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秋生連載自傳|耳順】廢青蛻變
  • 2020-07-17    

 

有天阿保來電求救,說他工作的地毯公司在大會堂辦了個展覽,但搬運人手不足,問我可否幫忙。上海人謂,閒話一句,當然答應。

這搬運十分簡單,只是把地毯從會場的一頭抬到另一頭。過一會,又不知為何要把它們從那邊搬回這邊,偶而把地毯張開,然後又捲合。這種工夫不用半小時便把我悶得要命,本來以為可和阿保吹吹牛,但他負責的不只搬運,所以我們並沒有太多時間交談。

午後人流漸疏,我又不是西西弗斯,這種搬來搬去的西西弗斯式任務不是我能堅持的,於是便坐在地毯堆上發白日夢。忽然,有一四眼男入鏡,坐在我身旁,二人本來就陌生,所以便你有你坐,我有我雙眼發直。沒多久,有兩個員工抬着一張超巨型地毯在我們前面過鏡,他們的目標是從一頭抬至另一頭吧?二人一人抬一邊,狀甚困難。地毯有十來呎長,兩頭被抬得高高,中段卻在地上拖行,令我聯想到戰爭片中的抬死屍。此時,聽見坐在身旁的四眼人自言自語,應該不是和我說話吧?難道精神異常?我轉頭看他,問道:甚麼? 他說:為何不放在地上滾動呢?這些人真笨,地毯又長又重,一人抬一邊,增加了中段下墜的重量,他們不知有地心吸力嗎?圓筒型的物體應放在地上滾動,地毯本來就是屬於地上的,真笨!

原來不是精神異常,於是交談起來。這便是「四眼強」,但其實他不叫「阿強」,但不知為何,當年看見戴黑框眼鏡的,都稱之為「四眼強」。正如吸毒的是「道友明」,肥胖就是「肥佬李」,有鬚的都叫「鬍鬚張」一樣。

四眼強是個中五生,來自基層家庭,出來做散工幫補家計。這正是我需要認識的新品種朋友!而且大家也相談甚歡,他問我曾否有在社區中心當義工,社區中心?義工?甚麼來的?當時的我獨男一個,見識淺薄,除了三兩朋友,終日遊蕩街頭、去沙灘曬太陽、打書釘外,甚麼都未參與過。四眼強大概看著我覺得有趣,怎麼會有一個牛高馬大的白痴?於是耐心解釋:「社區中心是年青人和小朋友聚會的地方,由社工管理、教會主辦、政府資助,給年青人有個聚會地方。有興趣班、温習室,又會舉辦遠足、運動、童軍及群體活動等等。」聽得我心響往之,立即相約假日見面,帶我去見識見識!

這機緣,令我可以認識到一班原本不可能在我生活圈子内出現的好友。其中,有另一阿強,這個阿強真的叫阿強,而且沒有近視,唱起歌來聲音更類似關正傑。我們一起歌唱,一起帶小朋友露營,一起考訓練班。樹強,懷念你。

撰文:黃秋生
黃秋生(左)青蔥歲月的好友,樹強(右)!兩年前因中風離世。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