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城寨】篤灰時代開始(劉細良)
  • 2020-07-03    

 

其實,國安法整個頒佈實施過程,都幾好笑,大家好認真去等候條文刊憲生效,但條文又唔可以講比香港人知,整個手法應該抄襲自電影「異形」第一集,這個外太空生物每次只是一閃過鏡,觀眾從未見過全貌,所以倍加恐怖,而大家見到清楚的只是其幼蟲,破肚而出的少年異形,大家想像到連少年異形已經咁恐怖,如果長大成人仲得了,於是整個恐怖氣氛就此由觀眾心中生出來。另一套經典恐怖片是「閃靈」,在偌大的酒店中,獨個兒踩單車,鏡頭跟隨車轆拍攝,見不到全景,大家有想轉彎之後。會遇到什麼鬼魅呢?



「未知」是製造最大恐怖效果的手法,鬼形幢幢,加上一眾嘍囉發出嚎叫,營造恐怖效果。有心人四出散播恐懼謠言,人人自危,「退出黃色經濟圈」的知名黃店冰室更是爆笑,難道是叫黃絲唔好幫襯佢,今後只服務藍絲?但這些人客觀上是增加了國安法的震懾效果。嚇人一輪之後,法案正式登場,一句說話可以講完:「我要郁邊個就郁邊個!」罪行定義有咁濶得咁濶,四大罪狀隨時中招,然後執法部門就凌駕所有政府內部監察機制,成為祕密警察,竊聽偵訊手法可以冇皇管,然後用特別法庭,甚至可祕密審訊或交內地審訊。法例之所以寫到纖毫畢現丶巨細無遺,目的都係增加震懾作用。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指稱這是高懸利劍,是實話實說,如果要震懾,恐怕不能隨便落下。國安法真正功能是建立一個祕密警察及檔案情報體系,監視香港人,及令香港人互相監視,至於最後會否判刑甚至送中審訊,不是重點。前東德國安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簡稱Stasi,是共産國家國安體系的「師父」。這種「政治警察」體系是共產國家的特色,以防犯顛覆國家之名捍衛黨的獨裁領導,對全民進行監控,史塔西的標語是“我們無處不在”(WIR SIND ÜBERALL), 至1989年,東德有約600萬人被建立過秘密檔案,超過東德總人口三分一,東德瀕臨瓦解時,人民的怒火指向國安部,這部門在東德人眼中神憎鬼厭。因為政治警察會聘用大量線人,東德政權垮台時,國安部正式員工有9萬名,非正式雇用、但積極合作定期提供線報的線人有17萬4千,每九十人就有一個國安線人,這些無孔不入的「篤灰者」,甚至是自己的配偶子女或好友。德國至今仍不斷有名人被揭發曾做Stasi線人而躹躬下台。德國統一後,國安的祕密檔案逐步公開,市民紛紛索閱關於自己的檔案,因為他們困擾多年,最想知的就是「邊條狗賊篤我背脊」,但當他們看到白紙黑字篤灰者的名字,有些人是無法承受。今天中學已經出現了類似Stasi線人的篤灰者,英華中學副校長丶培正中學副校長,恐怕都是被自己校內同事告發。



香港,曾經是一個「信任」的社會,國安警察的出現,會徹底改變我們的社會精神面貌,朋友丶同事丶親友互不信任,delete post丶quit group丶剷連儂牆丶退出黃圈丶只是開始罷了。最後,推薦大家看一套真正驚嚇的「非恐怖片」,2006年德國電影《竊聽者 》(Das Leben der Anderen)。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