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秋生連載自傳|耳順】打出個鐵漢
  • 2020-06-19    

 

話說莫大毛也有走去揾嘢做的時候,沒多久,阿保便找到一份地毯公司搬運的工作,同時,我發現原來阿炳在黑道上已少有名氣。我不想因「不受他影響」而失去這好友,亦不想看着他沉淪,故盡力勸告他回頭是岸。

黃秋生不想不想看着老友阿炳沉淪,曾盡力勸告他回頭是岸。

還記得有一畫面特別深刻,有次在他家中,我建議不如大家一起找份正當工作,他用鼻孔回應:唔… 最後我表示重大的决心,你若繼續走到黑,我們只好絕交,他還是:唔…            

阿炳性格是固執的、堅毅的、冷靜的、大膽的,有次他兄長被欺負,他要求我一起去幫他兄長復仇。我提出了幾個會發生意外的可能,他考慮完後,也決定取消行動,不然,一次意外足以致命!阿炳出位的傳聞,終於流入他父親耳中,Uncle 的醫術在那區薄有名氣,原因頗為複雜。他是以難民身分來港的大陸西醫,因身份問題及香港醫生資格與大陸有差異,不可能掛上正式西醫牌照。至於他是否用其他身份行醫,我便不得而知了,反正因為半明半暗,因此有機會認識當地的三山五嶽,當年的旺角更是嶽中之嶽,深不見底。他當然認識黑道,但警察更是朋友,而警察高層更是最好的朋友。有一天,Uncle 和一班警官麻雀耍樂,忽然被問及:「某某阿炳是你兒子嗎?他最近在道上很出位呢,勸他收斂點吧。」就這樣,Uncle 便知道自己有個黑道小哥的兒子。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有天我和阿炳回到診所,那天好像是假日,只有 Uncle 在屋內,炳看見父親便從褲袋中掏出了一個肥滿的名牌錢包,啪一聲把錢包放在 Uncle 面前的枱上,好像炫耀着自己的成就和財富似的。 Uncle 默默地瞄了錢包一眼,輕輕把錢包拿起,再靜靜地走進房間。我和阿炳便並排坐在沙發上聊天,不一會,Uncle 從房間出來,以下發生的事情真的是「電光火石」,一點都沒誇張!

首先是一個錢包擲向阿炳面上,大疊高面額紙幣散滿一地,隨之而來就是如雨下的籐條揮向阿炳頭上及身上,並邊打邊說:「你覺得很威風嗎?錢是怎樣來的?你以為我會高興嗎?你都認識什麼樣的朋友了?養你那麼大就為了讓你做黑社會?」他們原是天津人,急起來應說國語才對,但偏偏全部粤語,由其是那句「你都認識什麼朋友了」,好像說給我聽似的,嚇得我呼吸都停了。

阿炳紋風不動,我是動不了,Uncle 血壓高,急攻一輪總要回氣,阿炳襯這空檔跟我說,Tony 走!說完起身便走,我都尷尬到不得了,當然歡迎之至,跟著離開。臨走前,我考慮了半秒,終於還是有禮地跟 Uncle 說聲再見。顯然在這時間點上說再見有點「戇居」,但這一打,打出個鐵漢。
眼見老友阿炳被父親打,尷尬到不得了,但臨走前,黃秋生仍還是有禮地跟 Uncle 說聲再見。

撰文:黃秋生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