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遍地烽煙(陶傑)
  • 2020-06-14    

 

大陸地攤經濟,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記者會脫口而出,指出有六億人每月收入平均只一千元人民幣。三日之後即前往山東鼓勵人民擺地攤,並讚揚為「人間的煙火」。

李克強的「人間煙火」即刻見效,幾十個城市湧現「經濟低端人口」,亦即五十年代香港的大笪地和小販經濟面貌。其中的商場經濟、淘寶網付經濟、騰籠換鳥高科技經濟,一切強國或小康的經濟模式特徵通通失蹤,回到一九八O年代鄧小平呼籲改革開放的初期。

此一奇異現象,本來問鼎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香港經濟大師張五常教授是此時挺身而出解釋的最高權威。可惜張教授今日已經大隱隱於市,或因為問題「敏感」無法發聲。否則大師權威的解釋,必可為我輩指點迷津。

在大陸,「地攤經濟」迅即成為屏蔽內容。本來只是一種經濟現象,卻被視為政治敏感。但同時中國卻聲稱要在海南開辦「自由貿易區」。資訊自由、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若一名愛國港商,此刻聽了阿董的「香港再出發」口號,滿懷激動,要拯救香港迷途的年輕人,決定帶領十個「香港仔」北上大灣區,讓他們擺地攤,出售十個年輕人的手工藝創意產品,但此時他卻發現「地攤經濟」一詞已經失蹤。他感到困惑;那麼請問他曾經著黑T恤、街頭暴力示威、現在已經被他辛苦感化了的十個香港青年,到底應該去大灣區還是不去?他發現「地攤經濟」與法輪功一樣,遭到屏蔽,是否嚇了一跳,應該取消此一愛國愛港的建設性行為?

他是否應該帶著這十個改過自新的青年,詢問董伯和林鄭月娥,請政府協助安排,是否能北上大灣區讓這十個人擺地攤?如果得到的指令是NO,那麼請問「發展大灣區」又有何意義?

還是在這種狀態之下,一切都屬「敏感」?若在中國的國安法「頒佈」之後,傳媒討論地攤經濟或香港中學通識科由班主任率領學生熱烈爭論,即觸犯了「國家安全」?

中國的地攤經濟出現了與高科技之間的一個Missing Link。美國的全國暴動,也一片「人間煙火」,左匪與黑人暴徒一齊借機作亂,毀壞歷史里程碑、砸爛石像、放火搶掠商店。

美國的示威與香港那一場根本無法比較。有如猩猩與人,都屬於靈長類,但兩者是完全不同的動物。美國早有華盛頓以憲法訂下民主、自由、人權,一九六八年馬丁路德金遇刺,黑人種族問題向來與美國社會同在。十九世紀的黑奴史,種下的經濟結構問題,經歷了機械工業時代,固然無法消化,進入高科技AI的二十一世紀,當大量失業人口由各項專業中遭受淘汰,包括連會計師也可以用數據和高科技替代,那麼貧者越貧,窮人享受社會福利而越生育、基層人口的膨脹引發的種族主義衝突,又尚能不比半世紀前更激進?

美國問題屬於另一個Context,與香港根本尚未有公民普選權,不可同日而語。美國的大暴動,有一個健康的機制可以自我療癒。此次衝突是因為IT高科技,如二十世紀初,差利電影「城市之光」裡的失業人口比例越來越懸殊,無法調和,而且失業人口中、黑人與非法移民的比例越來越高,方有所謂種族歧視的紛爭混入。加上民主黨興風作浪,企圖渾水摸魚,以一場民變一舉擊殺川普連任的機會,中國看在眼裡,認為有機可乘,遂在香港問題施加壓力。

林鄭月娥班子只是在這幾條夾縫中張惶失措,現在只懂得接受指令的木偶。

正如太平洋戰爭時期,日本要吞併東亞,英國無法防守,香港地位也危如纍卵。香港的地運,八十年之後進入另一場大博弈、大挪移、大變動,但新的一代在網絡和全球化之中洗禮,千禧年後至今二十年,不再是日軍打來時,爭相踐踏的難民。

香港年輕人是否能上大灣區擺地攤?這是一個黑洞式的問題,特區政府官僚無法解答。全球化確實Connect了跨國界的一整個世代,對人權和自由平等的追求。在這方面,香港年輕人與美國的Black Lives Matter確實又殊途同歸。面對十四億人,動不動就聲稱「香港民主有沒有經過全國人民同意」之類,Hong Kong Lives Matter與Black Lives Matter,在全球化的結構中,其實一樣。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