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國安法後的港台關係,究竟會降格到甚麼地步?(沈旭暉)
  • 2020-07-21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說是針對「一小撮人」,卻變成針對全球;除了香港人,台灣恐怕就是最受影響的對象。台方媒體剛披露,台灣駐港最高代表「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理處長高銘村的工作簽證到期,港府居然要求他簽署一份「支持『一個中國』切結書」,才能續領簽證,要求前所未見。結果高氏拒絕,已經返台,台灣內部輿論,自然大譁。

事實上,這是非常有違合約精神的嚴重涉外事端。何況港台關係,有其獨一無二的戰略價值,水至清則無魚。

從港英時代開始,國共兩黨都在香港設立駐港機構,港英則一直採取平衡政策,相互engaged,容許共產黨以「新華社」這個「新聞機構」的名義運作,國民黨最高代表則以「中華旅行社」這個「旅行社」名義運作,雙方背後做的事都心照不宣。其實在內部編制,「中華旅行社」就是陸委會香港辦事處,旅行社「社長」級別就是「處長」。直到2011年,在北京背後同意下,港台雙方終於簽署協定,把雙邊關係正規化,終結了數十年的尷尬局面,「中華旅行社」也正名為「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與此同時,香港駐台機構也陽光化,稱為「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級別等同特區政府在其他地方的對外經貿辦(ETO)。

上述協定簽署時,台灣領導人是馬英九,兩岸關係屬於「外交休兵期」,港方自然並沒有要求台方代表簽署任何「vetting」文件,才能得到工作簽證。即使是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在2016年執政後,特區政府雖然不時有小動作,但也沒有這類要求。現在因為自身政治氣候改變,配合中國強勢動作、國安法,而單方面更改協定前設,無論怎樣以政治正確解釋也好,也非常不專業、不禮貌。

不過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前,港台關係就已醞釀大降格。這次的主角高銘村級別是「代理處長」,居然一「代」就是兩年,因為台方任命的新處長盧長水兩年來申請簽證,一直都不獲批。現在連「代理」處長的簽證也失去,其他人的簽證也未知如何,駐港人員的級別,只會越來越低。

但假如要政治正確,台灣任何代表都不能存在


台灣駐香港的半官方單位還有很多,例如台方駐港新聞組名叫「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不少著名台灣文化人例如汪素蕙、路平、胡晴舫等曾任主任,是港台文化界溝通的橋樑。同樣是2018年開始,光華由代理主任掌管,雖然台方後來內部任命了新人,但據悉同樣因為簽證問題,而未能到任。陸委會另一些主管港澳事務的高層,包括處理港澳處的領導,據悉近年申請香港簽證時,同樣無故被拒。這趨勢一旦持續下去,只要北京對蔡英文政府的「定性」持續,台方任何人員在香港出現,都可以說是違反「國安法」,未來的港台關係,可以急速惡化。對台政治正確的風潮,也會蔓延到學校:有中學老師告知,當介紹升學到台灣時,開始遇上政治壓力,被告知應該低調處理,只是因為近來升學台灣太受歡迎,才避無可避。

這方面的加速主義,在港台關係以外,還有很多例子。例如澳洲自從和中國交惡,澳洲新任駐港總領事的簽證,同樣一直未獲批准,這在香港外交圈子而言,情況相當罕見。但香港(和北京)對台灣的猜疑,始終是最嚴重的。原因之一,除了政治正確觀,還因為親北京圈子一直流傳,去年的反送中運動,背後有「外部勢力」大力援助;所謂「外部勢力」,就是來自台灣。儘量切斷「不必要」的港台民間聯繫,似乎也是特區政府的既定政策。

香港駐台北官員級別,也在急速降格中


與此同時,原來自2018年以來,香港特區政府居然一直沒有派人到台灣的「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出任正職,可見以上待遇,是雙向的。

編制上,香港駐內地、海外的ETOs(1997年前被各國當作「實質上的經貿領事館」),分別隸屬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商經局,而台北經貿辦根據政治正確原則,就屬於前者管理。理論上,操作已經繞過了近年非常「進取」的邱騰華,但也於事無補。2018年,香港經貿處主任鄭偉源被調離職,應該是剛好約滿三年(AO職位三年一調),這是正常調動,但然後,特區政府卻沒有派人接手,只是以副主任朱浩acting。到了2020年的今天,依然「代理」中,在特區政府官僚架構上,非常不尋常。問一些公務員朋友發生何事,他們私下笑說:「你懂的吧」。

種種跡象顯示,港台關係的官方渠道,已經被「實質降格」,就連這兩個辦事處能否繼續運作,也很難說。有見港方如此態度,台方剛成立的援助港人框架,其實也是繞過了香港經貿處,令日後香港也有更多理由繞過台北經貿辦。最新消息是,台方決定向港方報復,不再發工作簽證予特區政府駐台官員。這樣下去,台北經貿辦大概慢慢就會回到那些年的「中華旅行社」,可能只能負責簽證事宜;而且國安法下,不少人員擔心自身安全,可能也會撤回台灣。幾年後,還有沒有台灣代表在香港,會否倒退到五十年代也不如,實在難料。

還記得「大小三通」嗎?


不要以為這只是高層政治事件。影響下來,港人到台灣移民、升學、投資、就業,說不定也會出現新關卡。一來,入面有政治正確的陷阱,若出現極端情況,國安法可能適用於任何到台灣工作的香港人;二來,台港兩地經濟活動本來就不太方便(例如匯款),若港台當局日後都有意阻撓,民間經濟也可能受影響。想不到那些年的「大三通」、「小三通」歷史概念,本來只是非常時期、應用到中國大陸,現在卻可能在2020年後的港台關係重新出現。

究竟一切倒退到這地步,為的是甚麼?這只會完全改變香港百多年來的國際buffer zone地位。無論是大清帝國、北洋軍閥、國共兩黨、日本皇軍、港英政府、第三勢力,都不會愚昧至此。由沒有國際視野、也沒有歷史視野的人,掌權世上最獨一無二的神器:香港,好比一堆野人走進一間米芝蓮三星餐廳,注定是最bad taste的文明大悲劇。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