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股爆炒重上26000】中印開火拖後腳 小米大落後
  • 2020-07-07    

 

港股熾熱,恒指重上26,000大關,成交超過2600億,新科技股全線上升,過去幾個月,騰訊(0700)、阿里巴巴(9988)、美團(3690)全線創新高,但當日以17元掛牌上市的小米,作為首隻回港的同股不同權股票,獲財政司波叔「加持」:「不用為短期波動過份擔心。」不過,小米至今股價仍然未返家鄉。ATM爆炒之後,不少股民期望小米有望追落後,然而,一場中印大戰,令小米股價充滿隱憂,盈利難支撐。

小米最大的市場是中國大陸以外,就是印度。小米2019年來自中國的收入為1,145億元人民幣, 而主要是印度的海外市場收入達912億元人民幣。根據市場調查機構IDC研究表示,小米為印度市場出貨量第一的手機品牌,市場份額達到三成,三星都只是排第二,緊隨其後的是OPPO、vivo及聯想。

現時中印兩國近日邊境發生流血衝突,雙方表面和解,但實際關係仍然緊張,雙方不斷往邊境增兵。中印大戰未正式開火,但印度已經密密出招。印度單方面禁止抖音、百度地圖及翻譯、微信及小米影像通訊軟體等59款中國應用程式,指中國app會威脅其主權、安全及公共秩序。印度暫時只是禁中國的軟件程式,尚未禁止人民購買中國品牌。但近年在印度吃香的小米,夾喺兩國之間就相當頭痛。

美國滑鐵爐 出招轉戰印度

小米成立短短十年,由最初被市場定位出產山寨機的小公司,至現時有不同智能家電,及發展AI及IoT,轉型不再局限於硬件,市值逾3,200億元的上市公司。雷軍在印度作為「小米教主」的地位,猶如蘋果教主喬布斯一樣,就算英文說不好,亦無阻「米粉」對他的愛戴。當初決定打入印度市場可謂小米創辦人「雷布斯」雷軍最正確的決定。

自2010年開始,受惠持續智能手機換機潮,全球對智能手機需求大增,令不少品牌乘勢崛起。中國品牌除了華為、小米、OPPO、vivo等牌子為人熟識的品牌外,還冒出不少不知名的小品牌。在做生不如熟的策略下,多個品牌各出奇謀搶市佔率,令中國市場慢慢飽和。小米為了增加收入,開始打國際牌,原本想打入美國市場,但卻受制於美國的專利訴訟,如蘋果控告小米抄襲等。因此,小米在2015年宣佈,只會在美國銷售智能手環及其它配件,不會賣售價較貴的手機。小米無法進入當時全球智能手機市場最大的美國,退而求其次,進入人口第二多的印度。

當時,在印度市場佔有率最高的是三星(Samsung),但三星的一場爆炸風波,令其它手機品牌有機可乘。小米為了打入印度市場,聘請了印度人Jain Manu Kumar當副總裁及印度總經理。瞄準印度人的需要,特別設計與中國版不同的印度版手機,連作業系統都有區別,以迎合當地人。IDC發表報告指,2019年印度手機出貨量達1.5億部,成為僅次於中國,全球第二大手機市場。而小米就貢獻了4,360萬部,市佔率達三成。

現任印度總理莫迪自2014年上場後,十分重視印度製造,非印度製造的手機在印度銷售,會被徵重稅。雷軍把握這個機會,為了搶佔這個智能電話出貨量第二大的國家,不惜在印度設立七座廠房,大量生產,一邊享受便宜的人力成本,一邊繼續以平價賣予印度。反面教材為蘋果,由於它沒有在印度設廠,故iPhone售價比美國還要貴,市佔率不足1%,完全打不入印度市場。

高層率先套現

小米在開拓印度市場後,智能手機收入增幅明顯,2015年手機收入為537.1億元人民幣,2016年為488億元人民幣,2017年大幅增長65%至806億元人民幣;2018年更突破一千億至1,138億元人民幣。小米2018來港上市後,曾創22.2元歷史新高後就一直下跌,曾創下8.35元低位,較招股價跌逾五成;期間小米斥資12億元回購亦無助股價回穩。不過雷布斯卻與股民齊上齊落,過了禁售期仍一股不沽,更與一班高層自設三年禁售期。不過,執行董事林斌卻在去年8月,沽售4,131萬股,套現約3.7億元;令從未沽貨的雷軍持股上升至65.07%。

民族意識 影響短期股價

小米短期仍會受中印大戰而影響股民信心及前景。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徐家健表示,「現時印度與中國爆發衝突的地方,(在地理上)對印度有利,因為中國派兵過去路程頗遠。」美國的角色較被動,美國認為中國有多一個火頭(印度)的話,會較難處理。現時美國只會口頭上支持的話,因為印度本身與美國或俄羅斯都不是特別親近,印度這麼大的國家,很多政策都有自己的看法。在經濟上,中國有投資印度,但不算很多,但現時已開始挑動民族情緒,繼績下去就對中國投資者不是一件好事。」

宏滙資產管理董事及投資策略總監林嘉麒表示,現時小米在印度銷售面臨兩重壓力,除了因民族意識作出抵制,而令到小米銷售量可能會減少之外,還有競爭者當地市佔率上升,如近期三星在當地市佔率有拉升,在此消彼長之下,小米面對的壓力會更加大。他指,公司不是sell賣電話,而是強調靠物聯網發展,引伸至服務收入可能會增加。服務收入佔比雖然不是佔很大,但每年增長收入都維持很高百分比。因為,林嘉麒仍為看小米但要睇長線,「只要一段時間就能佔一定收入,甚至乎不排除當有規模效益後,就會有盈利貢獻。」

撰文:財經組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