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醫學會黃藍之戰 潮州怒醫再上陣:出聲都唔敢 應該執包袱!
  • 2020-06-27    

 

有百年歷史的香港醫學會,7月14日選出新內閣,由會長至會董,都會經醫生會員一人一票選出,做過四屆會長(2004至2008年、2010至2012年、2016至2018年)、72歲的蔡堅,也披甲上陣,被喻為是醫學會內的「黃藍之戰」。

過去一年的社會運動,使醫學會內部出現嚴重撕裂,而面對國安法的實施,更令不少醫生感到萬分不安,擔心香港醫學會淪為國內醫學會的分店。

此時此刻的香港醫學會,正站在十字路口的分水嶺,面對社會崩壞,醫學會已怯懦多時,蔡堅認為不能再忍,亦不能再等,希望把握今次選舉,帶領香港醫學會為病人、為醫生、為港人發聲,「如果連出聲都唔敢,應該執包袱收工!」

過去一年,由社會抗爭運動到武漢肺炎爆發,黃藍兩派在香港醫學會內的立場截然不同。去年6月,蔡堅已要求政府暫緩修例,但醫學會會董拒絕;之後警暴橫行,除了年輕人,亦有醫生被濫捕,蔡堅要求醫學會表態,醫學會依然噤聲;去到疫情肆虐,市民應否帶口罩這關乎生死的問題,醫學會亦不及時出來回應,令蔡堅感到非常失望。

應做就要做


記者問點解,蔡堅說:「醫學會裡面有人不想得罪人。」

「你就唔怕得罪人?」

「我唔係唔怕得罪人,但覺得應該做就要做,要出聲就要出聲,暫時來說,香港人仍有權利出聲,如果連出聲都冇權利,應該執包袱收工,自己都應該退休唔做。」

「有人話醫生醫人就得,講咁多嘢做咩呢?」

蔡堅即時回答:「因為有人受傷呀!社會運動中,有人被扑穿頭、射盲眼、騎住條頸呀,這些大家都見到,我不支持掟氣油彈掟石,但如果暴力持續,而有權力一方的暴力不斷加劇,對香港點會好……所以我最初叫特首暫緩執行送中法,結果特首最後都係取消,the bill is dead,證明當時我是思想上正確,但醫學會連咁都唔敢講,相當失望。」

「今次選舉,你覺得是一場黃藍之爭嗎?」

他笑說:「我唔鍾意被人標籤,我今日戴了綠色口罩。」之後回應:「會內有藍,亦都有黃,但今次亦非純粹藍黃之爭,有好多意見方向大家都不是一致,已經積聚了一段時間,現在要選舉,當然相同意見的人會走埋一齊。」

除了不敢發聲,亦有不少人批評醫學會做事缺乏效率,蔡堅也表認同,「我覺得個會反應係慢,疫情爆發咗,市民究竟係咪要戴口罩,都要等到世界衞生組織出信先做回應。」

要主動出擊


香港醫學會在1920年成立,最初是中環醫生組成的一個社交俱樂部。蔡堅在1987年獲時任會董「金刀梁」梁智鴻邀請加入,在2004至2008年、2010至2012年、2016至2018年擔任會長,累積做會長時間最長,「我最難忘的事唔係做會長,而是在20年前自己走去城市論壇講醫藥分家,當時這個議題討論好熱烈,我未得到會的支持下,去做放蛇行動,令輿論有一個轉向,結果醫藥分家做唔成。」

當年血氣之勇,蔡堅記到今時今日,這件事也反映醫學會內的運作方式往往跟不上時局轉變,情況至今都沒有大改變,「有時成個會只靠個人領導,當個領導反應係慢和遲,咩都要慢慢傾慢慢講,個會就會變咗捱打狀態,你要主動做事,主動出擊,才可以發揮功效。」

