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移居台中尋夢】前四季餅廚賣樓套580萬 6,000蚊租鋪開店:呢度多啲創作空間
  • 2020-06-30    

 

在四季酒店啖甜品,是高級享受,不過當四季酒店餅廚Kenny過到台中開店,原本價值900港元的粉紅色天鵝造型慕絲蛋糕,現在台中也是賣900元,不過卻是台幣,「在母親節賣800至900元,香港會有人捨得買。」萬事起頭難,試過整個星期只做到100港元生意。過江龍移居台中,Kenny笑言以「跳樓價」平賣手藝,但一切都值得。

Kenny造餅履歷光鮮,在迪士尼酒店甜品部任職8年,再跳槽到獲米芝蓮三星認證的四季酒店餅房,「四季餅房大廚問我有沒有興趣,就入去做助理(糕餅)總廚,即是二廚。」入四季前,在另一間餅店做主廚,遇見未來太太Katie。Katie笑說,「我們在餅店相識,佢係我上司。」Kenny緊接著說:「依家佢係我老闆。」由於移民的主申請人填上太太名字,店舖名義上「最話得事」的就是太太。

香港賣樓 補貼台中生活


「開店,是一入行就有的夢想。」Kenny與Katie結婚初期就有共識移民,原本首選新加坡,但是移民門檻太高。來台中旅行過幾次,發覺這邊也有吃甜品的文化,適合他們長居及創業。捨棄在香港月入三、四萬元的穩定工資,現時工資變成零,Kenny認為有更多創作空間是值得的。「每一間餐廳也好、酒店也好,本身大廚也有一些程序設好了這裏要賣什麼。以四季酒店為例,賣一些精緻、高級的這類型,風格上預設一定要坐着用碟慢慢吃,而非買一個蛋糕後,可以帶回家或者在其他地方享用。」

甜品一定要小巧精緻,才是好?Kenny另有想法,「我反而覺得不同的甜品,應該用不同的方法來製作,像我們的『章魚燒』(朱古力餡餅)也有也要大口吃,才吃到最好味。如果我開一間餅店,我會造一些親民之餘,但又吸引到客人的甜品。我也不會在很高級的酒店內,買一些不是那個類型的產品。台中旺區500多呎鋪位,還有一個地牢,租金現時為24,000元台幣,折合6,000港元。「這條巷的人流不多,可能一個鐘內也沒5個人行。」現時甜品店未有盈利,「生意額有3,000元台幣,即是1,000港元也不夠,已經算是好的了。」

選址在台中最活躍的西區,亦是最多商場的地方,但人流也是小貓兩三隻,Kenny來台後才發現台灣人消費習慣大不同:「台灣人要去你的店舖,真的是會特意騎機車來。香港人行街,例如行旺角,見很多舖頭,隨意入一間店購物,但是台灣人真的不會的,他們喜歡網上做好功課,今日要去這間店舖,就自己騎車來這間店舖。我們打開門街上人樓真的不多,甚至星期六日我們行街,發覺那應該是比較旺的區,但也是沒什麼人行!」

二人改變策略,平日星期一至四,專接網上訂單,讓顧客到工作室領取。甜品的口碑靠顧客在朋友圈內一個傳一個,Katie指生意額有增長,不過就以「龜速」來形容。人在異鄉想紮根,所幸台灣鄰里雪中送炭,「他們(台灣人)很溫暖的,我先生的國語比較差,客人聽見就會主動問你們從哪裏來?就會主動與我們聊天。有時早上有郵差寄掛號信給我們的店,見我們是香港人,就會主動跟我們說『香港人加油!』就算是送雞蛋的叔叔,也會跟我們講『香港加油!』」在台灣打拼,苦差當中,帶點甜。

自由 香港買不到的奢侈品


「我們做的事情真的是手作工,上班的時間不短,在店內一天12、13小時,也是很基本的事。」就算再忙再累,比起香港的壓迫節奏,這裡有著不一樣的空氣,「但是很自由的地方是,我們可以自己安排好多事情,例如我今日突然決定,我也是臨時決定不如快閃落台南,就很任性地駕車去台南,快閃了兩日一夜,去了一個小旅行。」視像訪問當日,兩小口子就去了宜蘭海邊「快閃」旅行,尋找創作靈感。

