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選紀錄】由三方分歧,到素人大勝:九月或變 DQ35+?
  • 2020-07-16    

 

反修例運動一週年之後,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與民主動力,發起民主派初選,以求爭取立法會過半議席,亦即35+,通過否決《財政預算案》以迫令特首解散立法會、甚至下台。然而,民主派陣營的各黨派和素人候選人,對初選的目標與意義,存在頗大分歧;甚至,有民主派系人士拒絕參與初選。

初選不公?

「我其實算是含淚不參加初選,因為(初選)違反了我對民主的看法及原則。」

姚冠東是一名網台主持,最近,他宣佈正積極考慮出選立法會,但就拒絕參與今次民主派初選。「不同意初選的人,是不會去投票,但他們是支持民主的。如戴耀廷所言,可能只有1成人(投票),你怎可能用一成的選票,去抹殺90多萬選民的聲音?」

另外,今次初選要在1個多月內,就要決定推薦名單,姚冠東認為,這樣會扼殺了初選排名落後的候選人反勝的可能性。「如果根據民調,2012年慢必(陳志全)是沒可能得到立法會議席,當時他的支持度是0百份比。」他表示,是次初選實在過於倉促,「好像我這種仍未在地區做到紮實工作的人,去參與這個初選,其實不是太公道,不太公平。」

姚冠東亦認為,拒絕參加初選的他,在正式選舉時將會受到責難與批評,變相被剝奪參選權利,「不是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嗎?我只是不參加初選,你就和我割席嗎?」

35+只是政治口號?

「35+是一個目標,是一個近乎沒有可能成功的目標。我希望的,是不販賣假希望。」

三聖區區議員巫堃泰在6月份撰寫長篇文章,認為35+不可能實現。他認為,港府不一定需要解散立法會,只要將撥款綑綁民生、日常開支,例如公務員及教師薪津等等,「如果林鄭政府選擇這樣做,你通不通過?」

除了上述原因,巫堃泰認為,35+的重點,從來不在於地區直選,而是功能組別。然而,要從建制派手中奪走他們盤踞多年的議席,實在難如登天。「當初我們號召大家成立工會,可以全奪勞工界別的三個議席。但是,現在新工會的登記數字中,親北京派系的工會比親民主派為多,(勞工界別的)三個議席已經沒有了。」至於其他商界議席,「你需要有商會,或者要有一年的營運,才可登記做公司選民……這件事在反送中運動之前已經要做的,不是今天才做。」

巫堃泰慨嘆,不論是戴耀廷教授還是泛民陣營,沒有清晰地向選民講清楚功能組別的重要性,令35+淪為4年一次的選舉口號。「一個負責任的政治人物,立法會議員,是應該向國際解釋,究竟香港發生了甚麼事。」

初選,不過是回應民意

相比起上述兩位,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則較為樂觀。他認為,初選,其實是回應過去多年香港人的要求,寄望民主派可以協調,不要浪費選票:「初選的做法 就是將以往由民主派自己協調,變成由市民選擇,這樣不是更好嗎?」

對於初選可能對素人不公平的看法,楊岳橋則表示理解:「但是,其實大家都只是在同一個起步點,過去這一年,其實有很多市民,對於沒有政黨包袱的人另眼相看。」事實上,參與初選的素人,例如何桂藍、張崑陽、劉穎匡等等,民調表現皆頗為亮眼,「我覺得只是,要靠大家如何說服香港人,為何特定的選民值得支持。」

有別於民主黨及社民連,公民黨以政黨名義,加入聯署由「抗爭派」人士發起的聲明書,承諾當選後運用否決財政預算案等權力,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楊岳橋對最終能夠達致35+ 感到樂觀。他表示,民主陣營現時手持6席傳統功能組別議席,分別為法律、會計、資訊科技、教育、社福、衛生服務,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本身亦由同陣營的姚松炎持有,只是之後被政府DQ,要爭取的,就是飲食、進出口、批發零售、工程及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席。「回首以往多年,功能組別的投票率很低,即是還有空間……其實功能組別都是香港人,拿著選票的都是香港人。」

對於有人認為,政府可將撥款綑綁民生,令反對派議員不敢否決撥款的看法,楊岳橋持反對意見:「若(林鄭月娥)她繼續冥頑不靈,我覺得市民是會批評行政長官,而不是立法會。」他表示,既然公民黨已作出承諾,他必然會用盡一切方法,包括否決各種政府議案,以達成35+。

《港區國安法》正式實施以後,有「抗爭派」的候選人認為,任何反對派的議員都有很大機會被DQ,堅持只做35+,只是在制度內小修小補,無補於事。「何必現在去想?11月24日之前,都沒有人想過,18區 (泛民陣營)奪得17區的主導權。一日(DQ)未出現,我們不應該這麼快打定輸數。」他強調,若果整個反對派系的聲音在立法會消失,後果可如當年臨時立法會一樣:「廢除集體談判權,將回歸前一些惡劣的公安條例復原,其中一樣,就是現在的不反對通知書。這個惡果是連綿的,直到今天,大家遊行示威都要跟從當年訂立的規矩,這又是否大家希望見到的情形?」

初選,只為選「抗爭派」

「我認為初選最初目的是,避免九月選舉到最後,都是由傳統泛民主導的議會路線。」黃子悅早前被控暴動罪,後獲准保釋候審。及後,她宣佈參與初選,聲言希望將「抗爭派」的聲音帶入議會。「我會定義「抗爭派」,其實是一種比起立場上更多思想……你會選擇妥協,在一個制度之內,遵從規矩小修小補的路線;還是會去質疑制度,或者甚至會逼政府,自行瓦解制度。」她認為,初選可說是一種「公民投票」,讓香港人向中共及國際表示,未來想走一條怎樣的路。

對於35+,她認為只求於議會內否決《財政預算案》,以引發憲制危機,是不切實際。「你要明白現時這個政權,它連國安法都空降香港,它一定用盡所有方法,令35+變成35-。」既然如此,不如爭取令更多「抗爭派」當選,迫令政府大規模DQ,「顯示香港完全失去所有民主,才可以更容易推動(國際)制裁。」

黃子悅認為,過去二十年來,民主派只著重議會的路線,令香港抗爭或民主的進程,有點停滯不前。「要認清一個現實,政權根本是利用已經不民主的立法會,延續香港所謂「社會穩定」的現象。」她希望市民能夠明白,在《國安法》壓境之下,35+或許需要變為「DQ 35+」。「身為一個所謂領導角色,就要負起這個責任,逼使政府DQ大家,或破壞香港的成本,從而推動整場運動。」

結果,有近60萬人於初選投票,遠超各界預期;本土派及抗爭派候選人於各區大勝,黃子悅名列新界西名單的第3位。楊岳橋雖然出線,但其他傳統民主派候選人,則失去大量選票。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則曾對傳媒稱,民主派初選有機會違反港區國安法及選舉條例。

----------------------------

無懼白色恐怖 黎智英劉細良開講抗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ChannelNEXT《人民學堂》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