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仔三哥也移民】11億賣盤後全家過台灣 不再賣米線 三哥兒子:宜家一身鬆
  • 2020-07-04    

 

「譚仔三哥米線」及「譚仔雲南米線」,2017年被日本烏冬店「丸龜製麵」母企Toridoll收購,搖身一變日本餐廳。譚仔創辦人、人稱「三哥」的譚澤群,將「譚仔三哥米線」的52間分店,以約11.1億元賣盤後,從大眾視線消失。原來,三哥隨兒子移民去台北。

「三哥賣走後,我問他會否不捨得?他說完全不會,一身鬆曬,爽!」三哥眼見兒子已在台灣安居十年,賣盤不久後也落戶台灣。三哥兒子譚震邦(Eric)說,「他(三哥)很喜歡台灣,因為可能地方較大,比較適合退休,香港人多車多,都比較煩擾。佢已經進入一個退休狀態,基本上什麼也不理,早上去飲杯咖啡,中午做運動,晚上吃飯,這樣就一日了。」

譚仔原由三哥、「六弟」譚澤強及「四妹」譚艷萍等人創辦,及後「五弟」譚澤均加入。惟幾兄弟姐妹合作下來磨擦加深,譚仔於2008年「分家」,五弟等人繼續經營「譚仔」,三哥與六弟另創「譚仔三哥」。提起與叔伯之戰後的關係,Eric透露:「其實(與家族成員)已經很多年沒聚首。」

「譚仔及譚仔三哥早前鬧過一些問題,有一段時期他十分不開心,即使他沒與我分享,你知道大男人不太想談心事,但是能看得出情緒很低落,困擾了他很久,現在叫作真真正正完全放手。」

三哥離開香港這個是非之地後一身鬆,兒子Eric更以「擺脫譚仔陰影」來形容,「自在的地方是,起碼我可以擺脫『三哥兒子』這個名字,起碼我開店來有客人認識我,熟人更加知道我叫咩名,『Eric,我又來吃拉麵』,會打招呼。以前在香港沒的,沒這些回應,可能每日上班下班,都只是『譚仔三哥兒子』稱號,會心灰意冷。」

唔想人只記得我係「譚仔嗰仔」


Eric笑言自己「我細個飲奶,大個食米線。」不過自離開譚仔後就與米線絕緣,現時開日式拉麵屋,就連妹妹移民台灣,與丈夫開的也是重慶酸辣粉店,與「雲南米線」劃清界線。Eric明言:「我們現在不打算再接觸米線。」他解釋,台灣人不太認識米線,「他們知道什麼麵線,但不知道什麼叫做米線,變相在這邊建立全新的餐飲文化,相信是十分困難。」除了難做,他亦坦言,「覺得以前一直活在譚仔三哥的陰影之下,不太想再接觸。」

三哥一家賣盤後的行蹤之所以曝光,是因為一個台灣電視節目。當時Eric與其他港人上節目分享台灣生活,「當時我不打算表明自己,是被主持人追問之下發現。那時剛好被主持人又發現爸爸在現場。」

14歲就做麥記


「很多人覺得,你既然是譚仔三哥的太子爺,應該是富二代、二世祖,洗腳唔抺腳。」

不過,當Eric道出他的工作經驗,聽者不知道的話,會以為他在草根家庭長大——做過裝修、車房工人、餐飲業,甚至麵包師傅。「14歲就打第一份工作,在麥當勞打工作。「我記得當時是12.5港元時薪。當時的譚仔在永隆街的第一間店,那段時期譚仔的生意未上軌道,仲蝕緊錢。」

「說實話我的學識學歷並不豐富,需要一些技能在身上。我又去入讀建造業訓練局,是為自己做裝修而鋪路的。」父母在他升中學時曾經提出送他去外國讀書,他也拒絕了。後來入譚仔三哥工作,也是以打工、學習心態進去,他強調並非接班,「當時其實入去(譚仔)的原因,是有一段時期公司急速發展,需要人手協助建設一些事情,順水推舟入去,一入去已經三、四年。」

「好多人覺得你既然作為譚仔三哥兒子進來,一定會有一些特別待遇,可能月入四、五萬港元都不足為奇,但我想跟大家講不是的,甚至比一個譚仔阿姐、譚仔店長工資更少。」他用實力去令譚仔阿姐改觀,「一開始大家都對我有忌諱,但是一齊共事,廁所髒了我都會衝去洗廁所,因為你落得場,不管什麼角色都要做,跟我一齊拼搏的阿姐開始改觀,變到像朋友關係。」Eric在廚房由低做起,後來才獲提升至寫字樓,最高峰是管理八間分店。

拒做二世祖,他指全因爸爸身教。仍在香港的時候,即使譚仔生意已上軌道,一家五口包括父母、妹妹及妹夫,爸爸媽媽,沒有住進豪宅,「五個人迫係1000呎裏面。」從小到大,家中沒請工人,爸爸親自下廚,「並不是話你屋企咁有錢,成日食鮑魚魚翅,絕對唔係呢啲,我印象中喺屋企冇食過呢啲嘢。都係家常便飯的菜,好似蒸肉餅咁。」