台灣不但實現兩夫婦的創業夢,更加令他們敢有下一代,「在香港生小朋友是好貴的,起碼我要換樓,因為我的單位只得一房,還有很多興趣班需要幫小朋友報名。在香港生小朋友,可能真的要400萬元港幣,但是在台灣有朋友跟我們說,在這邊生小朋友政府會有補助。」台灣政府鼓勵生育,台中市育兒補助政策中(下列為台幣),生每胎可獲津貼10,000元,雙胞胎 30,000 元,三胞胎以上每胎 20,000 元。依補助資格再有育兒津貼,每月 2,500至 5,000 元,派至 2歲。

「如果我生了一個小朋友出來,但是到時教育可能很洗腦,我覺得就算我與他接觸,我也很難再教得返,很難地再糾正他。」Katie 補充道:「還有在台灣生一個小朋友,我不用撲醫院,又不用晨早流流報學校、幫他爭床位。」

對港人來說,生活在台灣的好處,不得不提住屋,台中兩房單位,大樓有機車車位、私家車車位,有管理處,月租僅約港幣5,000元,「那刻心想一定是好抵!所以就租了這裏。」簽下一年租約後,才從其他來台的港人口中得知,原來租貴了,「有些人用我們同樣的價錢,已經是在住三房。」台中一頓飯價格也低香港一大截,兩公婆伙食合共最多用1,000元台幣一日,全家租樓及吃飯一個月才花5萬元台幣。

612賣樓 沒甩難的感覺


Kenny與Katie如許多港人一般,儲錢上車,2016年買「朗屏8號」樓花,結婚後才入伙,剛住了新樓一年,就賣樓套現580萬元移民,但原來賣樓不是最掙扎,「掙扎的地方是,如果我不是這樣的情況走,好像走得安心一點。五月的時候已經有人想來睇樓,一切都好順利,但是簽約賣樓的那一天是612,反而那一天會有‥‥‥你明白嗎?即是簽完約有沒有開心的感覺,因為發生太大件事。」

兩夫婦於612之後,也繼續與民眾上街抗爭,坦言心裡其實很害怕:「因為天橋上有很多警察攝錄鏡頭拍攝,自己又正申請移民,怕出事,於是就將自己打扮得很密實。我們11月底才申請良民證,說句不好聽的,萬一發生什麼事,良民證一沒了,基本上就不用想這件事(移民)了,但是我們已經買樓,又已經辭職。所以對出去的地方我們都有所考慮,但是出到的,我們盡量都會出。」

612當日,二人賣樓,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在另一令港人難忘的721這天,二人更親歷其境,「因為我們住在元朗,那時其實我們正在回家,打完人下一班車,就是我們那班車。」Katie憶述,「所以我們在那站上等了很久很久,更要在元朗站停站的時候開車門,見到月台有一灘灘血跡,有血的鞋印那樣。那一幕我現在回想起,又會毛管戙,好驚。我想過香港會有一處這樣的地方,完全無王管,這是沒不曾想過的事情。」

大難當前,不少港人想逃離,而Kenny 兩夫婦手握移民入場券,卻流露著一絲絲愧疚,「我好想出去做些什麼事,但是我已經all in(將所有押注)在移民這件事上,好像沒有回頭路那樣。」

Kenny感慨,「在香港居住了這麼多年,如果沒發生任何事,我們順利賣樓離開移民。反而這個時候走,好像因為香港這麼亂才想離開。實際上其實香港對於我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地方,我們看這麼多事情發生,臨走那刻,又會想留下來繼續給予支持,盡量做可以做到的事情。」

不擔心明日台灣,會變成今日香港嗎?「經歷了這一年這麼多事,不論疫情還是反送中等,台灣也有打算,台灣人也認清了很多事實,我們希望或者也相信他們會抗爭多一點。我個人認為經過這一年的事,國際上給予中國的壓力應該會增大。」



撰文:邱嘉幸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