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圖書館戰爭:下一步,怎辦?(沈旭暉)
  • 2020-07-15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當香港跑步進入一國一制,匪夷所思的「禁書」概念也開始出現。雖然國安法說不干涉思想、言論自由,公立圖書館卻正以「可能違反國安法」為由,將部份書籍下架,作者分別是陳雲、黃之鋒,還有更莫名其妙的陳淑莊。然後,教育署又據報要求學校圖書館按同一準則處理書籍。好幾位當圖書館管理員的網友inbox,哀鴻遍野。

表面上,出現了一條法律,政府指示公營機構避免違規,還可以算是邏輯範圍之內。問題是這條紅線模糊不清,放在文革2.0時代的今天,肯定很快變成一場荒誕劇。

當「台灣故事」被香港電台下架

這條線是怎樣劃的?也許可以參考上月港台播放一集台灣製作的紀錄片,講述台灣和聖多美和普林西比、馬拉維一類「邦交國」「斷交」後的關係。當時邱騰華局長說是違反「一中」原則,因為台灣是中國一部份,自然不可能有「邦交國」,也不存在「外交」,只能說兩地「交往」。如此文字獄,這完全是內地提及台灣時的做法:一定要說「中國台灣」(就係一定要說「中國香港」),蔡英文女士不能是「總統」、只能是「台灣地區領導人」,台灣也只有「當局」、要迴避官方名稱,諸如此類。

當時尚未有國安法,但已經風雨欲來。

好了,現在有了國安法,未來任何書籍、媒體提及台灣,是否都必須根據上述紅線,必須寫明是「中國台灣」?入口商品的原產地要是寫上「台灣」而前面沒有「中國」,是否就是違反國安法?香港人從來沒有這樣敏感(精神衰弱)的政治正確意識訓練,以往所有香港出版的書籍提及台灣,幾乎都不會如此演繹。而根據國安法精神,這是否就是「潛意識」鼓勵台灣從中國分割出去?是否所有這些書籍都要從圖書館下架?

那時候,就不只是開宗明義討論台灣的評論書籍受影響,還包括輕輕提及一兩句的閒書,例如若有兒童書說「小明去台灣參觀了總統府」,邏輯上,也是「大毒草」。

《The Pulse》中招的邏輯延伸:陳冠中的《建豐二年》,會否又成禁書?

再看另一例子,同樣來自三月的港台,英文節目《The Pulse》主持人詢問世衛官方代表「台灣能否加入」,就被官方文宣和邱騰華以類似方式抨擊。當時主持只是問問題,對方完全可以說「不可以」來彰顯「一中原則」,正如記者可以問波多黎各能否加入世衛,美國斷不會如此歇斯底里反應。但結果,被官媒抨擊的,卻是港台主持,也就是連沒有立場的提問也不可以,因為連思考這樣的問題,也可能「分裂祖國」。根據這精神,假如有談及台灣的任何文學作品,例如陳冠中的《建豐二年》以平行時空訴說「假如國民黨勝出國共內戰」,想一想,也可能犯法。

理論上,政府可以直接勒令公立圖書館跟隨新準則,也可以發指引勸喻學校圖書館跟隨。又是理論上,圖書館管理員要是研判那些書不是煽動分裂國家、只是被上崗上線,完全可以不理,但肯會有文革式「舉報」伺候。同一道理,國安法理論上管不了書店,但要是書店繼續賣「禁書」(可能不過是《建豐二年》或《小明台灣遊記》),同樣肯定有人舉報,警察也可以上門「蒐證」,屆時一片白色恐怖下,就「後果自負」。

好了,私人收藏「禁書」不犯法吧。但根據上述「邏輯」,假如私人收藏這些書,而又供親友借閱,理論上,藏書也就有了「公共性」,屬於「行為」,同樣足以被騷擾。那香港誰家沒有「禁書」呢?

到頭來,無論國安法條文怎麼寫,根據上述精神,不可能不延伸到言論自由,到了最後,尺度和內地之間,就不會有任何分別。對此,連來自內地的港大法學院院長也批評說國安法令中港雙輸,難道當權者真的毫不為意?想起多年前,在內地一份媒體寫關於世界盃看國際關係的專欄,當時被告知,有些隊伍是「不能」寫的,例如塞爾維亞,因為會令人聯想到南斯拉夫解體,也就是「另一個共產政權解體」。由於國安法甚麼都講意圖,只要有關方面能證明當事人「別有用心」,無論說什麼,都可以成為曲線影射的罪名。在文革期間,這種批鬥,就去到極致。

未來香港,又如何?


納粹德國,動員學生焚書之後

這不得不令人想到差不多八十多年前,納粹德國發生了這一幕。

當時是納粹黨掌權不久的1933年,總統依然是老年興登堡,但希特拉已急不及待搞「大德意志人心回歸」,納粹德意志學生聯合會於是整理了一個「禁書名單」,名義正是「國家安全」,本來不過是用來打擊共產黨,後來就變成無所不包的思想改造運動。上榜作品包括猶太人著作,其中居然有愛因斯坦、佛洛依德等當代大師的書;也包括來自「敵對陣營」的小說,例如海明威、傑克倫敦的書;自然還有其他意識形態的書,包括馬克思著作,與及支持威瑪共和的作品,(雖然那時候,德國理論上還是行民主制)。

禁書清單出現後,納粹青年團動員老師、學生和圖書館管理員,先是要圖書館將這些書下架,然後襲擊了另一些圖書館、充公相關書籍,最後把書籍放在廣場集體焚毀,全程讓學生參與,作為「國民教育」。這些歷史照片,隨便搜查都能找到,一切歷歷在目。納粹的宣傳部長戈貝爾對行動大為讚賞,認為從此再沒有支持民主自由的「歪風」,知識份子也不再構成威脅,「國家安全」得到絕對確立。

德國知識份子有見及此,自然開始了逃離納粹的大逃亡,不少到了歐美,找到人生第二春。但走避不及的作者,不少被關進集中營,最後死於獄中。

以上內容,實屬真實,如有雷同,大家睇路。言猶在耳,外電報導,內地圖書館真的開始清除禁書,例如《1984》,不少真的被直接焚毀。

無言。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