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城寨】新三民主義之外(劉細良)
  • 2020-07-17    

 

民主派自己玩初選,尤如一班舊同學去唱K,起哄投票選出全晚最佳男女歌手及合唱組,但大家好認真,跟足港台十大金曲選舉的規則去選,跟住埋單時比警察拘捕,控以勾結外國勢力進行選舉!事件荒謬之餘,大家終於見識了什麼叫「國安法」。坦白講,自己一班人搞初選,關你义事,選舉根本不存在非法與否,因為從來冇人向外聲稱這是一次法定選舉,試問法定選舉會在錦屏街後巷食肆投票的嗎?正如卡拉ok最佳女歌手,根本不存在合法或非法。至於所謂「操縱」選舉,更不知從何說起,首先參加與否各人自己決定,君不見有非建制派議員就不認同初選,誰人可以迫他參加?初選結果更沒有法定約束力,黃碧雲大可不理初選結果,自行報名參加九月立法會正式選舉。約束力是什麼意思?這是政治倫理及道德上的約束,即願賭服輸,否則道德有虧,正式選舉時被選民唾棄!

講到道德丶倫理規範約束,其實很難同共產黨大官解釋,因為在他們的認知世界中,是沒有這東西。在內地社會,習慣生活在嚴刑峻法下,黨的指示無處不在,於是變成一切靠外力約束。記得有次在地鐵車廂內,叫一位內地婦人不要俟住扶手鐵柱,因為另一位女士需要扶手,結果這名婦人大聲反駁,指著地鐵告示,說:「有沒有寫明禁止俟鐵柱?」在她的世界,沒有明令禁止的就可以按自己意願自由發揮,他們不明白「文明」的本質,就是人懂得自我約束,無需再靠外在約束。今天以「孔子學院」名義在世界招搖撞騙,販賣山寨中華文明,他們從未認真實踐孔子儒家思想,孔夫子正正是追求個人內在的道德約束,而非法家韓非丶商鞅主張的嚴刑峻法外力約束。禮記.中庸及大學均提及「君子慎獨」,即沒有別人的目光,君子也需要謹慎言行,保持自省,這就是自我約束的最高境界。



公民社會策劃一場初選,無論籌備到執行,均沒有法律及執法部門去處理統籌,只有各種打壓,怎麼可以有六十一萬人,秩序井然地完成投票,大家又願意接受投票結果?對共產黨而言,背後必定有龐大外國勢力丶專家及資金協助,他們從來不知道,成熟的公民社會就具備這種自我管理的力量。對一個凡事均由黨作指導的社會,社會自我管理力量薄弱,公民之間互相協作長期受壓抑,因為這需要訓練,學習,社會力量強,黨的政治力量便消退,在共黨眼中也等於「失控」。他們對於公民社會自治力量,不單反對扣上顏色革命帽子,而且有一種先天的嫉妒。我們相信,先做一個公民,才談做一個國民,但中共眼中只有國民,沒有公民。



自國安法頒佈後,網絡流傳香港新三民主義:暴民丶順民丶移民,一是反抗丶一是收聲低頭做人,若果兩樣都頂唔順,就一走了之。其實,還有第四民,就是公民,面對暴政,做個堂堂正正的公民,這才是香港人的集體精神面貌。

----------------------------

無懼白色恐怖 黎智英劉細良開講抗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ChannelNEXT《人民學堂》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