進退之間,蔡堅有他的原則。他在1972年畢業於港大醫學院,之後在伊利沙伯醫院行醫,那個年化正值文革,他看到很多人逃難來港的慘況,「有人游水來港時被鯊魚咬斷腳,落到來在醫院監房拘留和醫治,佢哋跛住腳行,但一餐食五碗白飯,我們當時見到就話,嘩,點解咁飢餓呀;有些游水游到低溫症,我要掟他落暖水缸,暖好身,先可以呼吸走動;有些大住肚來,求我們證明因為身孕不能返回國內,要留在香港,這些都是我經歷過的事。」

80年代蔡堅轉投私人私場,在太子執業,期間曾因對香港前途缺乏信心,移民加拿大,「因為見到戴卓爾跌倒呀!當時個個都想搵條路走,英國俾埋居英權我,但我不是太喜歡英國,我細佬在加拿大,便過去加拿大。那時我40歲,在香港已是專科醫生,但去到加拿大要重新來過,做實習醫生9個月,考幾十個試,先考到加拿大醫生牌。」

六四回歸


八九六四,卻催使他歸回,「當時我在電視見到六四的情況,決定返來香港,當時情感受到很大觸動,覺得離開咗自己出生地方,是背棄了應有的道德和道義。」辛苦考到的加拿大醫學執照、舒適自由的生活,都通通放低。「個牌留咗20多年,都冇再返去做過,雖然可以在加拿大執業,都唔去做啦。」

過去一年香港發生的事,仿如六四翻版,對他又是另一次大觸動,「呢一年發生的事,令我極度傷感,見到後生仔做咗應該是大人做的事……我70幾歲,打又唔打得,跑又唔跑得,後生仔就做呢啲嘢,一來為他們擔心,不敢說為他們驕傲,只希望他們不受到傷害。」

「我覺得香港的大人唔應該放棄呢兩代的年輕人,他們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鼓舞刺激,才去參與這場運動,但如果政府一刀切放棄那些被拉的八千人,我覺得是本末倒置,唔去攪清楚問題所在,反而掉轉頭傷害我們下一代。」蔡堅的兒子也是醫生,太太是會計師,「佢哋唔會生啦,咁既時勢。」

時局險惡,但蔡堅說醫學會內有人並不怕覺得共產黨可怕,「有些醫生會董唔覺得共產黨可怕……」但他不認同,「我睇劉曉波、王全璋的案例,我會參考這些案例……中國自古以來都有文字獄,好似『維民所止』案,個官就被雍正斬全家,歷史到現在都沒有大轉變,令人好遺憾。」

根據史載,雍正四年,時任禮部侍郎查嗣庭奉命出任江西科舉主考官,出了一道本自詩經的八股考題「維民所止」,本意指的是國家擁有廣闊的土地,供於百姓棲息、居住,含有愛民之意。但有朝中大臣指「雍」去掉頭就是「維」字,「正」字去掉頭就是「止」字,認為查嗣庭以此為題暗指砍雍正腦袋。雍正知道後,勃然大怒,下旨將查嗣庭一家收押,查嗣庭最終死在牢中,但雍正帝怒氣難消,將查嗣庭當眾鞭屍,家中凡年16歲以上者皆斬,其他家屬流放到三千公里以外,牽連的江西官員全部革職查辦。

收到投訴


讒言可畏,記者訪問當日,他說剛收到醫委會通知,指有62位市民聯名去信醫委會,投訴他早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詆毀香港醫學會現任會長何仲平和其他會董,違反醫委會《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中傷同業」和「自我宣傳」條例,要求醫委會「嚴肅處理」。電郵更副本抄送至特首辦、政務司長、保安局長和中聯辦。

「過去有冇收過呢類投訴?」

「醫學會選舉有史以來,都未被人這樣投訴過……由我做醫學會,鄔維庸做會長開始都沒有,這次有好大的政治因素。」

「嬲嗎?」記者問。

「又唔會好嬲,但覺得煩……因為投訴去醫委會,係關乎醫生執業的資格,要準備搵律師抗辯解釋,點都會影響我安排的時間,將參選的精神分心。」

「怕唔怕會輸?」

「輸贏唔係大問題,我做咗咁多屆,都打過好多次仗,選舉委員會又做過,由董建華開始做到呢一屆,次次都係咁選,差唔多次次都贏,係醫委會試過輸,醫學會選舉輸過俾勞永樂,其他都OK。」

