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短視、自私和小器才能自救(渾水)
  • 2020-07-15    

 

經歷了這幾個月的局勢衝擊,我自己的最大的轉變是人變得短視,比較自私一點。跟一些年輕朋友交流,我也是這樣薰陶他們。

以前我算不計較,很愛請客,請朋友食飯飲酒搶埋單,禮物不怕送,朋友想睇talk show或演唱會時我會幫手買票,錢也不會跟他們計。花在自己身上的不多,有時找卡數才發現自己要找六位數。甚至乎,有些朋友找我幫忙工作,我也不計小錢,會把「下次才計數吧」、「人情慢慢還」和「小事不必掛心」等放在嘴邊。我試過幫人搶殼,一蚊都無收過,當交個朋友。

那陣子很迷信老屁股的思想病毒,例如「後生仔唔好急」、「後生仔大把機會」、「要尊重前輩講倫理」、「論資排輩比論功行賞更重要」慢慢的我都被同化了,覺得後生仔要磨練要等之類。

現在我也會忽然慷慨,但只限於知心好友或長久合作的business partners。生意則歸生意,有錢落袋緊要。食相差的永遠是老一輩,他們叫後生不要急,慢慢等,是因為他們自己的既得利益被搶掉。好像大紅大紫的宇宙GEM,唔同幾年前杜麗莎或王菲又會叫佢等等咩,佢夠大牌啦。要紅就紅,要成名就成名,那是大勢使然,壓也壓不住的。叫你等時機先上位都係搵你笨,欺負你無經驗。世代之爭是香港死症,黃碧雲、白頭佬咪又係做唔到嘢,之後俾後生抗爭派一野打下去,正式玩完。

世代不同了。如果香港還有一百年光景,那等等無所謂,當磨練自己,裝備自己。只是現在世界大亂,國安法加上國際制裁,今天不知明天事,說不定明天都要著草了。面對等不了的未來,人只有短視、自私和小器,才能有危機下保命。做聖人品德高尚,但德性不是生存的必要條件。

Milton Friedman提出了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其中一個比較有趣的含意是我們的消費是取決於我們的永恆收入,而不只是短期收入的高低,利率就是其中一個決定我們行為模式的變數。這些都是高考經濟學會提及的基本概念,利率高風險大,人的職業偏好是短期賺到爆發性收入的工種,反之亦然。在比較簡化的模型,通常是指real interest rate多一點,所以什麼流動性、QE印銀紙或影響物價的因素則不是考慮。現在風險高,實際利率高,人偏向短期賺快錢,這也是經濟學含意。

我不懂心理學,但相信這是人類面對危險場境的自我防衛機制。無可否認,現在香港是一個沒有將來的地方,見到比我後生的朋友仔我都會勸勉他們要狠、要狼。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