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樣的六四】經歷反送中《國安法》陰霾下的燭光 李卓人︰中共全方位秋後算賬 想打壓我們的記憶
  • 2020-06-08    

 

每年六四燭光,點燃著上一代對血腥歷史不可泯滅的記憶。回首31年前,1989年6月4日,北京當局為鎮壓天安門學生示威,凌晨起出動軍隊和坦克車,把年輕人的自由抗爭,輾平為一道道血痕。

誰會想到,31年後的香港,同樣遭中共極權的掣肘,由去年《逃犯條例》到今年「港版《國安法》」的引入,法治和言論自由不斷備受打壓。這反倒迫使更多年輕人走上街頭,怒吼對政權的不滿。

這一年的六四燭光,晦明晦暗。但搖曳的光芒裏,卻透亮著永不磨滅的人心。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用「真相」對抗「謊言」

今年(集會)跟往年不同的地方是,整個政治氣氛很明顯是,中共政權全方位秋後算賬,攻擊我們香港人一直擁有的自由,以及一直以來的堅持。它用「限聚令」打壓集會,延長至6月4日;今年亦不能像以往一樣,遊行和集會都取得不反對通知書。整個形勢而觀,他們是想將整個六四集會「鋸埋」。

某程度上,這是有象徵性的意義。大家想像一下,三十年來都沒有斷過,然後九七年我很記得一件事,那時大家也說一定要有六四燭光晚會,因為害怕九七之後沒得去。但現時沒得去,正象徵著一回事,就是整個「一國兩制」收緊至一個地步,以前你一直做到的事,不代表現在可以繼續做。

說到「六四」與「反送中」共通點,兩代年輕人都想爭取民主自由。八九那一代面對的是專制政權,反送中年輕一代面對的都是中共政權。兩次事件的政權都用暴力,八九的暴力是用坦克車和軍隊射殺人民,不知多少人死傷;今次運動,大家都見到警察不斷將暴力升級,去虐打示威者、記者、醫護人員,兩個都是用同一手法。

另一個同樣共通的,兩個都是用「謊言」。六四的謊言是沒有人在天安門死亡,

然後說只有23人死亡。香港都是用謊言,大家看監警會的謊言有幾多?721又好,831又好,全部用謊言隱瞞真相。我就是要用真相對抗這個謊言。

我很記得天安門屠殺後,那些市民都說,你們香港人一定要把真相說出來,這就是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堅持至今日的事,也是我們香港人在這位置之下,我們的核心價值和可以做到的事。

15歲學生記者︰走出課本的「真相」

我叫Thomas,現時我是15歲,在近幾個月我都負責在前線,或幕後做編輯的工作,在前線在Live(直播)或負責拍攝。

其實一開始在這場運動,我都是以一個和理非身分遊行,可能只是向前方遞傳物資。到了三月底,我就加入了「學生記者」這行業。最初的原因都很簡單,希望想把「真相」,讓大家知道發生何事。

我印象中第一次接觸六四大概是小二時,在新聞上留意到集會新聞。學校很少 甚至沒有提及過六四這件事。我認為學生記者都算是學習的一環,而書本學到的,可能與真實發生的不一樣。對我而言,六四是一次打壓和一次屠城。雖然我沒有親身體驗過六四當晚發生何事,但對我而言,六四其實是一個算是中國民主化很遺憾的一次失敗。

其實現時已三十年,見到歷史是不斷重演,現時也見到香港是不斷打壓大學生、中學生,不斷用催淚彈、橡膠子彈,甚至是實彈射向他們。其實兩者都有很重要的是,都是被政府打壓,用暴力去處決他們,而且是這樣編織他們新的「真相」,嘗試抹去一些事件存在過的痕跡,甚至好像內地般,尋不回當年發生的事。

我認為這個時代,雖然我們年紀小、未成年,但我認為我們都有這個能力,出去負責記錄這個事件的「真相」。有一句想說的是,每一個鏡頭就好像拼圖一小塊,但只要你儲有足夠的一小塊,你就可以完成一整塊拼圖,就可以拼湊出這個「真相」。

其實支聯會的燭光,是代表著上世紀八九六四事件的時候,死難者一個未死的靈魂,以及三十年後一個反修例運動,可能是現時獨立運動的心態,其實是連接了兩個不同世代的人一起,推翻中國共產黨的一種心態。

採訪︰專題組

攝錄︰攝影組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