淪為分店

個人榮辱,他不太上心,最擔心反而是香港醫學會的前景。他說香港醫學會近日收到國內醫生組織中華醫學會來信,要求加簽一份文件,令他感到山雨欲來,「中華醫學會來信,要求香港醫學會加簽,信已經寫好,是發給世界醫學會的,要求世界醫學會不再提及國內器官移植的事,不要接納台灣成為會員,這些做法我覺得是想顯示一個主僕的地位,要求香港醫學會跟隨中華醫學會的做法,令我們好擔心香港醫學會會變成中華醫學會的分店。」會董也覺得事件非同尋常,商量後決定不加簽,但又不知如何處理,唯有另外寫信回覆中華醫學會了事,蔡堅說,像這樣的事,以前從未發生過。

體制湧現變化,仍然相信一國兩制嗎?他說:「鄧小平講的一國兩制,當然係信啦,現在……當然有保留了,要等國安法落實,睇清楚詳情才可以評論。」

「會返加拿大嗎?」記者問。

「我都老啦,72歲,有69年係香港居住,無論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都在香港,成個生涯都在香港,迫走我都幾難,不過後生的應該走,我覺得。」「醫生走晒香港會點?」「咪有一批國內的醫生來填補……」

雖然對前景感到悲觀,但蔡醫面對今次醫學會選舉,依然搏盡,「我的內閣全部文武全才,有老有嫩,我最老,後生有廿幾歲,有政府醫生,有私家醫生,有專科有普通科,好多元化,有唔同階層和水平,大家都有共同目標,希望做好會務,能夠發到聲音,等人知道,醫生係care,醫生係關注社會,亦都關注市民和病人。」目前香港醫學會有一萬名會員,所有註冊成為醫學會會員的醫生,包括公立和私家醫生,都可以一人一票方式,選出新內閣,投票截止日期為6月30日,結果將於7月14日周年大會上公布。

雖然已離開政府架構多年,但他也留意政府醫生的動態,近日曾發動醫護罷工的醫管局員工陣線,計劃授權理事會可因社會運動而發動罷工,蔡堅勸喻要三思,「罷工是醫生一個死穴,無市民大眾會支持醫生罷工,上一次的罷工是因為擔心裝備不足,擔心唔封關會令感染人數增加,是有其理由。我唔知他們今次的行動會點做,但我會建議避免影響任何市民,如果工業行動影響市民,一定俾人有藉口打壓,作為前線醫生,做事要好小心。」

醫生使命


香港醫學會的格言是「維護民康」,這亦是蔡堅的堅持,「生命對醫生係最寶貴的,在香港做實習醫生時,試過不停搶救一個十幾歲的小朋友,佢有血癌,死梗,但都要搏命搓,嘗試在上帝手中,拖多一刻半分,這是一個使命。」

現實是,不少醫生為了賺錢,忘了初心,記者問:「係咪靠大陸客的醫生賺得特別多?」

他笑說:「唔係架,今次疫情,我見到有醫生執笠,做唔住收檔。有我以前教的醫生,移民去了澳洲,不是個個都是風光呀,有些係北區的普通科醫生,本來有好多國內病人,疫情後冇晒,要執笠,專科仲慘,如果啱啱在疫情前出來掛牌的醫生,又無病人,連裝修費都未必俾到……今次災疫,對醫生打擊相當緊要。」

行醫至今半世紀,擁有腎科及家庭醫學專科的蔡堅坦言,做人夠食夠住已足夠,「我睇大眾普通病人,病人收入唔高,我的收入同樣唔高,但因為咁多啲人會睇到我,可以幫到多啲人;我住個單位都係阿媽係1978年幫我俾首期,住到依家,都沒有再置業,亦無錢置業,夠食夠住就得,唔使住得好豪華。」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