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港區人大拍住上20年】曾鬧同學戴耀廷阻做生意 今日藍轉黃周小龍:你唔准唔畀我上車
  • 2020-06-21    

 

商人周小龍上週在荃灣Chickeeduck分店放置民主女神像,全城「吹奏」這位逆權商人。突然之間,舖頭人頭湧湧,來打氣的、來「懲罰」他的,來訪問他的,風頭一時無兩。

這位今時今日呈現「極黃」手法的商人,來自一個「藍極圈」。合作二十多年的生意拍擋是建制富商胡法光之子胡亮明和胡曉明。他與胡家,除了合作十多間Chickeeduck分店,還一起營運溜冰場。胡法光為香港電梯大王,菱電集團創辦人之一。《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胡法光曾與譚惠珠等人,於1991年成立了香港自由民主聯會,譚惠珠亦是菱電集團私有化前擔任過多年非執董。胡法光退休後,胡曉明繼承其政治衣缽,是港區人大代表。

G2000創辦人田北辰是周小龍學長兼前上司。周小龍的太太余藻蘊醫生,是余仁生家族的後人。

他生於1964年,畢業於拔萃男書院,與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是同屆同學。不過,當日戴耀廷用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周小龍曾一度罵這個老同學阻住他做生意,最終要男拔師弟出面勸他息怒。今日,由極藍轉向極黃,他否認這是「轉軚」,而是「進程」:「你可以鬧我人血饅頭,但你唔准唔畀我上車(參與運動)。」他認為這場民主運動起碼維持至2047年,現時參與也不遲:「咁你之前2014年開始佔中,咁我向你敬禮,你一係早啲睇到我睇唔到嘅嘢。」

不滿佔中「阻住金鐘」


男拔生政治光譜極闊,有自我介紹於01年畢業的李梓敬、張宇仁、田北辰,也有極黃的杜汶澤、錢志健及戴耀廷。有傳周小龍考慮出戰立法會,記者問他假如要選一位校友替他站台,他將如何選擇,「我唔想搵人出嚟站台。如果一定要我揀,或者我會搵個泛民、支持民主嘅後生仔素人,或者搵男拔萃Head Prefect。」「極黃」的他,說來說去,就是不敢打搞牽頭搞民主派35+的戴耀廷,即他的同屆同學。

2014年,戴耀廷成為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當日還未有勇武,只有「愛與和平」,但他已極力反對,他支持普選「袋住先」,最初他向記者表示當時是政治冷感,記者再追問他的取向,他承認當時親自找戴耀廷「傾吓計」,問這位老同學:「點解你要阻住金鐘」。他笑言最後大家無偈傾:「後尾佢搵錢志健(男拔師弟)出嚟招呼我,叫我唔好嬲佢。」「我嗰時生意好難做,想社會安寧,見條路塞咗咁多日,我自己覺得係不必要。我當時嘅期望係,(袋住先)都係一個方案,好過現狀,會越嚟越好。」

直至去年6月9日,他才為反送中而首次上街,由藍轉黃。直至上星期,他把民主女神搬到舖頭,由黃走向極黃。「我認我四年前睇錯。咁誠哥講網開一面係唔係轉軚?我唔識答呢個問題。我覺得係一個民主進程,我係一個支持民主嘅人,有細路哥嘅人。我期望一個好過現狀嘅方案,但15至19年,我睇到現狀更差,咁就發聲、上街。」
當日戴耀廷用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周小龍曾一度罵這個老同學阻住他做生意。

紅色生意妥善安排


遲來的政治覺醒,有實際的考量。他相識二十年的生意拍檔是胡法光家族後人,對方是「紅底」商人,除了Chickeeduck外,還有電梯及地產生意,故他一直無就政治意見發聲。直至月中生意控股權被妥善安排好,周小龍向胡家買下Chickeeduck全權,而本來共同持有、做溜冰生意的內地業務The Rink則轉售予胡氏兄弟。

生意「互換」之後,大家表面上已分道揚鑣。記者訪問周小龍翌日,即有傳媒找到胡曉明,對方表示十分不認同周小龍的行為。記者再三追問,周小龍與胡家的關係,他承認尚有聯絡,「大家唔同政見少啲來往,但係唔會話割席,佢哋唔係咁嘅人。」他指對方是投資Silence拍檔。「佢哋唔再係公司股東就唔會畀壓力我。好似我賣咗溜冰場畀佢,我都唔會再參與。唔通我話:『你哋咁樣做唔到黃嘅生意。』」

