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遭前夫及前度連環家暴】裕美戀林作獲女皇級看待 求林母俾機會:唔好未傾就定我死罪
  • 2020-07-03    

 

同老外拍拖半年進入惡夢

拍拖斷正,林作與裕美終於公開認愛,女方還稱林作求婚多次,愛得認真。不過「林美戀」見光後,隨即變成三角問題,林母講明不接受失婚,學歷低的裕美。

愈難愈愛,林作話之母親反對,在社交網多番為女友護航,裕美亦由好姊妹麥貝夷「引爆」她曾受前夫及老外前度家暴,道出情路坎坷傷勢。

跟林作一起,變成「勇武」的裕美,不再隱瞞家暴經歷,她說與意大利籍Alex拍拖半年,便進入惡夢,對方口手並用的粗暴,有次更驚動鄰居報警。

林作把裕美當女皇般痛錫,令她初嚐幸福感覺,視林作為結婚對象。
裕美好姊妹麥貝夷日前代為出頭,在ig大爆裕美過往坎坷情路,遭受前夫及老外前度家暴。

偷食有條刺

施暴起因,是裕美發現老外男友偷食另一日籍女子,「佢應承嗰次之後唔會再犯。我覺得佢既然咁講,都嘗試接受。但事後發覺原來自己有條刺,加上我份人缺乏安全感,所以我哋經常為此嘈交。」她說抑鬱病發要食藥,老外男友不但沒呵護照顧,反而罵她沒用。「佢要我停藥,我連食粒藥都驚佢鬧,要偷偷食。」

被叉頸感窒息

她續說:「其實佢好多時會用粗口鬧我,我叫佢唔好用粗口鬧我,但佢會即刻講多十次。每次有爭執,佢就會話去酒店瞓,有次我喊晒叫佢唔好走,因為我需要講清楚,捉住佢時候,佢就叉我頸叫我收聲。通常佢會用手頂住我呢個位。」裕美指著自己喉嚨,「佢叉我頸,我有窒息嘅感覺。有一次誇張到鄰居報警,有警察上門,因佢推我出鐵閘,發出好大聲,搞到鄰居都聽到,但警察嚟到都係無事。(最後了事)」
意籍男友Alex不時對她動粗,更驚動鄰居報警。一而再遭家暴,裕美坦言自身問題也是關鍵。

雙手背扭向背後

另一次,她形容如警察制服賊人。「佢將我隻手扭向背後,然後用另一隻手托到好高,扭傷我個肩膊,我痛到擔心甩骹,直至我講對唔住,佢先至放手。」

有家暴前科,在老外男友身上重蹈覆徹,裕美何不保護自己,火速斬攬!「我覺得自己都有錯,唔識同異性相處,甚至參加過男女拍拖輔導,希望有改善。我有被打經歷,其實我唔怕痛,只係傷心,我覺得心痛比身體受傷更難受。直至18年分手前,佢返咗意大利,嗰次又喺電話度嗌交,佢又不停用粗口鬧我,我覺得真係夠,決心執嘢走。」

唔怕被打怕被拋棄

一而再,遇上家暴男,裕美認同自身都有問題。「我都覺得自己容易吸引呢啲人,可能自小覺得,兩個人喺埋一齊,俾男人打係無問題,因為爸爸都係好大男人嘅日本人,我都見過爸爸媽媽爭執。媽媽當時同我講,其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自小被灌輸,就覺得呢啲事情好正常,最重要係男人唔好離開自己,因為我係好怕其他人離開我,只要唔離開,我可以竭盡所能去遷就呢個人。」難怪被老外男友施暴後,她仍每日晨早起床為對方預備早餐及lunch box,又為他按摩,如女僕一樣。「嗰時我有返華星冰室幫手做收銀,放工已經好攰,但都要隔日幫男友按摩。我發覺抑壓到自己會反彈,搞到情緒好差。」
13年,裕美下嫁圈外人陳浩恩,但原來裕美媽媽極之反對這段關係,更嬲到一度拒絕出席女兒婚禮。

