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拖一年半】裕美問有冇背着她溝女 林作:我就係鍾意佢夠簡單
  • 2020-07-03    

 

林作跟裕美公開戀情後接受訪問,林作說話多,裕美難得發表,不過兩人都互相欣賞。

林作開首便講問題核心,他認為要用「一針見血」方法才可解決林母和女友之間矛盾。聽完林作的策略解說,裕美讚嘆:「佢講得咁好,我仲可以講咩。」

男朋友說話句句入心,要裕美說兩人第一次見面,她自言印象一般,不過林作的一番話卻留下深刻印象。林作說追女招數也是要一擊即中:「追女仔一定要留低最強烈第一次印象,呢個印唔需要係好嘅,但一定要強烈,要佢返屋企一直諗起你就可以,佢可以好憎你,但一定要成晚諗你。我第一次認識佢好似喺一間酒吧,喺娛樂公司經理人聚會。佢當時好似話自己有男朋友,我叫佢同男友分手,同我一齊算啦。我話男未婚,女未嫁,要揀一定揀最好。」

不過當日裕美似乎反應不大,她說:「你聽完佢講嘢,點會當真?同埋一個咁瘋癲男仔,點會覺得佢係認真。」

林作就馬上以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愛情故事為例加註釋:「人生苦短,所以我覺得why not!」

未拍拖前,林作與裕美因工作常碰面。
林作與裕美拍拖一年半,二人相處很甜蜜。
林作無做律師後曾轉投教育界,之後又入行做藝人,現在又做保險,瓣數很多。
13年,裕美與同為基督徒的圈外人林恩浩結婚,可惜婚姻只維持了三年便結束。
林作與麥明詩於英國留學時讀名校出身,加上又是學霸,曾被視作金童玉女。

事實,兩個人自此間中在活動遇到,裕美頻頻被稱「好靚女」、「好鍾意你」外,更會在半夜三更收到林作短訊。

「佢問我會唔會再用心去愛一個人,我覺佢夜闌人靜時,有好多嘢諗。我係好認真咁答佢,好長篇咁回覆佢。我記得佢講過,話認識好少人會覆佢咁長留言。」她說。

真正打動裕美,因為在她口中的「阿作」優點多,心地好:「佢人好好,同埋好細心,亦唔係一個大男人,但係好man,雖然佢行徑唔係好man,但佢寫文章,同你爭論,教你點樣工作,以及老師性格,都係好man。」

林作相信直覺,他以為過去女友受千夫所指包括「出軌」、「家暴」、「整容」等黑歷史,都因為過份簡單而吃虧。缺點也是優點,他十分欣賞:「做人唔應該太高深,有時候合眼緣就係適合,當然相處過,同埋人生經歷多咗,選擇伴侶就係揀一個好人已經可以。佢係一個好人。咩為之『好』?好複雜好多定義。但有幾樣我都好介意,就係做人可唔可以簡單啲?可唔可以唔好咁孤寒?可唔可以唔好咁多瞻前顧後。裕美撞板咁多次,正因為佢份人好簡單,我真係只想要一個咁樣嘅伴侶,唔想要個複雜,我鍾意佢呢方面,可能同佢讀書成績差有關,但呢方面我覺得無問題。」林作說。

互相欣賞又未必能取得完全共識,尤其在婚姻上。

好像林作認為婚姻無聊,縱使他求過婚多次,又送埋戒指。

裕美也了解他的作風:「佢只係玩玩吓,其實求咗一百次都有。」

林作說約兩年前,他飲酒飲到每星期斷片兩至三次,而每次都會做平日不夠膽做的事。求婚是其中之一。

「我覺得兩個人維持好關係最重要,亦係真正重要嘅事,呢方面我絕對唔擔心,我覺得我哋過得幾好。」

他更指趁著有鏡頭見證,問裕美有否受到「家暴」?又沒有「出軌」?裕美又反問他有沒有背着她「溝女」,面對鏡頭,兩個人都輕鬆合拍。
+5

不重視婚姻,問林作會否為女友買保單,他坦言:「二十歲左右,我已經將人生所有保單安排好,一個懂得安排自己人生嘅人,一定會咁樣做,所以近期無改過自己保單。不過仲有一種更簡單做法,就係立遺囑,不過我暫時未寫過遺囑。其實立遺囑隨時可以,有兩位見證人就已經生效,可以隨時寫隨時改。我聽過一個幫富豪做嘢嘅律師講,富豪每次帶一位女友嚟,就寫一份遺囑,當女朋友去洗手間,佢就會撕爛。」

裕美立即拒絕:「咁你唔使寫畀我,我肯定你會撕爛,多此一舉。」
林作早前開腔護花,撰長文力撐裕美人格、品行、道德觀近乎完美,是自己遇過最心地善良之人。
林作跟裕美公開戀情後接受訪問,林作說話多,裕美難得發表,不過兩人都互相欣賞。
裕美說兩人第一次見面,自言對林作印象一般。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