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1再多6人落網|追查白衣人】古惑仔大搖大擺兇記者 鄉委主席講狠話:不服從就藤條炆豬肉
  • 2020-08-21    

 

【事件最新發展】

今天是元朗721恐怖襲擊事件13個月,昨晚警方突然召開記者會,表示就事件再拘捕6名男子,涉嫌「暴動」及「串謀有意圖而傷人」。警方表示,6人年齡介乎32至57歲,報稱職業包括無業、地產經紀、司機及汽車維修,部份人有黑社會背景。

警方稱,7.21事件已經拘捕43人,其中7人已被控「暴動」及「串謀有意圖而傷人」,案件將會在區域法院審訊。警方又表示,已掌握部份其他涉案人身份,但有些已經潛逃,但潛逃到什麼地方,警方沒有透露。

而在7.21事件一週年前夕,本刊曾找到多名懷疑涉及事件的關鍵人物,要求他們回應事件。

721恐襲,一班無差別襲擊市民的白衣人,明顯涉及14K及和勝和的元朗鄉黑勢力。事件雖然已一年,但香港人仍然無法忘記。而我們亦嘗試追訪事件中幾個關鍵人物,要求他們回應事件。

香港人所要的,是真相。

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涉及元朗的和勝和及14K兩個黑幫。而勝和一方,主要係勝和太上皇囝囝既人馬。而事發後,在社會輿論壓力下,警方才採取行動,囝囝多名手下,如日本仔、懵良、細蘇同姑爺偉等被捕。

記者日前在元朗西菁街遇上囝囝,他穿上白衫,由兩名兇神惡刹嘅手下護送逛街,面對記者的提問,他卻充耳不聞。

最後囝囝由兩名手下護送上車絕塵離去。事後其中一名手下更要求記者刪除影片,記者拒絕,手下怒吼叫記者不要再生事。

今次恐襲事件,14K的鄉黑人馬,主要來自屏山鄉和廈村鄉,其中廈村鄉,被指出最多人。於是,我們聯絡上廈村鄉事委員會主席、元朗猛人田雞東,但他反而怪傳媒多事。

「事件就像有人經常去你家先撩者賤,起哄再出手,無理取鬧,經常影響你生活, 你怎麼樣? 警察又無法處理。為何他們三更半夜來元朗,你不去問他們因由?

你經常強調用藤條打人,我們小時候如果不服從就藤條炆豬肉。」鄧勵東說。

鄧怪責傳媒只針對車廂毆打事件,「如果你們不找人接受訪問, 事件便完了,你現仍經常追查事件,沒完沒了。」至於被問到721曾否號召增援協助? 他堅稱不會作出這不理性行為。

721當晚,很多白衣人以藤條鞭打途人。其中來自市區的14K古惑仔Ruby,拿著藤條的洋洋得意地合照,更令香港人咬牙切齒。

事後,Ruby沒有被捕。而早前我們亦透過江湖消息,在太子一間酒樓發現他的蹤跡。

當日他與朋友很寫意地飲茶, 對外來人士警覺性甚高的他卻很快便發現記者, 然後目怒兇光,再上前以手機反拍記者。

據悉,Ruby係14k猛人白無常的門生,主力負責馬檻、夜總會和麻雀館「睇場」。

有江湖人透露,Ruby性格火爆,尤其飲酒後更加麻煩。另外,Ruby經常想做大哥,經常向人吹虛自己跟澳門猛人崩牙駒十分老友。而Ruby肯走入元朗增援打市民,有古惑仔預計,他是想跟元朗同門打好關係,以便殺入元朗染指地產生意。

何君堯老友黃四川,在721當晚,跟何君堯在元朗街頭跟白衣人握手,更有片段拍到黃四川跟一大班白衣人,在元朗街頭打鑼打鼓叫喊口號。而事發後兩個月,黃被警方拘捕,但最終沒有被落案控告。

記者以電話聯絡上黃四川,他否認與事件有關,「當時只是經過感受到氣氛,曾叫喊兩句。」至於為何在車站月台上拍手,他解釋:「我準備乘車,看到有人打架, 我當時拍手是拜託人不要再生事,亂七八糟,何苦呢? 就是這個意思,沒有做任何事。」他力斥有人搞亂元朗,白衣人只是保家衛族。「黃藍我也有朋友, 我不想牽涉在內,很麻煩! 我也曾參與警暴晚會,對事不對人,正如之前逃犯條例我曾說過不支持何君堯。」

721在元朗西鐵站內,以藤條追打記者和市民,早已被網民迅速「起底」的農夫陳志祥,有傳已潛逃返大陸,記者到過其位於錦田沙埔村的農場。正在耕種的女士表示對事件不知情,未幾,一名中年男士兇神惡煞指罵記者找錯地方,他聲稱農莊已易手,隨即以手機反拍記者。

村民憶述起白衣人血洗元朗站後,逃回南邊圍村聚集的一幕,仍然猶有餘悸。

玲姐居於南邊圍村約十年,她回憶起當晚約八時許回家,親睹百幾人身穿白衣集結在村口,內心害怕萬分,回家隨即反鎖大門。「基本上我一個也不認識,不知道他們來自何方,可能只有少數村民,但極少數。」她對事件極度憤怒,無法釋懷,哭過無數次。「當晚看到有警察跟白衣人狀甚友好,搭膊頭不停聊天,好像有組織做勾當,有講有笑,你看到此情景,會誤以為正舉行聯誼會。」

721恐襲後,村民敢怒而不敢言,她目睹每個星期均陸續有人遷出。從前熱鬧的景點亦不復再。「南邊圍村有很多古蹟和舊式建築物,以前有很多人來參觀,差不多每星期有旅遊車接載市民來參觀,不過近一年卻未見過。」]

她對於自己是南邊圍村村民身份感到羞恥,甚至不敢告訴別人居住這裡。「世界知名,南邊圍村真是「揚威海外」!」

任職廚師的蘇先生當晚收工後被多人圍毆, 事件發生已一年,他不滿警方至今仍未拘捕任何人。他憶述當晚收工後途經yoho mall形點商場對開被許多白衣人圍毆。背部滿佈傷痕,被藤條打到皮開肉綻。

「片段拍到我被幾十人圍毆,甚至直到現在還未有認人程序,即是說,基本上是沒有拘捕毆打我的人,你怎能讓人接受警方指仍在拘捕和調查的說法。」

對於有片段拍攝到懷疑手持委任證的男子是便衣警員,在鳳攸北街及「雞地」一帶徘徊,蘇先生直斥極度荒謬,質疑便衣警為何沒有任何行動。「他們有可能目睹事件,為何無阻止?事後為何沒有作出拘捕?為何可以容許這班人襲擊人之後繼續步行前往西鐵站,這就是我們市民想要的答案。」

民主黨元朗區議主席黃偉賢指出,721是反送中運動很大的分水嶺,香港市民從此完全不信任警方,有傷者甚至不敢去醫院求診,擔心留下任何紀錄。「元朗市民一直生活在惶恐當中,特別是政府或林鄭月娥堅決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個結永遠無法打開,很難回復以前稍為平靜的日子。」

警方回覆稱,至今拘捕37人,7人被控暴動等罪,又指現階段不宜透露太多細節,承諾會徹查到底。不論涉案人的身分或背景,都會一視同仁按相關法例和實際情況專業執法。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