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傑開talk】 國安法急就章 為警胡亂執法撐腰 陶傑:執法只會愈來愈混亂
  • 2020-07-18    

 


國安法通過後,可以預測的就是香港警方執法會愈來愈神經質。如何愈來愈神經質呢?因為香港警方在一年以來,他們認為自己被推上火線,被人們欺凌,港獨、本土、泛民等人,以及前線記者。於是為了要執法,他們一定要搏盡,當然背後的福利增加。現在問題在這裏,國安法通過後,當中有很多條文比現今香港的保安條例還要模糊,或者警察反黑組所熟悉的罪案法例,例如國安法第20條,任何人協助、策劃或參與這些四大罪行的行為,是否應該立刻被拘捕呢?所以便導致了在7月1日,有人的背包裏有青天白日旗,被警方搜出來,認為他是港獨。因為很多前線的警察,他們的教育程度很低,不要說很低,但並不如我這般聰明。譬如讀過現代史,就知道青天白日旗的由來、知道蔡英文現在是中華民國的總統,可能他們不知道中華民國與民進黨、國民黨、台獨之間的分別。如果說是青天白日旗是台獨旗幟,請問林鄭月娥去年為什麼夠膽公然招待國民黨的候選人韓國瑜到禮賓府呢?韓國瑜曾經說過中華民國萬歲,以及堅決拒絕一國兩制。假如韓國瑜在7月1日堅持這立場,他一到了香港,是否應該予以逮捕呢?

這些複雜的問題不能怪警方,因為前線夥計不是法律專家,但他們對於國安法的條文模模糊糊,知道這,又不知道那,加上受到年輕人的整蠱、惡搞以及挑逗。如「時代革命」、「香港獨立」,但前面加上細字「不要」或者反對 「No to」,警方可能眼大看過龍。我認為香港的警隊會更加陷於一種激將法的陷阱,即是被人激將,於是他們眼中多了三、四十條國安法,以他們在前線的感覺,以及一時的情緒衝動去胡亂執法。過程當中一定會有肢體衝撞,我們看到在一間便利店門口有一個穿着了反光衣的傳媒記者,在沒有攻擊警察之下,亦不是在非法集會之後,便被水炮車從旁襲擊。我認為很可笑,就像亞馬遜森林裏面的蜥蝪,突然伸出舌頭,然後又捲回舌頭,尤如毒蛙噴射汁液出來。記者朋友當場倒下來,可大可小的,躺在地上流鼻血。看到這些場面,便知道警方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以及越來越神經質,因為背後有國安法支持,他們認為有人撐腰,在執法方面會愈來愈混亂。尤其是國安法在急就章的情況下寫出來,加上在疫情未能解除之時,一百萬、二百萬人的示威暫時不會發生,但前線的落地開花會不斷爆發,加上國安法究竟是引用普通法,還是什麼來解釋呢?還是要等到國安署正式成立後才加辣呢?這要下回分解。但看來對於香港的止暴制亂,似乎沒有什麼作用。所以這對於香港來說,當然是個很不幸的局面。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