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出望外】講到陰毒(王喜)
  • 2020-06-09    

 

先由朋友轉發給我一篇刊登於微信、以「王喜刪面書帳戶暗示家長帶孩子移居」短短約三百字的報道說起。文中大致抽取我在五月廿二日上載到《隨喜遇見》頻道的片段,標題為:「刪除帳戶」,內容不贅述,聽得懂廣東話的人,就會發現這篇微信關照我的短文有幾陰毒。客客氣氣的文筆,先褒獎我的頻道受大眾歡迎,繼而將我的廣東話內容,翻譯成大陸用語,貌似如實複製。等等!自2015年被愛国藝人黃安一則微博,將我踢出紅色經濟圈,五年後的今日,何以浪費寶貴的大內宣傳資源,給王喜宣傳呢?當然別有用心啦。

報道只提取我刪帳戶後對香港人的叮囑,卻刻意刪減我在原片中,提到《港版国安法》若通過後,憂慮網友和自己,在立法前對某幅照片、文章或留言,曾按下分享、讚或回應,而該照片、文章或留言,卻在立法後被有追溯力的《港版国安法》裁定為分裂国家、顛覆国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勢力等罪行,任何人曾經分享、讚或回應它們,就等同干犯了某條《港版国安法》。因此,下定決心刪除帳戶,保障大家免於昨天犯了明天立的法;也因為缺少這關鍵部分,這篇報道就很容易被闊別王喜五年的大陸讀者,理解為王喜作賊心虛、害怕国安法不特止,更散播恐懼,呼籲香港家長帶小孩逃離香港,導致留島不留人。

不過,論陰毒的造詣,當今二阿哥簡簡單單擲出四個大字「小販經濟」,就將每月可支配收入不足仟元人民幣的人口,由九位阿拉伯數目字,化作人形,跳出大街,當上小販。這不單讓當事人親眼看見PMI、CPI、GDP的真實意義,就連世界都看見有血有肉、有爸有媽的數字。任你再用多少萬個字去編織国情,沒工作可做的人、沒薪水可領的人、沒斗零接濟的人,亦只能歡天喜地跑出馬路邊自力更新,為糊口上街當個體戶囉。可惜,好景不常,「小販經濟」啟動不足四十八小時就走進歷史,而流傳到網絡上的畫面,已烙上人們的記憶中,雖未永誌難忘,但卻原形畢露。夠陰毒吧?還沒,更毒的在後頭。

「小販經濟」對於「先富起來」三十年、當下卻無錢供樓的大陸人來說,是一陣「及時雨」。賺過十元八塊買磚豆腐做晚餐就可「活下去」,可是,二阿哥這救苦救難經濟學,卻被更高權力掘斷掘走。成千千、上萬萬的人通通回家繼續日日數手指。若然要找個名字來抱怨一下的話,二阿哥會排在頭一千人嗎?

鬥陰毒不如爆陰毒,失驚無神噏個冧巴,就戳穿那個花了足足五年編的夢。小平走了,小康缺席,小學畢業,小心地滑。

王喜簡介:

前生救過人生命,今世命中得華蓋,火場再救兩同袍,從此科幻稱英雄,卸甲還槍進金樓,隱姓埋名笑迎人。問風水:南山北水九運火、問遺失:生離總比死別好、問自身:妄想悶聲發大財、問天時:願榮光歸於香港。高效能自閉及重度強迫症患者一名,恐懼人群卻賣藝維生,表面無畏,內心怯懦。滿身矛盾,可愛又可惡的五十男。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