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在台中】40萬開耳環店 兩小時一個客都無 移居台灣半年26歲港男:要預搵得少
  • 2020-06-13    

 

反送中運動一年過去,國安法襲來,愈來愈多港人去意已決,查詢移民事宜,但一個至關緊要的問題懸而未決:「去到點生存?」取得戶籍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找工作或做生意,也要克服異地語言及文化種種難關。台灣是熱門移民選擇,物價水平比香港低,但是打工收入也相應偏低,落戶後搵食艱難。本身全職炒股的Jason,今月2月與太太移居台中,更加實踐很多人的夢想——賺取香港高收入,在台灣低成本生活。

台灣提高投資移民門檻


移民台灣有四種方式,分別是升學移民、專業移民、創業移民與投資移民。不是為了去台灣讀書,或本身專業不符,就要有足夠積蓄到台灣做生意。投資移民門檻是至少600萬新台幣,創業移民則是投資200萬新台幣,金額較少,但是不容易申請,要有比較獨特的創業項目,例如獲政府或者科學園認證,甚或曾經在國際、大型比賽中獲獎等,才有更大機會成功申請創業移民,於是Jason選擇了投資移民。

去年赴台居留港人新增四成至5,800人,台灣政府在今年三月修例,抬高投資移民門檻。投資金額600萬元台幣不變,金額需要證明注入在台灣的公司戶口,但是營運年期由最少一年增加至三年,每年至少要聘請兩名台灣籍員工,還有要開實體店而非網店。台灣移民部門亦會要求申請人,提供稅單或糧單等證明收入來源,一是打擊洗黑錢,二是是防止紅色資本滲透,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較少被懷疑與紅色資本有關。

Jason指當局沒有要求一定要用盡這600萬元台幣投資金額,但一定要顯示公司有實業、生意一直在營運,而非空殻公司。有些移民中介會提議申請人入股公司,由他人打理公司,他表示這種做法或會令移民資格受質疑。「當移民局或國稅局的人突擊檢查,問你這條數怎麼來的,或者你怎麼聘請人,而你又答不出的話,就很危險,可能他會認為你穿煲,因此影響到身分證批核,或者甚至拒批。」他預計與太太在台中營運飾品店最快一年後,即明年3月,就可取得台灣身分證。

創業倒閉率九成


「租是平,人工是好平,但在人流上與香港沒法比。在台北市還好,在市中心還好,在台中的人不會行路的,你不會見到很多人行路,長途的他們會駕車,短途的一定是騎電單車。在這裏創業要有客人、要生存,是很難的。我們的飾品店,可以兩小時內沒人走進來,是很常見的。」

Jason深明要在台灣創業賺錢,難過登天。據台灣經濟局的數據,在台灣創業一年之內倒閉率是九成,非本地人初到貴境創業,更是難上加難。Jason與太太兩、三星期前開飾品店,由於耳環細細件,需要的鋪位空間不太大,於是在商場內租用80呎的鋪頭,租金約一萬元台幣,加上入貨、會計師等雜費,預計一年使費合共150至250萬元台幣,先試水溫。他們剛好在新制前申請移民,因此也毋須聘請員工,兩小口子打理公司,暫時沒盈利。

他希望掌握到當地人市場需求,直至生意有利潤,再考慮擴張。「台灣人究竟鍾意什麼耳環呢?原來台灣女生被騎電單車,因為戴頭盔,他們不喜歡太大件或太重的耳環,這是來到才知道,因為香港人不會騎電單車,或者很少,女仔就更加少。」

中台文化相近但也有差異,「你問台灣人,十個有九個也不會在茶餐廳食公仔麵,點解?一來我自己識煮公仔麵,我在屋企煮就行了,好平的,可能幾蚊一個公仔麵。但你喺度食,在港式茶餐廳也不是平的,可能都要80至100元台幣食一個公仔麵,他們覺得不划算。或者午餐肉,我們喜歡吃,他們覺得很鹹,不喜歡,飲食上就有這些文化、價值觀不同。譬如開飲食店的,就要注意。」