曾經依附男人

她認同曾經對男人很依附,是種病態。「我一定係依附嘅,我亦好自卑,覺得從小到大都無父愛,之後自己好渴望拍拖,我見過心理醫生,醫生都話我不斷尋找嘅,係一份爸爸嘅愛,而錯誤之處,係我將爸爸嘅愛,寄託到一位男仔身上,其實對方根本做唔到我爸爸,所以我嘅錯就喺呢度。近年漸漸成長明白到一件事,就係唔可以依靠任何人,要做好自己。」
她曾是陳柏宇的舊愛,當年二人既是樂壇新人,又是戀人。
裕美出道不久,憑中日混血優勢,為大台到日本拍旅遊節目,一臉baby fat,非常討好,可惜當時戀愛大過天,無心工作,後繼無力。
與前夫分居期間,因搭上黃子恆,背負軌罪名,她曾為此拍片公開交待。

林作接納她一切

遇上林作,終於嚐到被寵的幸運。「首先佢唔大男人,完全支持女權主義;其次脾氣極好,同佢一齊好唔同,我可以好似女皇咁,我喺佢面前唔需要掩飾,因為無論我點,佢都咁接受。我無咗一種依附,反而佢訓練我點樣獨立,畀我去思考、揸主意。依家身邊朋友都覺得我唔同咗。」
裕美口中的求婚,是林作每次飲醉後的舉動,毫不認真,不過她手上的鑽戒,相信是男友林作所贈,雖然裕美不肯認!

母親反對拒絕現婚禮

跟林作拍拖年多,仍未被林母接受,吊詭的是,當日她下嫁前夫林浩恩,裕美母親同樣極力反對,甚至拒絕出席她的婚禮。「我要前一晚又喊又跪,佢先肯嚟,媽媽話根本就唔想我嫁畀佢,但你堅持嘅話我就唔出現。」
裕美說婚後不久,就發生家暴,脾氣不好的老公曾扯她的頭髮,將頭撞向牆。16年離婚後,她說至今前夫仍欠她一句道歉。

前夫扯頭髮撼牆

婚後不久,裕美母親沒看錯人。「結婚無耐佢開始成日發脾氣掟嘢,試過扯住我頭髮,將我後腦撼向牆,我唔敢同人講,阿媽都唔知,直至有次約咗麥貝夷,俾佢發現我手上有瘀傷,追問我咩事,我先至講。」

可同前夫對質


[c前夫與前度,裕美一個選擇原諒,一個至今未釋懷。「基本上我同啲舊愛可以做番朋友,Alex都係,因為佢之後都感到內疚,有跟我道歉。但前夫唔可以,因為佢仍不停在背後誣衊我,佢曾經答應高皓正,會自己拍一段片,承認對我做過嘅事,但到最後都係無,仲將所有問題推畀其他人,自己就扮一個好乖嘅男仔,除非佢道歉,否則我唔會釋懷,甚至唔介意同佢公開對質。」有林作護愛加持,裕美再唔係好恰。

求林母給抗辯機會

今日裕美只想林母給她抗辯機會。「其實我覺得佢(林母)反對唔緊要,因實質佢媽媽係唔認識我,亦無真正傾過偈,但如果溝通過後依然好憎我,我會心服口服。依家係憑報章雜誌所講,而判定我為人,我就唔接受。因為就算我係罪犯,都要俾機會我上庭申辯,連講說話嘅機會都無,就已經定我死罪。

不過都亦明白,父母必定對自己仔女嘅婚姻有期望,例如媽媽都想我可以嫁得更好,因為我係佢個女,佢一定係錫我。正如林作媽媽都一樣,我學歷咁低、咁窮,佢只得一個仔,都會希望佢可以(娶一個)好好。」
她曾是陳柏宇的舊愛,當年二人既是樂壇新人,又是戀人。
出身貧窮,又是單親家庭,被父親遺棄的她活得自卑,長大後對男人有份莫名的渴望及依附,要尋求心理醫生解心結。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