,到底依然堅持為香港人創作與出版的背後背負着哪一個笑中有淚的天真信念呢?

高登仔成作者 時政漫畫訴謬事

作者阿塗正式發表關於時政漫畫是大約七年前。七年前,政府打算推行「網絡廿三條」,身為「高登仔」的阿塗當年決定為自己和香港人發聲,繪畫一些時政漫畫並發表網上,「當年很多網民都擔心這條法例會影響某部份的創作自由,那時候就開始有些自己的聲音想說,所以就有這些創作」。七年後,他成為一位著名的作者,多年來亦出版多本作品和創作專欄,直至《港區國安法》殺到,白色恐怖令他需要重新審視創作內容,咁令他失去合作機會。

專欄被取消合作

阿塗一年多前與明周文化合作,每期出版專欄,《港區國安法》生效後,明報周刊編輯部一開始勸告阿塗盡量不要畫得太直接。訪問前數天,明周文化突然取消與阿塗的合作,「我剛好前幾天交了最後一篇稿,因為我交完之後,他就取消了,我就不知甚麼原因,他說是改版」。對於終止合作一事,阿塗不得不揣測是國安法而失去這次的合作機會,「他(明周文化)今年改了兩次版,年中改了一次,他都沒有取消我的專欄,狀況是,縱使他不是因為政治壓力,但在這個氣氛底下,我都會有一個不良的揣測」。除此以外,阿塗的另一個專欄亦史無前例地在七月一日後被網民瘋狂投訴,說某一些漫畫觸犯國安法,引起大家對中央或政府的仇恨。

進與退的掙扎 「我不想成為極權加害者」

提到對於會否繼續創作一事,阿塗自國安法後內心不斷掙扎,訪問期間更哽咽地說︰「創作賦予了我很多,甚至是香港成就了我很多事,我有責任回饋社會,或是我要跟這個時代的香港人一起承擔這個苦難,我覺得現在離開是說不過去,尤其是我有時候畫漫畫都呼籲大家其實要攬炒才有希望,難道現在是攬炒中,我離開?我覺得自己會很愧疚」。對於進與退的掙扎,阿塗反覆思量了多晚,「如果我離開,可能有其他人會因為這樣而消失喪志,我反而成為極權加害者之一,我怕我的離開是散佈恐懼,都有很多個晚上不停質疑自己究竟為何我要繼續畫,與我何干?我可以畫其他不同的題材,但想到另一面,覺得自己要變成一個心理被扭曲的順民,我接受不到一個這樣的自己」。

這刻,阿塗選擇繼續走下去。

出版商重挫

次文化堂的社長彭志銘於出版界打滾超過三十年,一直以來,他認為香港是一個具有出版和言論自由的地方,對於作者與出版商而言,無疑是一塊福地,但自從國安法成立以後,他眼見出版界快速萎縮,自我審查不斷,「香港其實是不錯,他有出版自由,出版自由就是不需事前經過審核審查,你就可以出,但自從出了國安法後,大家都會很小心,發行不一定夠膽發你的書,甚或印刷廠都很擔心,因為他們要負一個法律責任,甚至現在有些作者都已經沒有膽寫某類題材的書,就是說那個出版自由或是出版氣氛已經有一種壓力」。

銅鑼灣書店與國安法

二〇一五年,香港曾經發生銅鑼灣書店事件,銅鑼灣書店的股東和負責人等被中國內地人員帶走,當年對於香港的出版業亦是一個震盪,但相比起國安法,彭志銘認為是兩種不同的震盪,「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後,大家都有一個震盪,一下子而已,大家很快了解到那件事是內有原因,只要我們不是出那一類很吸引、很不實在的一些所謂政治書,對我們影響不大,當然那時候都有一種漣漪,大家都說這樣都可以?你洗頭艇捉人,但現在這次國安法,是另一種震撼,那種震撼是來自我們不出版那類書,都會無緣無故或是不明不白地是會受同樣對待,那種心理包袱很大,有種說法是寧願大家忍一忍,說少一句,這是很大敗筆」。

三中商壟斷市埸 審查早已存在

提到書商的自我審查,彭志銘直言審查早已存在,原因莫過於「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三中商)壟斷市場。「香港的出版是有一個聯合集團,他們出來的公佈是佔了香港的佔有率百分之七十,那是說他們已經壟斷整個市場,他們除了有書店,自己亦會有出版社,發行商,他們一早已經有一個審查制度,一直以他們為先,基本上坊間一些獨立的出版社或是小型出版社近幾年已經是十分小心,他們都不一定受得起挑戰,何謂挑戰就是說如果你去幫某些書發行,可能會得罪了聯合集團,聯合集團就不讓你發某些書到他們的書店,百分之七十的佔有率,你是不可能經營」。

根據資料所示,三中商壟斷香港出版業逾八成市場,主要負責書籍出版、印刷、發行、零售等業務。三中商由中聯辦間接持有,多年來審查政治書籍,封殺出版自由。

受眾的選擇影響未來

有種文化出版商負責人黃先生認為,社會中,總會有願意發聲的一群,相反的決擇才會影響往後書商界的路,「我覺得書其實真是不大問題,我更加看到究竟會不會是受眾、讀者本身他們會否有擔驚受怕呢?會否自我審查?其實在他們身上,都不會買這些書呢?不碰這些書呢?我們總有些人會繼續出這一類書,有些人會不出,反而是整個社會的人如何看待整件事,看書是否重要?出版自由是否重要?言論自由是否重要?重要到一個甚麼地步呢?這是很重要的因素,這是會影響整個社會發展」。

他又以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比喻對待國安法的心態,「張無忌當時要接滅絕師太三掌,不還手,他捱了一兩掌後已經支撐不到,就會死,他就想起真經的說話,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你可以想像自己是一座山,你是山的時候,你不會去擋風雨,你本是一座山,你便任由風雨打下來,你不需做任何事擋或躲避,當然,我都不是山,但我們有些事是山,可能一些信念、價值是一座山,保持這種想法,你是很堅實,所以國安法來到會怎樣,我都很軟弱,我都知道有很多可能性會發生,但我們嘗試去有這種想法,不要說太多其他事」。

專業戰勝恐懼

面對國安法,黃先生覺得任何人總會有情緒,不過既然自己是出版界的專業人士,就要利用專業打破恐懼。「人都是很脆弱,我們都沒有甚麼特別本事,但我覺得我們可以把重點放在專業些在這件事上,專業這回事是堅實的,有時候驚和怕都只是一種情緒,我們應該保持專業心態面對事件」。



採訪︰張欣

拍攝︰韋平

剪接︰剪接組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