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出望外】六緡都偷(王喜)
  • 2020-06-30    

  • 【喜出望外】六緡都偷(王喜)

 

月薪 36290 至 46295 港元的警長劉晉寧被發現最少偷竊十一次,盜取財物價值由六元至幾仟元不等。律政司呵護備至,特准控罪書上被告職業欄留白,故意隱藏劉晉寧的香港警察身分。到底,被告警長劉晉寧是如何獲得律政司這多餘又無效的庇護呢?

首先,控罪書裡的陳述都必須得到律政司同意才可進入訴訟程序,如果控方,即香港警察因爲疏忽漏填被告警長劉晉寧的職業是香港警察,而將錯就錯、故意藉此疏忽去利益被告,未免太露骨,有失律政雄風,故可能性不高。

行賄律政司作不恰當的公職人員行為?以前的香港也許不可能發生,因為沒幾個律政署的官員會對麥當勞六至十一元的物品起貪念,薪水夠買幾部iPhone XS 也有餘。可是,時到今日,世上無絕對,別再想當然。

往下再推演,警匪劉晉寧可能來一記梨花帶雨哭訴那六至十一元麥當勞物品,是偷來送給八月出生的子孫玩,那三部盜用他人信用卡買的手機,是為了一家三口隨時隨地連繫感情用的;只要巧妙地遇上梁潔宜或吳重儀,定必被裁定高尚情操,雖不完美卻人之常情,然後無罪釋放。復職後,小劉定必「毫不懷疑地服從上級長官的一切不合法命令!」(噢,是不是多了個不字,需要刪掉它嗎?)

綜合而言,律政司特許留白職業一欄,誤導公眾被告是無業遊民,拾荒維生的低端人口,掩藏真正高尚職業是「維護法紀」的香港警察,其動機好可能是企圖維護香港警匪的聲譽!(噢,我是否又又打錯字?)畢竟,律政司有工開,全賴香港警察四出拉巿民入封鎖線、後巷、警車或警署,才產生罪案和被捕人,繼而衍生林林總總沒有多少成功入罪機會的案件,再呈交律政司過目審理是否提出訴訟,也就是沒有香港警察生產案件,律政司就無工開。要是動動手頭、翻一翻電腦檔案紀錄,發現連六元小物都忍不住要偷的警匪劉晉寧,過去曾經遞交過多少件案件給律政司索取准許去告香港人的話,那怕只有一件,也夠今日的律政司有眼無珠,無地自容?不過,律政司有本事憑文件夾中,一張又一張白字連篇的口供紙,判斷要不要將被告告到終審法院,卻無從稽考被捕人是否被性本賊的匪徒濫捕濫告,酷刑逼供,也是「唇齒相依,情有可原。」

八月生的警子孫啊,縱使跟大眾一樣,失去部分與生俱來應有的人權,但是,你們卻比非警子孫的香港人好多了。我們是用自己皮包的錢打官司,你們爹娘也是用我們皮包裡的錢打他們的官司,夠特殊吧?就算案件被上訴庭判定為no case to answer 、no crime disclose 或absolute discharge都好,除動不了你爹娘都分毫外,他們亦可如常四出拖人入法網,確保你們這些警子孫能安枕於高貴地段的紀律部隊宿舍而無憂無慮。那件價值六元的麥當勞小物更是得來不易,八月生的你要好好珍惜你爹的心意啊。該給你取個怎樣的名字好呢?McDonald LAU?Six Dollar LAU? Credit Card LAU?還是,Police LAU好呢?

題外話:跟朋友下午茶時,他問:「依家屋企重貼咗嗰啲嘢,今日(2020年6月30日)係咪清哂佢會好啲呢?」。連文宣兩字都不敢講,要用上「嗰啲嘢」,抬頭藍天白雲,笑問因果何處?

王喜簡介:

前生救過人生命,今世命中得華蓋,火場再救兩同袍,從此科幻稱英雄,卸甲還槍進金樓,隱姓埋名笑迎人。問風水:南山北水九運火、問遺失:生離總比死別好、問自身:妄想悶聲發大財、問天時:願榮光歸於香港。高效能自閉及重度強迫症患者一名,恐懼人群卻賣藝維生,表面無畏,內心怯懦。滿身矛盾,可愛又可惡的五十男。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