周小龍曾是香港網球總會主席,積極出戰香港網球界各公開比賽。他十歲開始打網球,在男拔讀書時曾擔任網球隊長,連續兩屆校內冠軍。他自嘲自己家境清貧,讀書成績差操行又包尾,當時校長更對他直言:「如果你唔係打網球我一早踢咗你出校!」不過全因他堅持打球,在網球場邂逅他任職醫生的妻子余藻蘊。他至今仍熱愛網球,稱11月有比賽,記者可以去看。他曾出任的香港網球總會贊助人除了他老拍檔胡法光、胡曉明父子外,也有夏佳里、霍震霆等。
胡法光為香港電梯大王,菱電集團創辦人之一。《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胡法光曾與譚惠珠等人,於1991年成立了香港自由民主聯會。
胡曉明繼承父親胡法光政治衣缽﹐是港區人大代表。

精於Marketing


生於一月一日的周小龍,粉嶺馬會醫院出世。「我阿媽話畀我聽,一月一日出世要罰錢,因為要醫生返工。」因為家貧,所以深刻。他靠考入男拔,「那個年代有政府派位,我是求入去。嗰時我哋有X1同埋Y1,我哋入去嘅時候係有三年制同五年制,X1讀五年,然後Y1讀三年﹐我係Y。 」不過「拔萃仔」讀書成績不好,香港中學畢業後,去了美國升學,卻不夠錢完成學位,最終回港工作,任職廣告公司BBDO。那時他知道田北辰的G2000要請人做廣告,預算隨時高達一兩千萬﹐他於是代表公司向這位男拔學長出橋交提案。

與其說周小龍是一個商人,更具體地,他是一個精於市場學的人,靠把口拿到男拔位,亦靠把口獲得高層職位。他掌握到男拔師兄田北辰口味,Sell橋之餘,更成功Sell自己,「同佢傾偈,佢嗰時鬧鍾楚紅老公Mike Chu(朱家鼎,廣告業名人),話佢淨係識做Image唔識做Marketing,淨係拍啲好貴嘅廣告片。我就係因為我做廣告公司,做加德士油站,有做一啲Boutiques。我話我唔係,我會比Marketing Plan,唔係畀靚嘅圖片你睇。大家好投契,佢就話:『你下個禮拜嚟見我』。」誰不知田北辰開門見山邀請他過檔,一做就做市場部一哥。當時他在廣告公司月薪已高達五萬元,不過為了學做生意,仍願意減薪至三萬八千元轉行。上任後,他做了多個廣告,「張學友係拔萃打籃球、林夕沖涼、林憶蓮插花、張德培跳上電車度。」

周小龍在G2000三年,隨之轉到Esprit任亞洲區市場經理,一路平步青雲坐上亞太區營運總裁(COO)。思捷上市,他獲發認股權共六百萬股,而他於股價二元多時行使了三百萬股,並於股價約三十多元時沽出,「Michael Ying(刑李源)都係一個好好嘅老闆。」這成為了後來與拍檔胡家一起收購Chickeeduck的資金。

商人的立場


Chickeeduck主打中高檔童裝市場,全盛時期全港分店高達20間,高峰期時每間分店每月收入高達500萬至1000萬。不過,他坦承生意愈來愈差,租金卻一直加,這六年間租金升了五倍。「業主每次好進取咁加30至60%,甚至一倍。我哋喺海港城租一個700呎的舖頭,呎租要$500租。」相反,生意就一直下跌,分店只剩13間,生意額最差一間可以去到一間二、三百萬元。商人在關鍵時刻轉軚,理所當然。佼佼者正如2003年的田北俊,從倒戈、後來又變得搖擺不定,一路走來,又到今天的「希望聯盟」的中間路線。

聽聽周小龍對國安法的意見,參透他的蛻變。「係呢一個時間,咁重要嘅法律,我嘅睇法對國安法就係,個時間,個Timing好重要,我而家絕對唔支持佢啦,因為呢樣涉及顛覆國家,你應該要講清楚要我哋香港人聽,係我哋嘅普通法入面,乜嘢係顛覆國家,諮詢民意,等我哋有一個信心,咁然後先去做呢樣野。」「其他外國民主國家顛覆國家好大件事,係外國民主國家顛覆國家係拉登嗰啲人。你唔係話畀我聽,我今日做咗樣嘢,我就係香港拉登?」

選舉當前,反共袁弓夷,兒子袁彌昌由撐葉劉到今日自稱中間路線;曾經高票勝出直選的楊岳橋,已被變成「Dead body」;願意參與35+,卻不面對結果的梁耀忠,變成「馮檢基二世」。政治,從來是「今日唔知聽日事」。

撰文:葉嘉兒、梁佩均

攝影:梁正平

周小龍是Chickeeduck的CEO
周小龍上週在荃灣Chickeeduck分店放置民主女神像。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