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圈子〡享受被控制】不可觸摸女皇Niti 惡女駕馭男奴另類性文化
  • 2020-06-03    

 

在香港,一直有一班沉迷SM性文化的小眾。近年來,社交平台更湧現很多女皇與男奴的群組。什麼是女皇與男奴?即是女的施虐,男的享受被虐和侮辱。一般人會覺得他們很變態,但他們卻樂在其中。

而SM的圈子,無論是玩家和場地,一向比較神秘。本刊找到一個位於九龍區的SM秘竇,分別訪問了男奴和女皇,探討他們這種另類性文化。

「我很享受被女人控制著的感覺,即是精神上征服那個男人的感覺,覺得很刺激,因為社會上,一般都是由男性主導。」39歲做文職的阿John表示,十多歲發覺自己有一種享受被女性凌辱的潛意識。22歲時,首次接觸男奴玩意。

「記得第一次玩時,去到女皇個地方時手騰腳震,那位女皇都好好,一眼就睇得出我是新手,過程中都由她做主導。當時主要玩捆綁和打擊,即是鞭打的類型,以及一些窒息,類似坐面和箍頸,感覺很刺激。」他又說,女皇教他設立一個「安全字」,即是玩到撐不住時要暫停,或者需要減輕程度時,就叫出最初訂立的「安全字」,例如叫「紅色」,就要中斷。

為何享受被虐呢?阿John說:「精神層面方面,精神層面方面,我在日常生活都是做一個主導角色,無論工作和感情方面,都是一個主動的人,所以很想嘗試另一面的角色,即是被動的人,就是透過SM去滿足,這種被動的精神慾望。」其餘就是肉體上,他覺得被一個漂亮的女皇虐打,用美腿踢他,或者箍著他的頸,這些都是一種快感。

另外,他又說愈來愈多港男玩男奴,「男奴年齡層很廣闊,有14歲開始出來玩。我認識的,由14歲至60多歲。我不覺得只是年輕化,而是兩極化,因為年輕的多了很多,而年過六十多歲的也不少,不斷增加。」阿John估計,可能香港人的生活壓力大,都想有另類發洩方式。

但說到底,這不是大眾接受的事,他也擔心被人知道自己是男奴,「絕對是另類性癖好,說不怕被人知是不可能,如果不怕的話,就不需要戴上面具受訪。在現時社會,始終不接受這玩意的,仍然佔大多數,所以都是會怕被人知。」他的家人和女友,也不知道他有這種癖好。

他坦言,從沒跟女友提出過玩男奴女皇的玩意,「因為我覺得,她不是會接受這玩意的人。」但他強調,自己也有正常的性生活,「我會這樣比喻,以踢球比喻正常性生活,一個體育運動。而SM玩意是打機,我不會因為喜歡打機,而令我不喜歡踢球,是兩回事。」

任職售貨員、玩了女皇3年的Niti,自言自己的性格很適合做女皇,「從小到大,喺學校會欺凌男同學,因為細佬妹都係喺同一間學校讀書,當佢哋喊住同我講被欺負時,我雖然比嗰個男仔矮小,但都會同對方打架。」

一次機緣巧合,令她接觸到SM的圈子,「數年前有一日跟男朋友吵架,心情不好,然後去了一間酒吧。在酒吧認識了一名男子,這麼巧這名男子是M(被虐者)。」Niti說,那名男子稱如她心情欠佳,他可以讓她宣洩抑壓,從此就接觸到SM。」Niti其後上網搜尋,覺得自己有這方面潛能,都想去做女皇,「我享受高高在上,要做女主人、女皇,去控制男人。」

玩了三年,她亦接觸過不同類型的男奴,「奴有很多種,例如戀物奴、CD奴,即是易服,還有虐陽、虐肛和束縛。」她說跟隨她的奴,都比較喜歡她控制他們的身體,令他們痛之後再呵護,甜與苦之間的感覺,「有些會喜歡打到有血痕,然後就覺得很享受。」

女皇與男奴,原來有一個規矩,就是男奴沒有女皇的批准,不可觸摸女皇的身體,「對,完全沒有身體接觸,最多他聽話,跟他玩得很合拍,就會讓他嗅我的腳趾。」

但是,總有不聽話的男奴,「都試過有一位,不是M(被虐者)的人來到。首先每個M來到時,我都會綁起對方,期間他突然想胸襲我,我就摑他一巴,問他聽不聽話。」總括來說,做女皇時駕馭男人,令她十分滿足,「你叫男奴不准怎樣,他們都會照做,會很乖很聽話,全程去崇拜你,我很享受這種感覺。」

採訪:專題組

攝影:田俊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