想人見到自己 會想起叉燒


2010年底,譚仔三哥決定去台灣發展第一間海外生意,上進心重的Eric,主動提出去台灣開荒牛,「因為我覺得入了譚仔三哥,三、四年左右,事業方面一直也沒什麼起色。礙於我自己的身份關係,即使我怎樣努力都是沒人發覺的,所以我趁這次機會,嘗試挑戰自己。

「我相信作為一個男人,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任,如果我一直寄宿在我爸三哥的陰影底下,永遠我到死嗰日都冇人知我叫咩名,我覺得呢件事係幾可悲,即使我唔可以出人頭地,我唔可以超越我老竇,但起碼人哋叫得出我個名嘅時候,我先至會覺得自己係成功。」父親也有一樣的想法,直言不希望他接手譚仔三哥,希望他有屬於自己的事業。

不過話雖如此,在香港地,單靠自己有一大筆積壓非易事,現年37歲的他,4年前不得不向爸爸借錢,「坦白講,因為投資移民要600萬台幣,以我們的年紀,我確實取不出來。不過是以借的方式,錢是必須要還。」

台灣人口密度低,很多食店慘在人流少,Eric認為譚仔三哥當初在西門町開店是一個敗筆,開了三間分店約5年後就全數結業。他指雖然西門町人流多,但主要都是遊客,「我哋根本培養唔到一啲熟客,同埋年青人居多,寧願買一杯Starbucks,都唔願意去食一碗米線,同埋買先拎出嚟嘅感覺,可能已經係中年。十幾二十歲的,我食麥當勞搞掂,點解會食呢啲嘢。」汲取譚仔三哥在西門町的慘痛經驗,鎖定白領、附近住宅區居民為自己的目標客戶。店名為「惠比須」,是日本的一個財神名字,「睇吓佢可唔可以幫我招個財。」

選擇賣拉麵,皆因自己愛吃,卻從未在台灣吃過好吃的叉燒,開店主打賣港式叉燒,「我覺得台灣市面上已經太多燒腩店,我不想再作同樣的競爭,所以我想試到日本拉麵有叉燒,我可以將香港叉燒放進crossover(融合)?」開張一、兩個月,幾乎沒人點港式叉燒,Eric就索性請客人試食,每個客人一坐下就請他吃一塊叉燒,喜歡的話再點,成功令港式叉燒由點菜的榜尾維持到榜首。

「基本上我認識的香港人、身邊的人,都會問我,何時可以吃土匪雞翼?不過現在的菜單完全沒涉及以前的菜單。」真的不加譚仔元素?「會有這樣可能,但是我沒細心想。」現在港式口音或成為他的另類招牌,「見到YouTube有人模仿譚仔口音,都覺得幾搞笑。我自己已經是一個生招牌,因為我到現在都有口音。」

「用譚仔三哥做假想敵,我的想頭就太大了。我以後的想法是就算我開不到很多店,我希望我的港式叉燒可以放在大賣場上上架,客人自己買來加熱吃。」

他有一個心願,「就好似見到三哥就見到米線咁,見到我就係叉燒。」

收入「譚仔價」 夠台灣生活有餘


提及如何認識本身是台灣人的老婆,「講出來大家都會笑的,我是玩Online game認識的。我跟她相識了很多年,只是遊戲裡有少少交集,有時候講一兩句說話,後來我們這群遊戲裡認識的朋友約出來玩,久而久之跟他越走越近,開始拍拖,去年結婚。」Eric沒對老婆多說,老婆起初不知他本來是香港米線王國太子爺,「她一開始都知我家開店,台灣來說開舖門檻不高,一般年青人都可以開店,所以他覺得不足為奇。直到談婚論嫁,Eric才一五一十地道出自己家境。

生意開支剛好平衡,Eric給自己每月5萬元台幣工資,即大約1.2萬港元,工資回歸「譚仔價」,「1.2萬蚊夠唔夠使,因人而異。台灣餐飲價格落差十分大,如果在有品牌的餐廳吃,可能每人五、六百元。吃便當,可能滷肉飯,就好平,可能100元台幣已經食到。」對於自小慳家的Eric無難度,「在台灣1.2萬元係爽嘅!」

不但如此,這份收入更足夠他供樓。四年前,Eric買下約1,000呎的三房一廳單位,與太太二人居住。當時樓價差不多500萬港元,樓宇按揭七、八成,月供差不多兩萬元台幣。樓價升幅遠不及香港,他們的單位升了80萬台幣左右(約20萬港元)。

在台灣打拼了四年,Eric不打算回香港創業,「香港的門檻太高,開一間舖頭出來,執晒的話,貸款實在太重,好似我呢啲年紀的人經唔起呢個挫折。但係相對來講台灣創業成本,可能只不過係香港的可能是四分之一。」

「我覺得自己的食物是好吃的,為何不堅持呢?收支平衡,足夠我維持早午晚三餐,又可以維持到這間店,我唯有繼續堅持下去。」譚仔後人,決意洗脫譚仔味,要做台灣最好的港式叉燒,生活有酸有辣,也樂在其中。

撰文:財經組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