主要收入來自炒港股


Jason 自嘲是廢青,畢業後沒入過公司做正職工作,而是全職炒股。他第一次買賣股票是在中四,買書自學,「其實前期過程很辛苦,也是不斷輸錢,甚至試過什麼也買,牛熊證、窩輪、期權。」他指自己很幸運,2015年及18年迎來大時代1.0及2.0,細價股市場處於非常瘋狂的時代,上市後一段時間就可爆升幾倍,「這是最容易獲利的年代」。當時Jason只是讀大學二年班,就贏了大概300萬元。畢業後到過電台節目主持財經節目,又以「股市探險家」筆名出過殻股入門書。

炒細價股聽起來很高風險,但Jason認為也有安全的做法,就是買一些估值很便宜、股價很殘的殻股,像釣魚般坐等賣殻。「第一個真的贏大錢的股票就是1250,前稱金彩控股,現在叫北控清潔能源。買入這股票後,一年股價也是浮浮沉沉,要靠耐性買賣了。後來金彩宣布賣殼給北控,股價因為賣殼升了很多,19倍的升幅。我自問不是一些短炒的高手,沒辦法在1.9元的時候全沽,大概平均作價1元全沽了,贏了10倍。」

在台灣炒港股的優勢是,兩地沒時差的,如果移民去歐美,就可能要凌晨起身睇股市。「在台灣生活網上買賣,出街用手機報價app,也很方便,可以說無論在香港或者來到台灣,我想獲得的資訊或者掌握到的股票事實,以及落盤買賣,基本上與香港一模一樣。」Jason稱全職投資絕不輕鬆,收入大上也可以大落,存在很大風險,「我不會說賺到這筆錢便生活無憂,可能一個巨浪令你無法翻身,永遠也要保持這種觀念生存下去。」

移居台中的決定


Jason去年1月第一次來台中旅遊,感覺台中很慢活、很舒適,那次旅行猶如埋下一個種子,希望日後有機會移民台中,只有26歲的他,本來沒想到要這麼快移民,一心想在香港的金融市場中多掙幾年錢,但去年反送中運動爆發,眼見港府腐敗、警隊墮落,令他坐立不安。

「最深刻是721 ,當其時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熟悉的以往警隊也不是這樣的紀律操守。好像以前去完旅行,每一次飛機降臨赤鱲角機場,覺得始終香港都是最好,都是我們的家。但是上年下半年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後,再去旅行中回來是感覺已經不同,幾好的感覺而消失,香港已很陌生。」

Jason與太太商量後,二人一致心儀台中,九月份特意到台中住民宿,像當地人一樣生活、睇樓。度過30日「試用期」後,就「扑錘」,租下市中心新樓4房單位,實用面積1,300呎,包括一個車位,月租四萬多元台幣(折合約港幣12,000元)。10月底,兩公婆就正式入紙申請移民。

不揀台北皆因太似香港,「我們覺得既然要移民,想要轉換一個環境,我不想由一個香港搬到另一個類似香港的城市。我不想迫地鐵迫巴士,落到條街周圍都係人。」高雄也不在移民清單上,最大考慮是對當時仍在任市長的韓國瑜沒好感。在語言上,台中使用台語的普遍程度,沒高雄這麼高,減少不諳台語人士「雞同鴨講」的情況。

在台繼續抗爭


Jason坦言,香港隨惡法每況愈下,對香港也沒有太多留戀,沒計劃過將來回流香港。「移民真的要很熱愛這個地方才做這件事,純粹只是想避難,純粹拎張身分證就走,我就不太認同這種想法。」

不過,他和一班同樣移居台灣的港人,不忘香港的狀況,不時自發組織聲援香港活動,悼念六四當日,接近過百港人聚首一堂,唱民主歌,「唯一我哋可以做到的事繼續支持大家,繼續支持當地黃店,間接將錢捐給保護傘或者其他團體,其實都是一種大家幫忙去抗爭嘅手法。」

「你話台灣會不會赤化?會,但我更相信台灣人會越來越團結,台灣的未來是年青人的,我們仍然能夠改變未來,像今年的總統大選、最近的罷韓一樣,繼續抗拒中共的統戰。」



撰文:邱嘉幸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