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完美風暴中的奇蹟香港(黎智英)
  • 2020-06-01    

 

習帝真是強人,強到只管強硬不知思考,在中國經濟開放以來從未有的困局下,罔顧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的反擊,竟然在「兩會」開幕宣佈將大陸國安法,越過香港《基本法》和立法會,引入香港,連推動23條的麻煩也免了,將香港變成大陸,中共直接管控香港。不,香港人比大陸人處境更差,香港人變成了中共殖民地的二等居民。曾經星光燦爛的東方之珠,將去盡色彩鉛華變作蒼白人去樓空的城市,怎不令人唏噓!儘管早知在中共魔爪中,香港遲早無運行,但怎想到這麼快香港會在國際舞台上黯然消失。強人習帝真的可以令香港霎時之間消失嗎?思考還是重要的,沒有思想的習帝可能會是我們奇蹟出現的原因。

武漢肺炎災難後,中國經濟陷入第一季6.8%負增長,及後一年更可能高達10-12%,差到李克強都放棄制定GDP增長目標。創造就業人口最多的中小型企業相繼倒閉,失業人口之多到了令人恐慌的程度,同時外匯儲備快要乾塘,中國現在最需要是地利人和,促進出口賺取外匯的時候,香港作為最能發揮協助中國經濟復甦的國際金融中心,現在習帝為了顯示強人本色,卻急着要劏掉這隻生金蛋的鵝。中共靠暴力持家,強人習帝只要夠強夠硬便可以橫行無忌,思想?反正他沒有,也不重要了。「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卻出個頭大無腦的習大帝,危機四伏仍冒天下之大不韙,強硬推出國安法,摧毀與自由世界倫理價值觀接軌的香港,這樣怪誕的事情發生,正好是奇蹟出現的時候。

鄧小平曾說:「回頭看這幾十年來,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過去幾十年中國同美國搞好關係,也富起來了。現在卻與美國搞出個大頭佛。中美關係從未有過現在的緊張,習帝的出現難道是中國大禍臨頭之時?民間占卜讖語謂,每逢庚子年中國都出現大災難,雖然並不科學卻是離奇地準確;1960、1900、1840、1780、1720和1660年,這些庚子年間中國都出現大災難。今年是庚子年,中美爭鬥難道會惡化成中國經濟的大災難,令中共失卻了「經濟增長改善人民生活」政權統治的合理性?這會是對中共政權統治的嚴峻打擊,正如是最近袁彌明爸爸袁弓夷在網上影片中說的「perfect storm」完美的風暴嗎?在今日國安法殺到的困惑中,我們唯有相信奇蹟,就是迷信也是種安慰。

自從中國崛起,美國每逢總統大選,候選人都利用責難和打擊中國作為競選議題。「口號而已」一般中國官員和政治觀察家都會說。他們是對的,每位候選人當選後都與中國和好,甚至幫助中國打通國際市場,例如克林頓尋求其他國家支持,幫助中國加入WTO,令中國迅速成為世界貿易夥伴,加速了中國經濟增長,短期內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次大選特朗普責難和打擊中國更勇猛,連競選對手拜登這位習近平老友都加入口水戰。拜登當選後幾乎看來會走舊有克林頓之類的模式,特朗普卻肯定是「嚟真的」。總統大選候選人都利用人民的情緒,爭取人民的共鳴和支持。

特朗普上次大選呼籲拯救「被忘卻的人們」,掀起了低收入人士和藍領民眾的共鳴和支持,最後意外地當上了總統,令所有精英、知識分子和傳媒都大跌眼鏡,可知特朗普對民情的灼見有多透徹。這一次特朗普責難和打擊中國不會是口號,而是洞悉人民對中共的深仇大恨;之前工作被中國廉價人工拿走了,今次武漢肺炎瘟疫殺死了美國人逾十萬(最後會更多),失業率是1932年以來最高的接近20%,無數企業尤其是中小型企業倒閉,幾萬億美金救市和救失業者的損失,美國人可謂傷亡慘重。這些死去的人、倒閉的企業禍及的家庭,都有親戚朋友,美國人民這份冤屈和悲痛無以舒緩,除了美國政府對中國採取行動,報復今次中共對疫情隱瞞和欺詐。所以這次大選對中共的責難和打擊,不會是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報復行動,特朗普會在大選期間對中國採取行動,催促人民的支持,是毫無懸念的(這是特朗普在任的優勢而拜登無法做到,非常輸蝕)。這次美國的「報復行動」的時機,正好是中國開放以來經濟上政治上遇着的最大危機的當下,對中共造成衝擊和破壞會是袁弓夷先生所說的「perfect storm」了。

因為英國殖民遺留的文明財富,香港人與美國分享同樣的倫理價值觀,更被美國視為西方倫理價值延伸至中國、影響中國人民對民主自由訴求的橋頭堡,保護香港法律和自由是美國利益所在,尤其是中美的爭鬥,歸根究柢是不同倫理價值觀的衝突。美國除了報復疫情引致的損失,這次中共在香港引入國安法,將摧毀香港金融中心和國際貿易城市的地位,令美國在港投資損失重大,也是美國對國安法引入的反擊原因之一。也可以說,特朗普會藉保護香港法治和自由作契機,激發對中國逐步制裁,爭取人民對他的支持。

例如,特朗普先對推動和執行香港國安法的人士及親屬制裁,拒絕他們入境美國和凍結他們在美國的銀行戶口和財產。隨即用同樣方法制裁中共貪官在美國和西方國家的銀行戶口存款,更進一步制裁輸往中國的科技產品、中國輸往美國的科技產品,以及其他領域的貨品等等。除了經濟,美國對中國制裁還有政治和外交等很多的其他領域,幾乎是可以趁中國病攞中共的命。中國面對美國這些威脅會無所顧忌?越是要表現強人的習帝,內心越是脆弱。看似無思想亂來的習帝走到懸崖邊緣,也不敢閉上眼睛跳下去吧。特朗普說,如果中國在香港引入國安法,將會有嚴重後果。過往政績已證明,特朗普擁有講得出便做得到的商人本色,不似得個講字的政客,因此中共將面臨前所未有的perfect storm,這也是奇蹟出現天佑香港的原因。香港人,我們不用怕,天無絕人之路!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