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秋生連載自傳|耳順】剃頭訓示
  • 2020-06-05    

 

上次偷牛仔褲後,具體時間不詳,一星期?十天?半個月?反正是一段時光,內心糾結、坐立難安、被煩躁啃嚙着。某天,望着鏡中的反照,不其然自言自語起來。「看你好眉好貌、五官端正,怎麽看也不像往後會不斷進出監獄的小偷。是哦,的確不像。哪麽,你有什麼打算?怎樣才能解除心結?以後的人生路向如何?怎樣改變?」苦惱了幾天,終於得出結論。

首先,這次犯事雖然並未成功,但實在已是人生的污點。為了記住教訓,必須給自己加以懲罰。怎樣懲處?忽然想起馬龍白蘭度在現代啟示錄中的光頭。我們那個年代,光頭是會被歧視的!莫說十七、八歲,就算二、三十歲的精壯男人,除非是出家人(其實連出家人也不太受歡迎)。這和傳統迷信有關,看見光頭大吉利是也。頂着一個秃頂,走在路上,必然會被投以奇異目光。因此,我認為剃一個光頭絕對是懲罰自己的最佳方法。

隨之是決志,以後無論誰叫我做一些違法的事,都要拒絕,就算母親的命令也不能答應。最後是分析犯錯原因,原來我容易受别人影響,所謂未觀其人,先觀其友,但我朋友實在不多,只有那麼三兩個,如何改善、從何處認識更多而又能對自己有所善益的良友,便是接下來的重要行動。我既無工作,又無上學,哪來認識新朋友的環境和機會?然而,四眼強出現了,四眼強當然不叫四眼強,只因他戴眼鏡,人又長得老實,不知為何,樣貌老實,甚至有點老土的人,我們都習慣稱之為阿強。

阿強的出現是改變我人生的契機。不知大家有沒有同樣的經驗,有些人在你人生中偶然出現,影響了你一些什麼,然後又不知所踪,分隔半生,有天你忽然想起,他又突然出現。

我才剛寫到他,上星期有一女性友人,發給我一張她和朋友聚餐的照片,她問,你還記得這個人嗎?~咦?阿強!

後排左五:黃秋生、後排左二:張達明、前排左一:劉錫賢、前排右一:楊英偉

撰文:黃秋生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