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矇查查變成歷史罪人(陶傑)
  • 2020-07-12    

 


香港逐漸完成攬炒,香港命運由《南京條約》開始,奠定了自由與繁榮,終於因中國式的人治而盼出了一名十三億人口共同呼喚的「好皇帝」而一鋪大清袋,此一歷史變遷,全世界目擊,香港人躬逢其盛。

前港督彭定康為香港終結之歷史主角林鄭月娥正式定論,指林鄭是「可憐的傀儡內奸角色」。彭定康的原文Quisling一詞無法翻譯,因為季斯林是一個挪威歷史人物: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納粹向挪威發動侵略,季斯林在國內響應,企圖發動政變不果。納粹佔領挪威首都奧斯陸之後,將季斯林扶正為總理。季斯林積極配合納粹在歐洲屠殺猶太人的政策,因此罪行比法國的貝當傀儡政權更重,戰後被盟國戰犯法庭判處死刑。

彭定康選用此一典故,語氣非常的重。以往彭定康等「外國勢力」抨擊香港特區政府出賣香港利益,林鄭月娥與特區高官都不甘示弱駁嘴回擊。但對於彭定康這次憤怒而得體的定性,林鄭班子卻啞口無言。不知是因為其知識貧乏,無法採取相應的詞彙典故高度反駁,為了避免出醜而選擇沉默;還是因為感到震撼,到底是前主人兼殖民恩師,激活了一絲罪疚感而啞口無言。

香港的攬炒,由林鄭的送中瘋狂而發起,香港下一代示威者接棒,形成了目標。最終由中國成全告終。

這三大環節,未來在社會政治學上,都是三個重要的課題:先論第一節,林鄭政權決定葬送香港的整個心理過程到底是什麼,是她早有此邪惡的動機,還是形勢變化而身不由己?

歷史學家將會搜索林鄭早期做特首時的言論:她在競選時說過:港獨並不成為一股思潮。在上台之初,林鄭說想達成所謂大和解,民主黨的慶黨晚宴親自出席,私人奉送禮金三萬元。由此種種跡象顯示,除非有其他證據證明林鄭月娥欲擒先縱、對香港的反對派「笑騎騎放毒蛇」、是一個職業的陰謀家;否則以這些行為言論的表面證據,其實可以結論,林鄭月娥上台「開局」不錯,她極力想向香港表現在人格和作風方面,她與她的前任是兩個不同的人。

如果沿着這條軌跡穩步走下去,林鄭月娥不會贏得(earned)彭定康此歷史結論,最多將會與一名平庸的技術官僚走入歷史。姑且暫時不以最壞的動機來推斷這個人,林鄭後來為何出事?內因是這個人自小受殖民地精英教育,「年年考第一」造成的中學領袖式的傲慢虛榮,在特首這個職位無限放大(aggrandised)。

轉折點為北京故宮文物香港展覽館事件。泛民與民意強烈反對撥款,林鄭月娥的行政自尊受到巨大的挫折。她認為那一點撥款是身為特首與保皇勢力佔多數的立法會一點起碼的權力範圍,雖然受到衝擊,對於管治香港的看法發生了變化。

但此時她若有點政治觸覺,當知道北京早已換了一個以復辟馬克思主義為初心、開始掃蕩民企的總書記。此一變故在大陸的官場和民間,引起一波波震動。大陸有在思想意識形態方面變遷的趨勢,大氣候發生了異變,那麼身為香港的特首,你要採取如何的防風措施,既不得罪大陸的權力中心,也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底線?一個特首在此歷史關頭,必須擁有一點李光耀式的智慧。

況且川普上台,展開了貿易戰。但是林鄭月娥對此全球大局之變完全懵然不知。她的教育出身,只是英國人培養出來的一名工具式的官僚。這種AO官僚的特色,是缺乏完整的人格意志,這是戰後由葛量洪開始的歷任英國港督和布政司都忽略了的重大問題。既然連葛量洪也知道香港的地位實質上很脆弱,只要毛澤東一念之間發瘋,香港的繁榮完全可以結束。英國人長期對此在政治上有部署,例如政治部、緊急撤退計劃、香港居民英國國籍的地位變更,但是對於最重要的一環:香港的AO政務官,在這個地方變色之後,是否能留下來成為香港最後一道看不見的防線?英國人沒有做到。

英國人在《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後,在這方面能最快部署的,就是立法局選舉,以及政黨的催生。英國人打的算盤,是假設《基本法》承諾的政制發展有效,香港特區政府的首長將會是選出來的政治家,因此數萬AO和公務行政官僚,是否需要變革,並不重要。英國人以本國的政權更替看香港:保守黨下台,工黨繼承,英國的公務員隊伍不必改變。

但是英國當年沒有想到:萬一政制改革停滯,但中國又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繼續運作下去,可以繼續套錢,整個立法局報廢之後,如何能靠英國人訓練的政務官頂上去成為政治領袖?

政治的訓練,英國人集中在立法局,偏偏就忘記了內部的政務官。於是香港才俊青年,想報效香港的港人治港,紛紛晉身立法會選舉;但另一條AO隊伍,卻可以不必經受任何政治磨練,不必面對香港選民,只需照樣通過一場考試就得到高薪厚職,而且只要繼續做工具,鐵飯碗終身安全。

本來英國人的設計,是為香港改造成一架雙引擎飛機——立法局晉身的政治領袖接受民主洗禮,信奉自由價值觀;政務官隊伍則繼續進修英國人留下的青年精神,盡忠職守。這兩大引擎一齊配合,當相安無事。

英國人希望中共的本性雖然貪戀權力,但若中共出現一個有點視野的領袖,見到香港沒有英國人在也照樣運作,最多有英國人管治時的八成效率,各方都會收貨。

但這個劇本沒有完成,結果立法局這邊滿目瘡痍。中國固然不傻,知道自己幾十年培養的土共左派沒有一個能管得好香港,急就章要拉扯政務官上台,但在梁振英之亂後,想想還要求英國人留下的政務官,死馬當做活馬醫。偏偏卻又將政務官當做中國奴才來用,而不是英國式的公僕,於是林鄭月娥出現在行此一歷史錯位的關頭,就順理成章做了香港一個可憐又可憎的終極歷史人物。

----------------------------

無懼白色恐怖 黎智英劉細良開講抗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ChannelNEXT《人民學堂》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